作者:立志成為優秀作家者│2011-07-12 21:25:47│贊助:22│人氣:264

要說明的是,這是十幾年前我寫的東西
 
發表時間比下面寫的時間Fri Apr 27 19:27:45 2001還早一點
因為這是我發表在網路上幾年後,有了自己的個人版,才收到
自己的隱藏個人版
所以這段時間發表的第一次寫的小說,寫的時間點大約是1998年左右
 
 
以下寫點給想寫小說的人一點建議:
 
性情平穩者,很難寫出讓人印象深刻的小說
跟才情、能力、技術無關
而是小說就是你的一部分心靈投影,單純只擁有寫作技巧的作家
很難寫出打動人心的佳作
 
平靜無波的古井,起不了多大波瀾
 
想寫小說,就要把你的靈魂融進去,用你的快樂、痛苦與嘶吼
去告訴讀者,你想表達的人物情感是什麼!
不然你就只是一塊照本宣科的木頭
 
當然寫作世界不是只有這麼淺顯,我講得也沒有很深入
而且我自己本身也還在摸索中
 
但要記住一點,小說不是詞藻華麗的語句堆砌起來,就可以叫一部優秀
的小說。
 
什麼叫靈魂!什麼叫吶喊!
這些不是靠後天學習就可以輕鬆掌握的。
 
 
懂的人就會懂了
不懂的人,自己走一遍就能體會
 
-----------------------------------------------------------------------------
作者  NeoMidd (風淡雲清‧‧‧)                             
標題  [寫作]靜炎
時間  Fri Apr 27 19:27:45 2001
────────────────────────────[←離開] [PgUp] [PgDn]
 
 
 出了謁見室,若奇獨自走在長廊上,冰冷的壁面與孤寂的腳步聲令她想起過
 去的日子;是的,那段獨自走過的日子。
 
     *     *     *
 
  「偽善者!!」
 
 外公憤怒的聲音似乎是被房間的牆壁反彈回來般,在自己的耳中來回不已。
 在一旁服侍的母親縱使悲哀的表情佈滿了臉上,也只能默默的承受下去。
 
 ﹝媽媽‧‧‧我看到了‧‧‧您總是一個人躲在無人的房裡靜靜的啜泣。﹞
 
  「妳的丈夫究竟是怎麼想的?這個偽善者究竟是怎麼想的!?」
 
 隨著回憶中外公的怒吼,我想起了與父親度過的那最後一年,與那最後一年
 所發生的事。
 
     *     *     *
 
  「親愛的,請你再好好考慮啊!這麼做‧‧‧這麼做你會被處死的!」
 
 這句話出自我的母親,別名火焰中盛開的花朵、妖精卡菈蒂‧理斯拜因的口
 中。而她所愛的男子,也就是我的父親,那名大家都不再提起他名字的人正
 帶著家丁與弟子們站在鄰近的樹林前。
 
 「卡菈蒂,這件事我非得做不可。一名大劍師怎麼可以眼見自己的屬民凍死
  在冰天雪地中而見死不救!請原諒我,卡菈蒂,相信審議會在理解事實真
  相後會從輕發落的!」
 
 那一年,不知是什麼原因,從未下過雪的斯地姆一反常態,於前一年年末以
 來就以著不管何地都從未見過的狂暴狀態猛烈的下起雪來。不僅各地原本配
 額准許的樹木砍伐量都用完外,由他國運送進來的木材更因為大雪阻礙交通
 的關係,就算只是一個木材也漲到了一個庶民必須用他一年的生活費才買得
 起的地步。雖然父親貴為大劍師之尊,平時只向領民徵收少數稅金的我們也
 無法大把大把的買進木材送給那些快凍死的人們,因此父親毅然的決定要砍
 伐宅第四周圍的樹林以分送給那些受凍的領民們。
 
 「人命是最珍貴的,怎麼能因為那固舊的陋習而犧牲掉這麼多的人與妖精的
  性命呢!」
 
 身為人類的父親,口中振振有詞的這麼說著。可是那些被砍伐的樹又該怎麼
 辦?它們不也有生命嗎?換做我們不能動,而它們能動的話,是不是它們也
 能因為自己的需求而隨意的砍殺我們呢?父親似乎不了解這個道理。
 
 後來首都審議會的命令下來了,父親並沒有得到寬恕。凡是和他有血緣關係
 的人類血親皆被處死,妖精則是投入獄中禁閉百年,我和幾個弟妹則是靠著
 母親的血緣關係才免去一死,但也被關入牢獄之中。後來身為重臣而倖免於
 難的外公再外奔波了兩年之久才好不容易把我們與母親從牢中救出,可是兩
 個妹妹卻因耐不住牢中不良的環境於出獄後沒多久而先後去世,留下的只有
 母親、我和弟弟困苦的生活在外公的宅第中。
 
     *     *     *
 
 「心中所想的就儘是考慮別人的死活,他有沒有想過他的家族和那些仰賴他
  鼻息而活的人們的死活!?
 
  就因為他的莽撞行事,多少無罪的人陪他下了地獄?
  就因為他的莽撞行事,多少前途有為的人才葬送在他的手裡?
 
  撇下自己家中該拉拔的手不管,眼睛卻儘是憐憫的向窗外望著經過的窮人
  ,像這種忘了自己最基本的責任、只顧別人的傢伙就是偽善!」
 
 
 外公仍然在咆嘯著,而母親、也只能默默的流著淚。
 
 
     *     *     *
 
 長廊就要走到盡頭了,現在的若奇也只能邊詛咒自己的無力,邊繼續的向前
 走下去。
 
 時為公國曆三十四年,舊體制開始崩潰的那年。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