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此以一名過去曾領先幾步、之後虛擲光陰無寸進的小說作者身份
給有志寫同類型小說的同好們,一點點寫作上的建議:
 
現實生活中,少有機會可以親自將冷兵器握在手上
當然更不太可能親手習得每種冷兵器的用法
 
當你在小說中想寫某樣武器的揮擊動作時
請查書、看電影、看小說,甚至是實際到博物館去,親眼看看武器模樣
,思考常人拿著那把武器,會是怎麼一個模樣。
 
當時除了前三項外,我十幾年前親自到過台南奇美博物館,用我自己的
眼睛,在寫作前輩的帶領與講解下,親眼看過博物館收藏的劍、鎚、鎧
甲;加上當時那位前輩的講解,對我瞭解這些冷兵器,有不小幫助。
 
 
----------------------------------------------
作者: midd (Power Dolls大好!)
標題: 在那遙遠的一端 迷惑 其八
時間: Fri Feb 16 15:25:29 2001
 
 
 高速突進的山羊、空間狹小的山道。
 
 在這狀態下被迫迎戰的捷塔士兵們連個像樣的反擊也做不出來。不僅運送物
 資的馬匹,連舉起大頓試圖防衛的人也被由上而下衝過來的對手撞洛山崖。
 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大部分蜂擁而上的斯地姆兵受到突來的羽箭的影響,全
 都集中到身旁無人防守的米洛身旁,就猶如羽箭上附有魔法般。
 
 而、淡紫色頭髮的持劍者呢?
 
 
 臉上露出沉穩微笑,踏著有如流水般步伐的米洛正從容地和面前的妖精們玩
 著遊戲。
 
 不利近戰的弓箭已被捨去,取而代之的是懸在腰際、沒有任何銘記的寬直長
 劍。令人意外的,這把長劍鞘上的暗扣沒有解開,它單單只是發揮了格擋的
 功用而已。
 
 
 敵人如此明顯的動作,挑起了來襲者莫名的怒火,再加上他毫不在乎擋在目
 標前的態度,這就是為什麼當米洛吸引住他們注意力後,大多數妖精以他為
 目標的原因。
 
 就算同時以這麼多人為對手,米洛臉上仍未浮現任何膽怯的表情。在輕輕閃
 過一隻山羊的突擊後,他便將長劍刺置於面前的泥土地中低聲的自語起來。
 
 「怎麼,嘍囉們過慣了捷塔的安逸日子,就連幾隻小山羊也阻擋不下來了嗎
  ?」
 
 聲音不大,有如輕語般。但奇異的是,在場的每個人都清楚的聽到了。
 
 捷塔的士兵中,有人悶哼幾聲,有人微現怒色,但不約而同的,他們心中的
 驚慌與不踏實感都跟著煙消雲散了。
 
 瞄見幾個同夥的動作趨回穩定,米洛才將注意力放回自己身上,此時他才發
 現,一名妖精已騎著山羊向他直撲而來!
 
 
 『得手了!!』
 
 隔著幾公尺的妖精心中浮現了這個念頭,而後‧‧‧
 
 仍然保持著冷靜的米洛左手抓住了劍把,右足則是猛力的踢擊入地不深的箭
 鞘,隨其而起的還有一部分的塵土遮蔽了敵我視線。雖然這名妖精明知劍尚
 未出鞘,但在污濁的空氣中他還是下意識的拉了一下轡繩,造成了數秒的延
 遲。雖僅止於數秒,但對米洛來說已足夠了。預見此動作必定發生的他,在
 劍身被踢上的同時劍把便放開推向右手提握,而左腳掌則是在右腳落地的同
 時藉著右手上劍重量之助,急速的作了個旋回。
 
 因這數秒之差,原本應會失足落谷的米洛便險險閃避了這個厄運並於回身之
 際向擦身而過的對手做出反擊,擊中了騎手的後背。
 
 
 ﹝鋒芒未露、劍身重量又不夠,造成的破壞力絕對不足。﹞
 
 果不其然,這樣的念頭一閃現,被擊中的妖精又揉揉背頸,準備再度攻過來
 了。
 
 「稍微不注意就成了這個樣‧‧‧真沒辦法,只好認真的玩一場啦。」
 
 大拇指彈開了暗扣,替上的是冷冽的目光與彷彿凍結四周所有空氣的殺氣。
 正當要出手時,卻好像被人搶先了。
 
 
 “磅!”
 
 由上傾洩下來的火玉,以彷彿要壓垮介於它與地面間所有障礙物般的氣勢猛
 擊著大地。首當其衝的便是離米洛不遠的那名妖精。
 
 「就好像是被硬生生扯下來一般。」
 
 一名目擊整個狀況的士兵如此說著。
 
 的確,由於距離過近,第一枚火玉在命中右臂關節後並沒有爆炸,而是在撞
 擊地面後才隨著被扯下來的肢體一起炸開。而那名士兵的其餘部分也在爆炸
 的同時化為了碎肉塊。
 
 而後,約數十枚的火玉則是散漫的亂擊著人與人間的空隙,逼得來襲者不得
 不向後退入茂林中尋找掩蔽。此時那名發射火玉的人才出現在米洛面前。
 
 「下官是飛龍騎士團的卡因,現在立刻進入掩護程序。」
 
 黑色的影子由斜下投射過來,遮蔽了不少耀眼的陽光。同時也似乎遮蔽了散
 發出來的殺氣。
 
 
 「剛剛的攻擊可還真準確啊‧‧‧算了,這裡就由你來收拾殘局也無妨。」
 
 側眼瞄了一下這個半空中的不速之客後,紫髮者便逕行離開。
 
 「迅速整隊,米蒂亞,最大戰速脫離!」
 
 與冒著烽火,好不容易飛奔至自己身旁的副官擦身而過的同時,他大聲的下
 了命令。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