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寫的部份,大概再五篇就貼完了
總算哪~總算可以準備開始貼第一次重新寫的部份了
 
其實這篇外傳小說當初在寫的時候,半是在補完地理環境,因為本傳裡面會用到
 
而關於咒文,之後發現最簡單的法術才是最強的法術
那咒文當時設定是調節對象物體所含水量,看起來很簡單
但換個方向想,當這咒文的操控力到極致時,連打都不用打了
直接對敵人放一次,抽乾對方身體內的水分就贏了
 
 
-----------------------------------------------------------------------
作者  midd (嗯...)                                         
標題  在那遙遠的一端 回憶 其三
時間  Tue Feb 29 00:46:24 2000
────────────────────────────[←離開] [PgUp] [PgDn]
 
 
  在母親的協助下,我拿回不少手掌般大小的石塊,而留在今晚過夜地方的人
已經把樹林中的營地整理出睡覺的地方,連中央火堆需要的材枝都已準備完善
,只不過其中有很多都是剛剛砍下來的枝條,像這樣火根本升不起來。
 
  正當我感到疑惑時,妮斯姨走到母親身旁帶著微笑說道:
  「過來幫幫忙吧,諾慕理。」
 
  「又要使用術法了是嗎?真受不了妳,不是說過不可以隨意呼喚精靈的嗎,
還有‧‧‧」
 
  「好好好,我知道我知道。」
 
  然後母親就被推到樹枝面前了。
 
          *       *       *
 
  除了不時凝望著遠方的兩名隨從外,大叔、父親還有我都看著術法的進行。
 
  「喀爾你們離遠一點,絕對不可以走進畫出來的魔法陣範圍內喔!」
 
  妮斯阿姨話一說完,母親便神情嚴肅的把左手搭載阿姨的右肩上,另外一隻
手開始在虛空中劃出一道又一道的字跡,而阿姨也同步的進行著相同的事。
 
  不可思議的是,手指每一次的動作都留在空氣中,並漸漸浮出了複雜的魔法
文字。這單調的動作看似會一直持續下去,令人直打瞌睡。
 
  突然、兩道柔和的嗓音打破了這持續的沉默,隨之而來的,是近似歌唱語調
的話語。
 
  「得到復失去
 
    擁有復消散
 
    收回賜與的權利
 
    取回生命的源頭
 
    水精靈之首溫蒂妮啊!請聆聽吾等的祈願
 
    將立足於妳我眼前一切事物的根源
 
    依吾等的冀望收取回去!!」
 
  不可思議的,原本還帶著青綠的嫩枝,在咒文頌唱完的一瞬間完全的失去生
意,化為黝黑的枯木。
 
  正當眼前兩個女人為了術法成功而雀躍不已時,大叔靜靜地走過去想拿取木
材,不過當他手指一觸碰到木材,其碰到的部分卻噗吱噗吱的成了細粉,被吹
過來的微風送到殘留著一抹夕陽的暮景中。
 
  這下可好了,不僅我和父親感到疑惑,母親和妮斯姨也靜了下來,正想拾取
木材的大叔更是楞在當場,不知臉上該是露出哭還是笑的表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數分鐘後,大叔終於打破沉默,語調中表現出明顯的無可奈何。
 
  好像是被點醒一般,妮斯姨快步走入魔法陣中,嘴裡還不時嘟嚷著:「奇怪
,明明當時用的好好的啊,怎麼會失敗呢?」
 
  正當姨想找出問題的癥結時,尾隨在阿姨背後的母親掩著嘴發出了一聲驚呼
,吸引了眾人的目光。
 
  「怎麼了,諾慕理?難道妳想到失敗的原因了嗎?」搶先在父親前頭,姨幾
乎是馬上做出反應。
 
  「嗯‧‧‧我突然想到捷塔平原終年濕冷,空氣中帶有大量的水分,和此處
乾燥的氣候有很大的差別。」
 
  「對呀!我竟給忘了!剛剛我倆要求收回的水分和當時在平原上的份量是相
同的!」
 
  「真是受不了妳們倆。」大叔邊說邊做出頭痛的表情。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