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外傳回憶就這樣結束了
 
大約2005年左右,有準備寫這篇回憶跟另一篇米洛學指揮技術之間
的故事,大綱擬好了,但沒有動手寫。
 
 

 

----------------------------------------------------------------------------------------
作者  midd (Power Dolls大好!)
標題  在那遙遠的一端 回憶 其四
時間  Sun May 21 22:04:12 2000
────────────────────────────[←離開] [PgUp] [PgDn]
 
 
  經過傍晚那場鬧劇後,現在我們一行人正團團圍住營地裡僅有的一輪火光。
 
  入夜後兩名奇怪的叔叔就猶如消散在夜色中、不知跑哪兒去了。不過看大叔
  與爸媽們都沒有反應,我也只好乖乖的默不作聲。
 
  非常奇怪的是,自從地平線上最後一絲殘陽消散後,大家全都靜了下來。就
  連打從旅途一開始最為聒噪的妮絲姨﹝噓!不能說是我說的喔!﹞也只是靜
  靜的依偎在大叔的懷中、什麼話也不說。
 
  「嗯‧‧‧我說妮絲阿姨呀‧‧‧」討厭這樣的情況再持續下去的我,率先
    打破了沉默。
 
  「呦!喀爾你聽你聽,小雅終於主動跟我說話了!傍晚的那場失誤你可不能
    再說是完全無用了喔★」
 
  不過大叔並沒有回答。他閉著雙眼,呼吸也十分勻正,看起來是已睡著的樣
  子。
 
  「唉‧‧‧難得人家想撒撒嬌的‧‧‧對了,小雅,妳有什麼事呢?」
 
   在身體整個端坐起來後,妮絲阿姨問道
 
  「嗯,既然阿姨都已經親自來接我們了,那為什麼不一開始就直接到我們住
    的村裡呢?」
 
  似乎是訝異於我話中那與外表不匹配的成熟語調,妮絲阿姨稍微楞了一下。
 
  「啊啦啦、遠離故鄉這麼多年後就連對事的看法都變的和人類沒什麼差別啦
    ‧‧‧」
 
  稍微自嘲一下後,妮絲阿姨向母親的方向望了過去,眼神好像在
  說:可以嗎?母親也只是微微一笑額了額首表示同意。
 
  是我的錯覺嗎?妮絲阿姨把深深吸入的氣吐出來後,整個給人的感覺就好像
  是個經歷過許多大風大浪的年輕少婦,而不是先前那個活潑愛笑的女人。
 
  「我是水之巫女。」
 
  簡短的一句話就讓我完全愣住。
 
 
  誕生在這個世界上八年,託母親關係之福使我常常接觸不少高等的精靈使。
  他們身上充沛的魔力即使是我這個對魔法只略懂一二的人也感受得出來。不
  過呢、我見到的精靈使們每一個少說也有兩百多歲;那段時間內我甚至產生
  了“厲害的精靈使一定是上了年紀的人們”的錯覺。
 
  一次,在慶祝豐收的祭典上,我頭一次見到所謂的巫女。
 
  對方不過只是個三十出頭的年輕妖精,可是在她身上我卻感受到從未領略的
  強大瑪那。那是‧‧‧連母親也比不上的巨大魔力。
 
  可是、在國內也難得遇見的巫女為何會在這兒?
  阿姨是這樣回答我的疑問。
 
 
  「因為他啊!」
  仰頭望著大叔的阿姨,嘴角滿是幸福的微笑。
 
  「一次因緣際合,我遇見來到斯地姆歷練的他。原本是不會再見面的,不過
    在妳爸爸與媽媽的“好意”之下,造就了現在的我們。是不是呀,諾慕理
    ?」
 
  在前者戲謔的眼光下,母親也不好意思了起來。
 
 
  「可是妮斯姨、為何妳願意為了一名人類捨棄掉自己的家鄉?
    人類的壽命不也只有短短的百年嗎?」
 
 
  聽見我說的話,妮斯姨笑著搖了搖頭答道:
 
  「因為愛情呀,佐雅。
    真正的愛一個人,是不會去計較在一起的時間長短的。
    縱然我知道我不能和他一起白頭到老,也明白他走了後等待著我的是無垠
    的寂寞。
 
    可是這並不是全部。
 
    在一起的時候,盡自己的一切輔助他、幫助他,受他呵護也受他照顧。
    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好好的體會“真愛”對我的意義是什麼。
    雖然他會先一步離開我,但我倆在一起的軌跡將長存我心。」
 
  話說到這兒,妮斯姨把放在大叔臉上的眼光重新投射到我的身上來
 
  「對我來說,此已足矣。
    與其淡白的度過此生,我願用一切換得和他在一起的這段時光。」
 
 
  那時雖然沒說,可是我確實在阿姨的話語與眼神中感受到她的溫柔與心中那
  股濃濃的暖意。
 
          *          *          *
 
  天已露白,昨晚夜極深時大人們似已決定趁著明亮的月光再多趕點路。
  於是乎睡眼矇矓的我便在父親背上被背著趕路。
  當我醒過來後,一行人已越過尹倫與捷塔的邊境了。
 
 
  「啊、小雅妳醒了呀?」
 
  眼一睜開,最先看見的是在火邊料理著魚和其他食物的母親身影。
 
  「經過一夜的趕路,妳爸爸與其他人也都很累了。不過妳別擔心,我們不再
    往前趕路了,晚點妮斯的兒子會帶人來接我們。
    對了,東邊不遠處有道小溪,水很清澈、不如妳在吃飯前先去洗個臉吧?」
 
  聽從母親的話走向小溪的我這時才發現身旁四周有著不小的霧。
 
          *          *          *
 
  就如母親所說的話一般,我所看見的小溪十分清澈,水中的景物一覽無遺。
  許久未清洗身子的我隨即褪下身上的衣物走入溪中。
 
 
  正當我享受著冰涼的溪水流過身體的觸感時,從我來的方向清楚傳來人們的
  談笑聲與馬匹的嘶鳴。
  雖然距離略為遠了些,不過對我來說並不成問題。
 
  「也許是母親提到的那些人來了吧?」
 
  自言自語一句後,我開始向溪旁衣物的放置處走去。
  不過一道清晰的男音讓我的長耳朵微微一顫。
 
 
  「奇怪?諾慕理阿姨明明說是這個方向沒錯啊,為何找不到人?」
 
 
  正當我步上岸時,一名騎著馬、從霧中緩緩現出身影的人讓我停住了動作。
  與妮斯姨相似的淡紫色頭髮,和大叔一樣、漆黑中略帶點湛藍的眼珠。
 
  莫非他就是妮斯姨的兒子?
  那個人似乎也注意到我,他下了馬後就朝這個方向緩步走了過來。
 
 
  是的,這就是我與米洛的第一次見面。
  同時、他也在我倆間留下了令我至今仍一直放在心底深處的一句話。
 
 
 
 
 
 
 
 
 
 
 
 
 
 
 
 
 
 
 
  「該不會、這個發育不良的小女孩就是諾慕理阿姨的女兒!?」
 
  我絕對、絕對、絕對、絕對忘不了這句話!!
 
 
 
 
  後記:在米洛好不容易取得了我的諒解後,我們兩家就這樣時常往來。
        和他之間的情感也越來越濃。
        直到十四年前因那件事而就此斷了與他的聯繫。
        沒想到、再見面卻是在戰場上‧‧‧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