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篇可以看到約十年前,我寫句子還不怎麼會斷句的表現
 
然後在敘述佐雅的表現上,現在的我看完感覺是太過突兀
應該說應該要有更多的文字敘述,讓讀者在這之前,就接受
佐雅會講那些話的原因
 
就像是讓水流流過去,順順的不用說明台詞那種感覺
 
----------------------------
作者: midd (Power Dolls大好!)
標題: 在那遙遠的一端 迷惑 其十一
時間: Sat Mar 17 22:26:36 2001
 
 
 原本在草原上奔馳的人們,在不得不離開自己的故鄉,拋棄原本生活的同時
 ,仍然忠實的聽從他們族長的命令。拋棄輕衣、披上重甲;縱使弓箭技藝依
 然精湛,我在手上的卻是長刀與大盾。他們有怨言嗎?戰場上存在的只有單
 調沉默的鐵靴聲。
 
 
     *     *     *
 
 在幾經號令後,躺在地上的士兵懶洋洋的站了起來,各自由攜帶的竹管壺猛
 灌了幾口水後,便穿戴上自己的防具和退來交班歇息的士兵互換崗位,走入
 了茂林之中。
 
 
 「再這樣下去,如果又沒有充足的清水來源的話,部隊很可能會爆發大規模
  的疾病流行。」
 
 看著卸下鎧甲的士兵們爭相跑到山澗淋浴、取水的米洛表情嚴肅的說著。而
 佐雅則是接腔繼續說下去。
 
 「真的是辛苦大家了,春天時也許尚可忍受。不過溽暑到了,外加每個人都
  穿著林林總總的各式裝備,在行軍中中暑倒下我也不會感到意外。」
 
 對佐雅的這番話,米蒂亞微微露出驚訝的表情。
 
 「反正我和我的同伴們也是被拋棄之身。如今的我,除了米洛身旁,再也無
  處可去。」
 
 在這麼說的佐雅臉上,米蒂亞似乎看見了一絲落寞。
 
 別過臉去,米蒂亞以事務性的口調向上司述說了起來。
 
 「後方的部隊中,基本上水的供應不成問題‧‧‧」
 
 
     *     *     *
 
 
 森林中的黑夜仍然燥熱難當,這對守夜的士兵來說更是印象深刻。厚實的鎧
 甲阻擋了熱氣的散發,使得鎧甲下的棉衣不一會兒便溼透,想脫下來卻又不
 能擅離崗位,只得任它濕了又乾、乾了又濕。
 
 
 「呼~哇~」
 
 拿著矛的士兵打了個哈欠,附近唧唧的蟲叫吵得他不禁心煩意亂起來。也因
 此,對於樹叢中的唏嗦聲他壓根兒沒有發覺。
 
 
 「?」
 
 一名女性由樹叢中走了出來,手上拿的是閃著妖異紅色、長度嚇人的未出鞘
 長刃,隨著接下來的言語,那名女性慢慢的抽出了她的兵器。
 
 「在下是斯地姆的大劍師若奇,在此將開始討伐入侵我國的捷塔一軍!」
 
 
     *     *     *
 
 帳篷外的騷亂將米洛由淺淺的睡眠中喚醒,發現狀況有異的他隨手抄起絕不
 離身的長劍,迅速的由行軍椅上翻了起來。
 
 
 ﹝腳步聲‧‧‧氣息、很近‧‧‧﹞
 
 感覺有人要進來的他,手搭上劍柄。在帳篷入口的幕被揭開的同時,“無銘”
 隨擊出鞘。
 
 
 「!?」
 
 楞在原地的佐雅,眼睛直不溜丟地瞪著與自己的臉只相距幾公分不到的劍刃。
 
 「‧‧‧發生了什麼事?」
 
 收起劍的米洛,冷靜地問著佐雅。而面前的妖精縱然有點吃驚,但她能明白
 ,為什麼現在米洛如此態度的原因。
 
 「夜襲,前面有人夜襲啦!」
 
 眼尖看出鎧甲放在哪裡的佐雅,一面跑去幫米洛抱過來穿上,一面說著。
 
 
 「米蒂亞一接到報告馬上就召集所有現在有武裝的人趕過去支援。她拜託我
  趕快來通知你,明白嗎?」
 
 一面扣上鎧甲裡的暗扣,佐雅一面將手抽出鎧甲說道。而米洛則是一直沉默
 思考著。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