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為從隱版裡面找出來的舊文

包含已經放上小屋的舊小說文章,查閱確認後,都是2004年五月十七日之前
寫的文章,距今已經六年了啊…不知道我現在寫小說的功力如何。
 
這篇是當時寫來準備投稿參加活動的短篇小說,不過未完成。
男主角後來會參加小說本傳的戰役
 
好懷念,都是六七年前寫的文章了。
最早寫奇幻小說是在2000年前,在一些現在已經式微或者崩潰的BBS站上
的精華區,還能看到我以前寫的舊文。
 
不過畢竟是十幾年前寫的東西,當時文筆實在是…
 
有機會再放上來。
 
        ※        ※        ※
 
 
 
「我達索‧庫羅奇恩,一定會不負皇命,將邪惡的魔物掃除殆盡!!」
 
在王宮玉座前,一名騎士雄糾糾說道。而我,則倒楣地被命令成為魔物討伐隊
的一員。
 
大約在幾個月前,我們這個小國家的某個小村落附近,據說有個獵人在打獵時
,碰巧在森林中發現一個洞穴,並好奇進去看看。沒人知道他在裡面看到什麼
東西,但我很確定如果再給他一次機會,打死他也不會再作同樣的選擇。
 
這名獵戶在森林中失蹤了幾天,擔心的村民們結夥去尋找,結果在洞口發現神
智不清、瘦得不成人形的他。
 
據說他當時面容極其驚駭,村民們問他什麼都答不出來,只一個勁兒的指著洞
穴,發抖的重複:怪、怪物,好多怪物…
 
當時村民們自然不敢進去那個洞穴查看。但過幾天後,有幾個大膽的小伙子結
伴偷偷去探險,但卻都沒有回來。幾個擔心他們的人也尾隨而去,照樣也是失
去蹤影。這下子,謠言在恐懼心的作祟下,就像火焰般燒開了。
 
村民們不用說,自然是連接近那洞穴都不敢。不過倒是經由行商人傳開的謠言
發揮作用,從各地湧來一群又一群的冒險者,為挑戰洞穴中的魔物摩拳擦掌、
躍躍欲試。
 
洞口的草地被人們踏出一條道路,裡面的情形卻從未遭人知悉。
為什麼?因為所有人都有去無回。
 
從初出茅廬的初心者,見過許多陣仗的傭兵,到經驗豐富的冒險者們,無一倖
免。最恐怖的是,就算是再怎麼厲害的惡魔,勉強也應該會有一兩個人逃出來
。但這次就是沒有。
 
後來連領主也派了士兵進去搜索,卻同樣沒有人回來。
 
村民們人心惶惶,鎮日不知該如何是好。他們眼見村裡來了形形色色的外地人
,卻都是一去不返。連領主大人都拿那可怕的魔物沒辦法了。後來村中的長老
終於決定了一件事,他們將村裡本來就少得可憐的金幣聚集起來,然後派幾個
年輕人去向偉大的國王求援。
 
 
我們的國王本來不怎麼想管這件閒事。但是事情傳得太開,國王不得不接見那
些年輕人,並聆聽他們的要求,讓他們先在王宮中住下來。之後他招來當地領
主,狠狠地責罵他為何連這點小事都辦不好。只見那名領主跪伏在王宮地板上
不停發抖,直說請國王饒了他條小命。後來還是幾名大臣力勸國王追究這名領
主的責任也於事無補,這個領主才沒上了斷頭台。
 
在側近的建議下,為了保持國家尊嚴的國王,發佈通告徵召國內勇士去討伐魔
物。聽說是那些側近跟國王說道,派貴重的士兵去討伐魔物有損國力。不如舉
辦比武大會選出厲害的人物,讓那些人去剿滅惡魔。失敗了國家沒多大損失,
成功的話隨便封個爵位給那些人。這樣一來國家不但保全了面子,還能得到有
用的人才,豈不是有利無弊的妙計嗎?
 
聽說當時國王不僅眉開眼笑,還重重打賞了那名側近。而結果呢?就是倒楣的
我因為熟悉那個村莊附近的地形,被選中指派為比武大會勝利者們的嚮導。
 
看著國王玉座前一字排開的四個人,我心裡有一股很大的不協調感。
 
 
達索‧庫羅奇恩。
 
王國內屈指可數大貴族的兒子,從小受到嚴格英才教育。劍術訓練不談,聽說
他還是正義之神的忠實信徒。就算不知道他的背景,看身上的鎧甲與正義之神
的印記,也應該可猜到他有顯赫的背景。
 
謠傳他能當上冠軍,是大會人員操縱對戰對手的結果。誰知道呢,這種沒根據
的傳言。
 
 
 
瑪鄔菈‧法蘭斯德
 
聽說是某個邊境土財主的掌上明珠。乖乖不得了,她身上的裝備不僅看起來名
貴,武道大會上還證明不只是好看而已。最耐人尋味的,是她在戰鬥中毫不避
晦以律法之神的名號和對手交戰,表現出她為其信徒的一面。
 
說到這個律法之神,最有名的是"律法之前,萬物平等"與"公平的天秤下,
罪惡無所遁形"這兩句話。祂在一部份貴族中受到景仰。但最主要的信徒,還
是那些因身為不同種族而無故遭受迫害的獸人們吧。
 
這對我來說是件很奇怪的事。試著想想看,當你進入神殿時,迎面而來一隻哥
布林對你打招呼說:「嘰嘰,願律法之神賜福與你,嘰。」 天哪,那時該做什
麼反應才好?
 
 
理凡吉
 
很神秘的一個人。
從他在戰鬥中的表現與裝扮來看,是個不折不扣的魔法師。通常魔法師在施法
時,都是毫無防備的。不過這人可猛了,他施法時的躲避技術,連我這個士兵
都覺得嘆為觀止。怎麼一心二用的啊,這個人。
 
有關自己的來歷,他一律三緘其口。最令我不能理解的是,比武過程中有不少
女性為他瘋狂。天哪,這種陰氣沉沉的斗篷男有哪一點吸引人啦?
 
 
奧錫‧里卡茲
 
外表一副忠厚老實,但據說他是小有名氣的冒險家。聽說他出身為樵夫,一手
斧技耍得令人眼花撩亂。他那斧頭不只是用來砍而已,我親眼看到他在決賽用
斧頭把全身包得密不透風的對手砸得眼冒金星。
 
本以為他在國王面前會顯得不自在。想不到他不但神色自若,應對談吐還十分
得當。令人懷疑他見過多少陣仗,才有如今光景。
 
 
「卿等由眾多人選中脫穎而出,吾自將清除凶惡魔物,解救惶惶平民的重責大
任交托你們。望你們能為王國和平貢獻一己之力。待大任完成,卿等平安歸
來後,吾自當依照卿等功勞,給予相對賞賜…」
 
 
親自與每人交談過後,國王慢慢說著冗長的內容。在場眾人一副專心聆聽的模
樣。天曉得他們對這種令人昏昏欲睡的內容作何感想。
 
 
晉見結束後,我被大臣介紹給一行人。跟國王不同,大臣在簡短寒喧後,隨即
交付每人適當金幣,當作盤纏。他語重心長的囑託我們,一定要在魔物還沒對
村子造成更大損害前,先一步解決事件的元兇。原本我對作嚮導一事有怨言,
想與大臣提提的,但一聽那些年輕人說想在大城市待下來,也就不好意思說什
麼了。
 
 
出發前的準備工作很快便完成。這多虧奧錫熟練地指點我該買什麼。
 
「我說軍大爺啊,你知道長途旅行最該準備的是啥嗎?」
 
「唔,讓我想想。
 
 能長久保存、易攜帶的食糧,還有禦寒用的風衣。
 
 要長途跋涉的話,自然還是能準備匹馬是最好囉?」
 
「嘿~,很好很好,野外求生的基本知識你都明白。
 
 咱們國王御旗下的士兵,都懂得像你這麼多嗎?」
 
聽到這句話,我搔搔頭道:
 
「沒有啦,只是我湊巧有不少遠行的經驗而已。」
 
我大概猜得到奧錫說這話的原因。這個時代雖然旅行者與行商人不少,單就只
要求行軍體力、服從性與戰鬥力的士兵而言,國家是不可能特地撥冗教導這些
知識。
 
        ※        ※        ※
 
沒了,當時寫這篇只寫到這。
 
找機會把這篇補完好了。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