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黃砂滾滾的沙塵中,隱約可見一群雜亂無章的行伍筆直前進。

從與常人迥異的各式身型與不時傳來的吼叫聲判斷,行伍的構成員們並非人類的事實顯而

易見。而在牠們的正前方,一座村莊的輪廓正因距離拉近而漸漸浮現。

村莊看起來並沒有因為怪物們的來襲而慌張的樣子,相反地一片鴉雀無聲。

只有在村莊的入口隨意堆放了推車、幾個箱子,還有一個騎著馬的少年。


怪物們走至極為接近村莊後,便極不尋常地全數停下

看起來為首的巨人跨著大歩、發出巨響走到前端,張嘴露出臘黃的大牙、吼了起來。

「嗚喔喔喔喔!!!」


巨大的聲響彷彿是要將鼓膜震破似的,也驚起附近棲息在樹上的鳥群。

少年不為所動,熟練地從箭筒抽出羽箭。

左手向前舉直將弓身橫置胸前,右手靈巧的將箭搭上弓,弓身因弦的拉緊而微微抖動。而

這些動作不過短短數秒便完成了。


語音未落,弦上的箭便颼地一聲飆射出去。在目標作出反應之前,便濺出血花、準確地刺

入該命中之處。

吼叫的巨人語音未落,被箭命中的喉頭由傷口處噴出紅色的血液,濺落到身旁群集的哥布

林們。血液滴落到的土地發出輕煙、滋滋作響,被淋到的哥布林則是怪叫著逃開。中箭的

巨人腳步一跟蹌,身體不由自主地仰後倒去,殃及幾隻逃避不及的哥布林們。

不過巨人那驚人的恢復力與遲鈍的本性令牠無視於喉頭上還插著的箭與背後的慘叫聲,不

一會兒便伸手拉出箭桿、踩著鈍重的腳步試圖站起。此時不幸被壓住的小妖怪們便瘸著斷

手殘足逃開,遺留下地上殘肢與一地血漬。


奇怪的事發生了,不論喉管上還殘有血跡的巨人如何嘗試,牠的肢體明顯地無法保持平衡

,令牠的腳步就像是喝醉酒的酒鬼,在怪物群中造成了一陣騷動。


此時,一直冷眼旁觀的少年展開了行動。

左手還拿著弓的他揮動馬繮繩,離開村口向他右手邊空曠的平原騎去。

原本受那一箭吸引注意力的妖怪們,已將眼前的人認定為敵人,本能的向少年追去。

不過哥布林們之前慘遭巨人踐踏,四散逃命的牠們本來就慢了一拍,就算有幾隻也追了上

去,但身型矮小的牠們根本追不上奔馳中的駿馬。自然地牠們便將矗立在眼前、門戶洞開

的村落當成目標,一窩蜂衝了進去。



        ◎        ◎        ◎


「七、八、十‧‧‧十二‧‧‧十四」

騎馬的少年向後望了望、謹慎迅速地判斷出追上來的怪物們數量與種類

領先在前頭的是四肢著地、正急速奔跑的狼妖,在不遠後頭、氣喘噓噓追著的是豬頭人面

的歐克。


「好‧‧‧!」

確定馬前方的路沒有障礙後,打定主意的少年讓馬繼續向前狂奔,他回頭架起了弓,瞄準

離得最近的一隻。


身體與馬頭保持平行,眼睛朝後目視準心,左手成為視線的延伸線,右手因為要保持弓拉

滿的關係,微微發抖。


放開。


箭分毫不差地隨著那無形的直線前進,弓弦的抖動音才剛發出,成為目標的狼妖額頭就多

了一支箭。牠的身體因箭的衝擊力而被彈起,身軀就這樣順勢滾落下去。

其餘的狼妖見狀分散開來,但還是有幾隻倒楣鬼被後續的箭射中,沒繼續追上來。

當少年將箭袋中最後一枝箭也射出去時,原本追在後面的狼妖減少到三分之二以上,而在

不遠處還可看到還不死心正飛奔過來的歐克。


少年抽出了綁在馬鞍上、插在皮套裡的砍刀,並緩緩減慢速度,讓馬順勢繞了個逆時針的
半圓,正對趕過來的追兵們。

剩下不到十隻的狼妖遵循狩獵本能,一夥野獸以獵物為中心,作放射狀的圍繞,並示威似

的吼著。


少年身處在四周敵意的圍繞內,並沒有特別顯露出興奮或膽怯的表情,他知道野狼們正等

待他分神鬆懈、沒注意到的死角出現,那個時候牠們才會對獵物下手。

所以他持續的將呼吸平穩規律化,眼睛掃視著四周,也等待著那個機會。是獵物也是獵人

,這是大自然公平的法則。

不過畢竟狼妖們佔有數量上的優勢,光就眼睛數量上就勝過太多。一隻狼妖沒多久就沉不

住氣向馬背上少年的背後撲了過去。


前奔、然後機靈地向左小跳一步,繼而拼盡全力向目標奔跑趕過去。


最初是馬匹先感到身旁的危機,驚慌地鳴叫起來。多年狩獵的經驗驅使他還沒思考,身體

就先做出反應。


還沒回頭,身體就先下趴貼上馬頸,然後背上感到物體經過、帶走空氣的風流。大腦探知

的慾望驅使臉向風的流向望過去,看到的是野狼張嘴欲咬,嘴巴用力闔上,卻因沒有咬中

獵物而濺射出口沫的側身模樣。


就像起了連鎖反應,其他的狼妖看到同伴有了動作,便一窩蜂地也撲了上來。在少年眼睛

才看到第一隻野狼撲空的同時,第二隻野狼已經離他不過數步之遙的距離。感到生命受到

威脅的馬匹驚慌起來,發出嘶鳴聲,四肢開始亂踢亂跳,讓原本惡劣的情況更雪上加霜。

騎在馬上的少年努力想控制住馬匹,但現況不允許他有時間平撫馬匹。


幾隻野狼趁機撞向少年的坐騎,失去平衡的馬便向右側倒下,而馬背上的少年則被倒下的

馬匹甩了出去,重重地撞在地上。倒下的馬很快地成為狼群的焦點,被所有的野狼圍了起

來。馬匹拼命想站起來,但一隻狼妖迅速撲向馬頸,大顎狠狠咬下。牠一抬頭,只見咬住

的部分肉被扯離,紅色的血液從動脈噴出,將狼妖灰色的毛皮染上新的色彩。另一隻狼妖

迅即補上,向最柔軟的腹部伸出舌頭。


馬腹的皮膚被利齒撕開,裡面重要的臟器立刻暴露在空氣中。腸子、肝臟、心、肺、胃等

等器官馬上被後來的其餘狼群拖出來。血液就不用說了,原本整齊劃一的肌肉紋理都變為

空氣中飛散的肉屑,成了狼妖們的食物。


被甩下來的少年甩甩頭站了起來,對眼前的景像沒感到太大的意外。

"早就有這種心理準備了…"

趁全部的狼群都專注在啃咬奄奄一息馬匹的同時,他數了剩下狼群的總數。

"…六隻,得在歐克們還沒到前全解決才行"

人的步伐再怎麼久經磨練,還是不太可能贏過憑藉速度獵食的野生動物。失去了馬是不可

能逃掉的,剩下的抉擇就是一搏了。雖然飽食的狼群不太可能再去追擊新獵物,但眼前的

魔物們,目的並不是為了覓食。


少年屏住氣息,不露出一點聲響走近。野狼們正專注在爭食新鮮的馬屍,對四周一切都降

低了注意力。他走到適合發出攻擊的地點後,雙手分別握緊了砍刀與匕首,跳了過去。


右手的砍刀向一隻正撕開馬腿肉的狼妖脖頸劈去。冷不防有這一擊的狼妖被劃開一道深且

長的的傷口,倒了下來。少年抓緊時機,撲向左邊一隻正嚼著馬肝的狼妖。左手反握的匕

首沒入狼妖右背,但沒造成致命的一擊。少年左手隨即補上致命一擊,但這短短的時間也

足夠讓剩下的狼妖做出反應了。


第一隻狼妖繞到少年的背後,對他的右小腿就是狠狠一咬。犬齒穿透皮靴,沒入血肉,令

少年感到痛楚。第二、三隻正面撲來,一隻被勉強閃了過去,另外一隻結實地撞上少年的

胸部,讓他也向後飛了出去。幸運的是少年飛出去的方向有棵大樹,擋住了他搖搖欲墜的

身軀,避免落入與坐騎同樣的下場。

匕首在剛剛的混戰已然脫落,少年對在眼前的野獸,左手死命地抵著狼妖欲逼近的頭顱,

右手用力就是一砍。血液從傷口噴出,本來趴在少年身上的狼妖哀叫著倒下。不過少年連

站起來的時間都沒有,追擊過來的狼妖就再度撲了過來。

他看到到撲過來的狼妖,不多說就將砍刀在面前揮動,封住了狼妖可能發動攻擊的方向,

迫使對方必須退開,好讓自己有站起來的機會。


少年背抵著大樹站了起來,他的左、右乃至前面,殘餘了剩下來的三隻野獸。

再次形成對峙嗎?不,被打擾用餐的狼妖對受傷的獵物已失去了耐性,三隻一次撲了過來

。少年沒得選擇,最初的一刀刺向眼前的野獸,刀子沒入跳起來野狼的胸口,但左右兩邊

的野獸也已經攻了上來。少年把脖子縮起,避免咽喉被咬住、一次斃命的危機。不過他的

左手已經被野狼緊緊咬住,而且被野狼向後拖限制了行動,而右邊的空檔被完全掌握住,

在會意過來之前,少年只覺他的右腹一陣巨痛,低頭只看到大量的血湧出,同時也感到因

血液流失伴隨而來的暈眩感。



「這下不妙了…」

慌張,帶來的結果大多是死亡。抽出染血之刀的少年很清楚這個道理。他感到自己的身體

逐漸被野狼拉過去,而另外一隻野獸正打算啃咬自己的腹部。

剩下來的只是比對生存的執著而已。

少年狠狠地將手上的刀敲向腹部旁的野獸,刀柄砸在野狼的臉上,發出清脆的骨碎聲響。

一聲淒厲的叫聲傳開,狼妖夾著尾巴逃到旁邊去。他左手上的肌肉此時也承受不住這樣的

拉扯,連皮帶肉被狼妖強壯的顎門撕開,留下深可見骨的傷口。

手上與腹部的傷口血流如注,少年知道自己的意識大概已撐不了多久,接下來的每一個動

作也只會加速血液流出的速度。但他照樣衝向那隻還沒受傷的野獸,一腳就是狠狠地踢了

下去。狼妖像敗犬似的逃了出去,因為牠知道,眼前的獵物不久就會昏迷,到時就可以任

牠宰割。少年也知道這件事,不過他已經沒有體力在追過去。他拼盡最後的力量,把刀扔

了出去。過去長期狩獵生活帶來的經驗此時也發揮了出來,砍刀漂亮的呈拋物線扔了出去

。在重力加速度與地心引力的協助下,刀子猛然地刺入落點。而,那個時段在那個落點上

,逃走的狼妖就與少年的預料一樣,正好經過此處。

砍刀銳利的刀身穿透皮膚,劃開血肉,那白亮亮冷硬的鋼鐵深深的埋入野獸的體內,刺破

肺葉。

正在奔跑的狼妖沒料到這一擊,疼痛藉由神經刺激牠的大腦,讓牠的腳步不由自主慢了下

來。身體因為前後腳步不一而失去了平衡,整個身體就這樣滾了出去。

血液由傷口流入肺部,身體的自主機能為了使肺部保持空氣暢通,促使野狼咳了起來。於

是血液藉空氣的逆推,經由氣管到喉嚨,從嘴巴與咳出來的飛沫一起飛出來。不過這一切

也只能算是白費工夫,除非傷口凝固或是血液流光才能讓血不會再流入肺部。不過現在不

會有人會幫狼妖把刀抽出來,而且,血流光了牠還能活嗎?


此時這頭野獸已經沒有體力再站起來,牠原本沾滿他人血腥的口腔現在充滿了自己的血液

,而不由自主的咳嗽,聲音也一次比一次微弱。慢慢的,牠的臉失去血色,眼睛慢慢閉上

,心臟跳動的間隔也一次比一次緩慢。最後,牠終於停止了呼吸與心跳。


使勁扔出砍刀的少年順勢向前倒下。在他趴下的時候,腹部的傷口也因為他勉強做大動作

的因素、裂得更開。血液也一口氣迸射出來。


流出來的血掩蓋住草原本的顏色,將綠色染上了新的紅色。


少年心中倒是沒什麼悔恨,也不怎麼後悔他擔下這個任務。長久在草原上的生活使他看慣

於生命的興起與消逝,也使他體會到團體的存續常聯繫在每個人的責任上。


個人的存在需要團體的保護,但團體要繼續存在下去的話,根基卻是建立在團體內每個人

的犧牲奉獻上。不同心協力,就無法在這嚴苛的大自然裡生活下去,這是永遠不變的真理



在少年來到這個村莊之前,在他生活的草原部族內,他就已經看過太多年紀比他大的叔叔

伯伯們,為了保護老弱婦孺,也為了延續族的存續,不畏死亡,前仆後繼地消失在草原上

。少年為了現在他守護的東西,就算犧牲性命也無所謂。



他並不希望自己現在就倒下,不過站不起來已是不爭的事實。在慢慢闔上的雙眼視線內,

眼內映入的是終於到來的歐克群們,藍色模糊的女人身影,還有臉上還淌著血、最後剩下

的那隻狼妖。



等一下,藍色模糊的身影?

少年的意識突然清醒了點,他開始懷疑自己是看見死前的幻影。不過他使勁地將眼球向上

抬,試圖將焦點對準,而那個身影卻還是仍然存在。突然,一個聲音傳入了他的內心。


"你等一下喔,我立刻幫你治癒傷勢"


少年活了這麼久,對鬼魂的傳說也聽了不少,也一直想看看是不是真的有"鬼"的存在。現

在他心裡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今天總算讓我親眼看到鬼了。


不過鬼怎麼會說要治癒他的傷勢?看來說不定在眼前的這一切,果然還是因為自己潛意識

內不想死的慾望,促使自己死前看到這種幻影吧。


“啊? 你以為我只是你幻想出來的幻影?

真是的,跟在你身邊這麼久,你都沒發現我的存在

今天第一次察覺到我,竟然是在認為我是幻影的情況下?

還真虧你的母親是斯地姆一脈單承的水之巫女,為什麼生出這種對元素精靈存

在一竅不通的兒子?"


少年的意識中一瞬間流入一連串明顯不是自己想法的字句,讓他覺得這個幻影還真是吵啊

。另一方面也讓他自己覺得很可悲,竟然會在死前精神分裂。不過卻沒有發現其中的矛盾

之處。


"唉,算了。

先治好你的傷要緊"

少年眼中的幻影做了個很無奈的表情,然後手向少年伸了過去。


「!!!」

藍色的纖指滑過少年流血的傷口,讓他立時感到激烈的痛楚,就像自己過去用水清洗傷口

的感覺一樣。


"現在能感到痛是好事喔,代表你還活著嘛"


漸漸地,在痛楚消失後,少年開始感到原本暖洋洋的感覺回歸到身體裡面,傷口也沒有液

體向外湧出的感受了,取而代之的是肉體異樣的增生感覺。


少年驚奇的將眼珠轉向左手的傷口。雖然感覺不到痛楚,但是視覺上給人的震撼卻不小。


原本斷裂的肌肉纖維以驚人的速度不斷增生,粉紅色的細長新肉由斷裂的兩面長出、連結

在一起,然後眾多的肌肉纖維集合成束,束再聚型為肌肉。在某些部位則長出了神經與血

管,與肉結合在一起。全部都成型後,粉紅色的肌肉出現了血色。而因為皮膚還沒長出來

,可以很清楚的看見原本沒顏色的血管慢慢變了色,並且隨著心臟每次的推送,可以看見

到血管裡血液的推送與伴隨而來清楚的跳動。


然後在這些器官與血肉之間,出現了無色的淋巴與潤滑液。再來就是在這些的最上面,那

一層薄薄皮膚的覆蓋與蔓延。


雖然新生組織明顯與旁邊舊有肌肉有顏色深度上的差異,但傷口的再生與癒合是放在眼前

的事實。少年沒有想太多,他很簡單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怎樣,現在你不會再認為我是幻影了吧"


藍色的身影如此說著,臉上洋溢著自滿的神情。不過少年沒有理會女性身影,他已經望見

歐克群離他不過十數步之遙而已。


狼妖也能意識到元素精靈的存在嗎?少年在撿回砍刀的同時,看著畏縮一旁、僅剩的狼妖

,突然想到這個問題。


"當然可以囉,你可不要抱持著那種人類是生靈中最高級之首的想法。"


少年開始覺得自己想到什麼都會被旁邊這個幻影知道,是件很煩的事情。不過幻影沒有理

會,繼續說了下去。大概也是不以為意吧。


“比起人類,很多長久在自然中生活的生命,自然地磨練出敏銳的觀察力。

 像旁邊的那隻與你為敵的野狼,牠也是本能地感受到你身旁多出與先前不同的
 
 強烈的差異,所以才遲遲沒有動作。"


心中響起這股聲音的少年,首次停了下來,臉色突然改變,正視著眼前的幻影開了口。


「妳的意思是,妳很強?」

開始,強烈的感情、思念、意志與憎惡,湧入了藍色幻影的思緒之中。


那是痛苦的回憶,失去了至愛的悲傷,認識良久的朋友在自己面前被慘殺的景象。

那是、發現自己無去無從,突然失去一切,不知該從何說起的混亂景象。


少年沒有用言語表達,但幻影卻能一一體會他每個記憶片段中的悲傷、苦澀、還有絕望。



藍色的幻影對少年直視自己的眼神中、那一股強烈的憎惡與對力量的渴望,還有想守護現

在一切的心情,突然了然於胸。她不自禁把眼前的人擁入懷裡,只希望能幫他分擔些心上

的重擔,與那痛苦的悲傷。


"那眼神不適合你,我知道。你只是想過普通的生活。對不起,這個世界在你的

 肩上放了太多重擔了。你不過還只是個孩子而已啊…"


很舒服的感覺。被擁入懷裡的時候,少年感到那許久未見的感覺。安心、溫暖、輕鬆與平

靜。不過他很快的抽身出來。


他還有事要做。


「現在還不需要妳的幫忙,精靈。不過謝謝妳剛剛救我一命。」


對了,我還有事等著我去做。


少年審視一次自己手上的刀後,將精神專注在前方湧過來的另一群敵人身上。

在一旁的精靈突然慌了手腳。

好深沉的哀傷啊,為什麼這孩子年紀這麼小,卻已經得承受這些磨練了呢?

她茫茫的看著專心迎敵的少年,一時不知該怎麼做才好。



        *        *        *


樹、只有一棵。現在想利用它來迎敵也來不及了。

少年回想起剛剛對抗狼妖,馬前失蹄的經驗,覺得有點麻煩。

計畫從那裡就整個亂掉了嘛,頭痛。


將刀橫置眼前,發現因為剛剛砍的角度不好,有幾刀一定是砍到了狼妖的骨頭,讓刀子有

幾處鈍了些。這說不定會造成致命傷的,真糟糕。


歐克群已經來到少年眼前。因為過度的奔跑,大部分的歐克們都頂著牠們的豬鼻子,大口

的喘氣。


「…就是現在!」


該說是少年不怕死還是少一根筋呢?對著少說也有十來隻的歐克們,他壓低身子就衝了進

去。幾隻歐克見狀便掄起大槌,茍激茍激地哼著氣就朝著少年揮了過去。


第一槌是橫著槌子,由右至左的猛擊。像是早就讀出會有這招的模樣,少年身子一沉、就

朝著歐克撞過去。原本以為自己的一擊會奏效的歐克,對少年大膽的動作吃了一驚。正當

牠慌張的丟下槌子,想把少年用雙手抓起來之時,少年已先一步把刀刺進牠的咽喉。頓時

由喉頭噴出了大量的鮮血,將少年由頭開始,全身都淋滿了腥臭的紅色血液。


少年的舉動也嚇著了旁邊的歐克們,怎麼會有人用這麼不要命的打法的?


也慌了手腳的兩旁幾隻歐克,不管或許被攻擊的歐克可能還有得救,也是掄起了槌子就往

少年身上砸。不過少年早了牠們幾步。他將眼前歐克肥重的身軀用力向前推去,喉嚨上開

了個口的歐克注意力都在自己的傷上,根本沒心情管其他的事,就這樣輕易地被少年往前

推。

這下後面的歐克們可慘了,前面的同伴突然倒了下來,壓到自己身上。不明究底的豬群心

一慌,幾隻意志不堅定的歐克們就發出豬的慘叫聲逃了開來。


人類不是很畏懼我們的嗎?怎麼今天突然凶暴地反抗起來了?這跟那位大人說的不一樣啊




旁邊攻擊揮空的歐克們,也因槌子突然使自己重心改變的關係,整個身體就隨著槌子轉了

出去,跌坐在地上。回頭看見這一幕的少年自然不會放過這個機會,舉起刀劈頭就猛力砍向

歐克們的頭部。

刀子砍進豬隻的頭部,腦漿混雜著血液噴了出來。少年用手擋住眼睛,不過臉上還是沾到

了一些,頓時那令人作嘔的體臭與爛味順著鼻子就鑽入了腦裡,刺激著少年的感官與嗅覺




這個時候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殺紅了眼的少年從歐克的腦蓋骨抽起了刀就向旁邊另一隻歐

克砍去。刀子剛好砍入歐克的脖子,不偏不倚的砍到了牠的頸動脈。憨憨亂叫的歐克放棄

了還擊與身邊一切,雙手無助徒勞的摀住脖子上的傷口,想堵住傷口不再讓血流出來。不

過一切都是徒勞無功,很快的這隻歐克身子一軟,就眼睛翻白地倒了下來,抽慉了幾下就

倒了下去。


少年抽起了刀,在地上滿是屍骸的情況下,渾身沾滿血污的他緩緩站起。看著眼前還活著

的敵人們。而被他看著的歐克們滿臉驚恐,才開始沒多久,同伴們就已經掛了三個。以前

從沒遇過這樣的事,這太恐怖了!


這樣的想法與感情就好像會傳染似的,讓歐克們臉上接二連三出現了驚恐的表情。幾隻最

初被同伴屍體壓住的歐克們,身體更是不停發抖,連胯間都不爭氣地被黃色的液體染濕。


"茍基!"

終於,不知是哪隻豬妖先發出一聲慘叫。慘叫聲引起了歐克們的心情崩潰、恐懼決堤。整

群的歐克就這樣鳥獸散,各自開始逃命。



而在歐克崩潰的同時,草原的另一方出現了少年熟悉的人影。


「我們來幫忙啦~~」


跑在前頭的,是個身子健壯的年輕小夥子,年紀看起來約十三、四歲,少年看起來約與他

同年。而後頭則是跟著村莊的大人們。


少年也舉起了手回應向他打招呼的人


「村子裡還好嗎~~」


帶頭的小鬼頭跑到少年面前,大口喘氣著

「哈~哈~大家都很努力在保護村子。外加不好對付的,大多都跟你過來,剩下的一下子就被我們

 解決了啦」

其他的大人這時也趕到,見到滿地歐克的斷手殘肢與不遠處狼妖的死屍,紛紛議論了起來

。而小鬼頭看了看附近與少年的情況,不禁也開了口:


「米洛你還真厲害,連大人都不一定作得到的事情,你一個人就辦到了」


羨慕的眼神,這名叫諾頓的少年想必也想和眼前滿身血污的少年一樣強吧。


"哦~ 原來你叫米洛啊~ 以後還請你多多指教囉~"


不知何時茂出來的藍色身影,用著剛見面時俏皮的語氣說著。少年正當想反駁,眼前一黑

,突然感到這世界開始旋轉起來似的。


“放心吧,我已經治好了你身上的傷,你只是太過疲累,加上遇到熟人,心情一

 放鬆,導致那些超過你負荷程度的疲倦感,一口氣湧上來而已啦~"


少年最後看到的影像,是眼前慌張的大人與小鬼頭擔心亂叫的模樣。最後一個聲息悄悄湧上

了他的心頭,淹沒在接續而來的黑暗感中。


“安心的睡吧,我會一直伴著你、守護你,現在你就好好的休息吧…”


待續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