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諾蘭心想。

身為皇家衛士掌旗官,於戰場上躍馬立旗站立,是他的職責,也是他的榮耀。
向來只有騎術最好、武藝最高的衛士能擔任這個職位。當他雀屏中選,從數十
個近衛武士中被挑選出來時,他興奮地整個人顫抖起來。


然而,他的仕途卻似乎在這裡停下來。

皇家旗幟不可倒下。所以總和王族一起,在最安全、顯眼之處被高高掛起。他
的武藝與騎術,從那時起,也似乎成為裝飾品般,沒有上戰場的機會。


那是一種很難受的感覺。

遠遠眺望同袍戰死,自己卻不能奔至其身邊。獎賞有功人員時,自己或立旗或
持劍,卻都只為襯托他人的榮耀。

好像局外人一樣。


所以他開始後悔,有幾次甚至希望己軍打敗仗、讓敵人攻到王族身旁。也許那
樣就有立功機會也說不定。


然後機會終於來了。

那是一場平原上的會戰。規模雖然不大,戰鬥激烈程度卻出乎意料之外。
敵軍似乎熟悉此地地形,一開始前進的我方,沒多久就被突然出現的伏兵,逼
得陣腳大亂、必須各自奮戰。連前來督戰的第七王子身旁,也陷入混亂。

雖然先前被當作裝飾品高高掛起,但諾蘭沒有荒廢武藝的訓練。他將皇旗平放
,當作長矛使用,刺倒眼前敵人。一般士兵根本不是他對手,紛紛從他面前逃
開。

這次必能立下大功!當初那種戰慄的興奮感再度支配全身。

「就讓我取下敵大將頭顱吧!」

皇旗伴隨諾蘭前進,激勵了士氣。讓混亂的我軍也興奮起來,跟在諾蘭馬後突
進。他面前的敵軍一個個倒下,終於諾蘭也見到另一面立在戰場上的大旗。

左手舉旗,右手抽刀,馬腹一踢。衝到同樣身為掌旗官的對方馬身旁,諾蘭揮
下銳利的軍刀。

血腥與哀嚎聲在戰場上隨處可見,但伴隨這次慘叫聲的是,敵人獅子心旗幟的
墜地。身旁友軍的歡呼聲蓋過敵軍士兵的動搖,隨後的衝殺更是讓敵人潰走。
雖然沒拿下敵主帥頭顱,但毫無疑問,這次最大功勞者,非諾蘭莫屬了。不過
在戰後清算中,諾蘭才發現自己遺漏一件大事。

七王子的屍首,被人發現殘缺不全倒在戰場上。他身旁護衛在亂戰中均恪遵職
守、戰死在王子身旁。當時戰場上唯一沒有死的皇家衛士,只有諾蘭一人。這
樣狀況,連經驗豐富的將軍們也沒輒,只好將人交由國王親手處理。


諾蘭已經記不得當時晉見王上,自己臉上表情是怎樣了。他只記得當時國王對
他破口大罵的內容。


「你這該死的東西,你究竟記不記得你自己的職責是什麼!?

 挑選你當掌旗官,是希望你能當衛士還有全軍的表率。

 不倒的皇旗,代表在戰場上的王族還存在

 結果你拿著皇旗去做什麼了?你又把自己的職務當作什麼了!?

 我今天不殺你,是因為你還有立功。不過你給我滾!給我滾得越遠越好!

 我不需要一個不知本份的掌旗官繼續掌旗

 你不配再用皇家的旗幟!!」

 
後來接著發生的事,就像走馬看花一般。諾蘭只知道,自己清醒過來時,
他再也不能進入國王的城堡。到了這個時候,他才想起,每次戰勝時,走
在整個軍隊前面,得到最多喝采的是哪個掌旗官。走在路上士兵對他的艷
羨。還有同袍們對自己的敬意。

不過,他已經不配再持有,不配再用那皇家的旗幟。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