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一個我期待的未來棟樑,你的想法讓我很失望。」
 
米洛看著面前的OO,毫不在意OO身後兩人,冷酷的說著
 
OO想說些什麼,但米洛直接打斷他想說的話
 
 
「讓我來問你一個問題好了。
 
 今天你憑藉著政治資源,打敗許多競爭對手。只要你今天成功實施這個政
 
 策,你就可為咱們狼族帶來二十年豐厚的利權。
 
 但相反的,此政策一實施,便會波及一條村莊數百人民流離失所。
 
 於是政策實施的前夜,村長的兒子跑來哀求你,希望你能撤回法案。
 
 那、你該怎麼作?」
 
 
幾乎是不加思索地,OO馬上作出了答覆:
 
「當然是停止法案的推動。
 
 身為一個貴族,我不可以為了一己之私,將利益建築在他人的痛苦上。」
 
 
聽到這句回答,米洛笑了。笑裡迴響著許多滄桑與無奈。
然後他冷冷的說著:
 
「你的這個決定,將造成接下來我們狼族十年內漸漸步入衰弱的道路。
 
 身為全族所依賴的決策者,你本應該做出更好的抉擇。
 
 為什麼你要終止法案?權力在你手裡,難道你不能接納區區幾百人、成為
 你的族人,或是另覓地方安置他們?
 
 答案永遠不會只有一個。我讓你出去歷練、給你權利,是拿來幹什麼的?
 
 是為了讓你視野更廣、為了讓你能利用權利,去找出能相輔相成的問題解
 答!」
 
看著OO,米洛的眼裡有著小小的憤怒火焰。
 
「你以為你是誰?難道你認為憑你自己,能救全天下全世界的人?
 
 有一百個人,就會有一百種不同的無奈。
 
 你以為你今天答應那條村的人、不去動他們,他們就能永遠安靜平和的過
 生活?
 
 你錯了。利之所趨,人之所至。今天你不做,你憑什麼認為不會有別的貴
 族、偷偷的去做?」
 
米洛說到這裡,斜睇著OO身後的兩人。
 
「如果過去OO你的父親,沒有站在狼族的立場,替我們爭取種種的利權。
 
 他或許不會死,但你也不會有今天的權力。
 
 我與你,還有狼族的血脈們,就只是被打壓的一群流民,在捷塔公國裡毫
 無發言力。
 
 今天如果不是狼族再度強盛、成為你堅實的後盾,你以為你能到處行俠仗
 義?」
 
米洛看著OO的魔法師女友,冷淡的說著。
 
 
「瑪姬克小姐,百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女法師,魔法學院中最耀眼的夜明珠。
 
 雖然父親只是位一般貴族,但無損妳任何一分美麗。
 
 如果今天OO同樣只是一個普通貴族,也許他仍然能憑藉著他的才能,打
 動妳的芳心。
 
 但,相信瑪姬克妳的追求者中,一定不乏有權勢的權貴吧。
 
 如果今天OO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貴族,就算你們兩情相悅,但你們的戀
 情,能像如今走得如此順遂嗎?
 
 並不會。
 
 今天你們兩人都無權無勢,沒有任何可以護衛你們的保護傘。假如我是個
 貪圖妳美色的登徒子,我只要動動手指,略施手段給瑪姬克妳的父親壓力
 ,就算妳再如何愛戀OO,妳頂多也只能與他私奔、過著淒慘的逃亡生涯
 。
 
 到那時,你們能過著像現在如此幸福的生活嗎?」
 
 
話一講完,米洛立刻把眼光撇到向OO效忠的騎士身上。
 
「奈特,你身為一個騎士,擁有令我也驚艷的才能。
 
 但先前的你卻身陷囹囫,如果沒有OO救你,你現在已經是一堆枯骨,你
 的母親與弟弟也將死於非命。
 
 但這是因為OO現在有著能改變你人生的權力。
 
 如果他今天只是個普通的貴族,就算你仍然與他相識、他仍然將你從牢獄
 中救了出來,你頂多也只能踏上逃亡的路途。還會連累到OO與你的親人
 。
 
 更別提,你永遠也不會有像現在一樣、讓你在戰場上享受榮耀、綻放光芒
 的騎士生涯。」
 
 
說完這段話後,米洛重新將目光放到OO身上,繼續說著。
 
「而你,OO,我的堂弟。
 
 因為你敏感的身分,如果你沒有我與族人們當你的後盾,你只能在眾人冷
 眼中成長。你也救不了你的愛人與騎士,更別提有現在優渥的物資環境供
 你揮霍。
 
 你擁有才能,也擁有可貴的俠義心腸。但如今的你,仍然不知道人心的險
 惡。
 
 別把你現在的生活當作理所當然,不要以為每個人的心腸都像你一樣熱誠
 。今天你把利權掌握在手邊,你才有資格與力量去拯救別人。
 
 否則,你永遠也只能哀嘆,世界總是有拯救不完的人。」
 
 
米洛說完後,只見OO拼命壓抑著激動的心情。
並不只是因為米洛族長的身分,還有OO親眼看過米洛在戰場上殺人的狠厲
,更是因為、米洛決策正確所帶來的權威。
 
「族長,我的堂哥。
 
 現在你是如此的告誡我。但是,如果將來我遇到永遠不可能兩全的情形,
 難道你還是要我泯滅自己的良心,讓我做個他人眼中的惡者嗎?」
 
OO頓了一下,似乎是在鼓足自己勇氣一般、吸了口氣。
 
「如果今天奈特在與我相識之前,他是個撞見我族機密行事的無關人。
 
 情勢又是在機密行動中,我騰不出人手來拘禁並說服他。
 
 那麼難道如果是你,你還是一樣要我狠心殺掉他?」
 
 
只見米洛很冷淡、無所謂的看著OO說著:
 
「如果你在做的行動,是賭上我族存亡或成功後將有巨大利權的行動…
 
 沒錯,我會要你殺了他。」
 
「我把你培養成現在這個模樣,是因為你有才能。但只要我判斷你將來下的
 決定,無法替族群帶來利益、甚至將帶來危害…
 
 就算你的父親過去對我們族群有莫大的恩惠,但我把你養育到這麼大,已
 經夠了。為了狼族的將來,我會剝奪你現在手頭上的權力,削弱你在族中
 的勢力,不會留情。」
 
「還記得你大伯、我的父親嗎?
 
 就只因為我的父親念在親情,在那時放走你的二伯。結果你看他造成我們
 整個狼族多大的危害?如果不是他,我們狼族的人,現在會像狗一樣,被
 捷塔的人驅趕來驅趕去?
 
 別忘了,你和二叔一樣,都是有能的人。但就因為你是有能的人,如果你
 的觀念調整不過來,當你掌權後,你的一念之仁,有時帶來的危害,可能
 甚至會比外人惡意的攻奸還嚴重。」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