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馬騎士們於夜色掩護下,悄悄地迅速行動著。凱波斯頓城東北碉樓哨戒的
士兵們,於騎士到達前竟已倒臥在自己血泊當中。沒有時間詢問,珊答兒便看
見飛馬群分朝三大方向前進。
 
 朝西往北門而去、以副團長瑟菲菈為首之部隊。
 朝西南往司令部前進、包括自己在內,團長歐瑪的部隊。
 向南直撲東門與南門、莉捷‧馮‧席諾和拉撒蒂‧布拉克史密斯兩支隊伍。
 
 當然,途中因為所佔領目的地之不同,各部隊將更細分為人數更少之小隊。
在分派任務時,珊答兒聽到之目的地就有城門、指揮部、武器庫、糧倉、兵舍
、馬房、教堂等地方。
 
 但自己明明記得,小時候聽養父講解兵法,就提過貿然分兵為兵家大忌,容
易被各個擊破。尤其這次行動己方是用三千弱敵五萬強,就算完全占了奇襲之
利,可以輕鬆奪下各據點。但時間一長,尹倫守軍由混亂中反應過來後,分兵
之各小隊必定將被蠶食殆盡。
 
 連她這一介侍衛都明白的道理,軍部決策者不可能不懂,那為什麼捷塔高層
明知如此,還一意孤行?難道這短短的數時辰內,最強的飛龍騎兵團就會趕來
馳援?
 
 這也是不可能的事,自己知道的地理常識中,明白提到飛龍即便強行軍全速
移動,也約需兩日才能到達凱波斯頓城。那還是在不討論飛龍到達後,有沒有
體力投入戰事情況下才能成立。更別提今天早上歐瑪出門前,才提到所有軍團
長都會回到首都,龍旗將羅慕倫大人,根本不可能馬上回到封地並出發!
 
 心情沉重的珊答兒,看著隊伍人數越來越少。不多久,前導騎士便率先降下
──她們的目的地,凱波斯頓城總指揮辦公處兼官邸,到了。
 
 
 
        *        *        *
 
 
 飛馬騎士們並不是莽撞地由門口殺進去,她們輕巧地將座騎落在官邸屋簷上
,只發出細微聲響。之後,下馬的騎士們按照出發前的指示,迅捷將繩索綁在
可供固定之處──騎士竟然做著僕役工作!還好自己這群人都是平民出身,不
計較這種事情。在確認牢固後,珊答兒便率先攀著繩索,滑至官邸最高的陽台
上。
 
 踏到陽台內地面的珊答兒,壓低聲息,靜靜抽出配刀,悄悄開啟落地窗。也
許是因為老舊,窗戶竟發出嘰呀聲,嚇了她一跳,也驚動房內華床上正擁女而
眠的男子。
 
 「嘖,是誰啊。
 
  不是說過我休息時,沒有要事不可打擾的嗎?」
 
 男人話中帶著濃厚睡意,並且月光下可看見他似乎打算起身點燃油燈的模樣
。珊答兒知道機不可失,立刻衝向前去,揮出手中長刀。說巧不巧,就在男人
點燃油燈的那一刻,珊答兒右手上的刀就恰恰停在男人脖子上。火光中可以看
見男人驚訝的表情,還有……聽見床上女人尖叫聲。
 
 「請她住口,否則我只好先讓你永遠不動後,再自己要她停止尖叫。」
 
 她冷冷地說著,眼睛更是盯著男人一舉一動,絲毫沒有放鬆之意。也許是感
到自己的血正隨著刀鋒滴下,男子安撫著床上女人,讓她雖然還在發抖,但已
經停止尖叫。
 
 「妳們是……該死,是捷塔的飛馬騎士!」
 
 原本以為來者是盜賊、想要談判的男人,眼睛適應亮光,看清楚珊答兒裝扮
後,馬上認出她的身分。對此珊答兒並不驚訝,能住在指揮部最高的豪華房內
,床上還躺著女人的,想必定是此城最高指揮官,也是城內最大的貴族──波
賽夫‧霍洛布。
 
 正當她想說些什麼,身後陽台傳來鈍重落地聲,讓她不由得分了神。就在這
瞬間,精赤著上半身的波賽夫想轉身拿武器,卻沒想到,珊答兒注意力雖被引
開,動作卻比他還快!
 
 她反射性抽出右腰協差,並順勢拋出,銳利的刀立刻刺穿波賽夫右手,將他
手腕固定在床頭櫃上的牆壁,鮮血順著牆壁流下,在火光掩映中更是怵目驚心
 
 「二、二姐,妳幹什麼?」
 
 原來落到陽台地面的,是來接應珊答兒的蜜娜。由於歐瑪事先有提到,要活
捉司令官作人質,想不到平時最守約的二姐,竟然短短幾分鐘內就讓對象見紅
。也難怪蜜娜會驚訝了,因為就連珊答兒自己,都沒料到自己下意識的舉動,
會如此激烈。
 
 不過苦主在挨了這刀、哀嚎幾聲後,雖臉上看得出他是強忍痛楚,但他竟沒
繼續慘叫。汗珠雖然滑過糾結在一起的五官,他竟然還能安慰一旁床上的女人
 
 很快地,慘叫聲沒多久,門外便傳來鎧甲乒乒乓乓之移動聲。大概是覺悟房
內出事了,衛兵連敲門詢問都沒有,直接破門衝進來。
 
 珊答兒只覺身旁人影閃過,拿著拐子的蜜娜立刻衝向衛兵,由下朝上揮出右
拳,打向來者下顎。只聽到喀啦一聲脆響,衛兵身子立刻軟垂下來。接下來她
左腳跨出,同樣拿著柺子的左手馬上擊出,打在第二名衛兵鐵甲上,發出沉重
金屬撞擊聲。挨了這下的衛兵,連悶哼的時間都沒有,身子便往後飛出撞上欄
杆。
 
 這聲撞擊就像是信號般,整個宅邸各處隨即發出格鬥聲響與喊殺。兩名飛馬
騎士在踏入房內後,也上前支援與其他衛兵酣鬥的蜜娜。珊答兒雖有些歉意,
一確認波賽夫沒法亂動,便垂下手中刀,站到一旁警戒。
 
 彷彿和這場動亂毫無關係似,歐瑪緩緩落下陽台。沐浴於圓月夜光中,銀色
頭髮和白淨肌膚格外顯眼,帶來之神秘感,就像是擁有人類窈窕曲線的美麗妖
精一般。
 
 見摯友的刀插在房內男人手腕上,她吃驚瞥一下珊答兒臉孔,不過沒說什麼
,只是正色直視目標,慎重開了口。
 
 「閣下為要塞總指揮波賽夫‧霍洛布將軍吧。
 
  敝人為歐瑪‧懷特沃爾夫,目前擔任捷塔飛馬騎士團團長一職。
 
  如您所見,閣下之人身安全已處於吾等掌握下。相信這座宅邸,很快也將
 
  置於我的部下控制中。
 
  以捷塔國王之名義,希望您要求守兵們停止抵抗。」
 
 波塞夫聽完苦笑一下,很快作出回答。
 
 「小姐,大家都是領人俸祿,我就直接告訴妳吧。
 
  我不想成為賣國賊,讓自己家族受人唾罵。
 
  妳的要求,恕難從命。」
 
 「是嗎…沒辦法了。
 
  那麼就算是犧牲旁邊您夫人的性命,也不能改變閣下心意囉?」
 
 似乎被命中要害般,波塞夫露出著急神情,回答的口氣也慌張了些。
 
 「不關她的事!
 
  唉……即使我聽妳的話發出通告,消息一傳到其他四位副司令耳中,我的
 
  命令馬上就會被推翻的。」
 
 波塞夫很快作出解釋。當初諾連斯家族當家特別提出過警告,說是有良好設
備與制度,也敵不過來自內部人為破壞。說是萬一指揮官遭挾持或被殺害,甚
或是命令明白危害國家利益時,次級指揮官可以接掌職務,代行其事。
 
 事實上這建議有許多瑕疵,很多要點上都容易引起紛爭。但那位當家是這麼
說的:一般情況下,只要是據城自守,五個萬人隊各行其是,總比一個五萬大
軍徬徨無助好。
 
 「即使我轄下部隊投降,他們也不可能幫妳倒打其他守軍。反倒是我的指揮
 
  權,會被其他將軍瓜分。所以就算妳殺了我,仍然得面對五萬守軍。
 
  我只能勸妳,在妳的部隊未被擊潰前,先一步撤回去吧。」
 
 這次換歐瑪頭痛了。會議中交代下來任務,於佔領凱波斯頓城各重要據點、
挾持守軍將領,要其投降後,便沒進一步指示了。但現在卻是由受襲對象告知
計畫行不通?
 
 由入城前城內哨兵早被放倒、對城內設施了解度推斷,軍部在此應有內應存
在。是這些消息只流通於尹倫軍方高層,還是另有隱情?能判斷的資訊太少,
令歐瑪如墜五里霧中。
 
 不過她明白,為將者不能讓屬下感到自己的徬徨,那將動搖士氣。禮貌性結
束談話、下令先為俘虜止血後,她立刻接受珊答兒的統整報告。
 
 「蜜娜和其他人已成功拿下這整棟建築。除房內這兩位外,其他俘虜暫時先
 
  安置在地下窖房內。
 
  不過有幾名守兵逃了出去,我怕過不久敵援兵就會到。」
 
 真的要撤退嗎?珊答兒知道歐瑪不會下達如此指令。她們現在已深入敵境,
貿然撤退只會使團員在空曠荒野中,一個個被消滅殆盡。若其他指揮部也被攻
下,一旦控制所有將軍行動,或許事情還有很多轉圜餘地。誰都明白這是死中
求活,但卻似乎是目前所能採取最好方法。
 
 「選個俘虜放出去,傳達他們將軍正在我們保護下的訊息,要他們投降。
 
  同時要大家守好宅邸所有出入口。
 
  只要對方高層都被我們控制住,就等於勝利的到來。
 
  在那之前請大家先忍耐!」
 
 簡潔指示中,不忘點出希望。歐瑪肯定的語氣感染了部下,讓前去傳達命令
的騎士,腳步輕快起來。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