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將國內的軍隊人數,包括王宮禁衛軍在內,全面削減一半以上。
 
  這樣國家的支出,馬上會減輕三成正。」
 
 
 此話一出,座中的諸位王子立刻倒抽一口氣。
 
 要知道王宮禁衛軍內,各有其支持的王儲派系。每個王子未來會不會坐上
 
 國王寶座,首都內禁衛軍支持人數,也是個重要關鍵。
 
 若是真的裁軍,誰也不能保證會不會裁到自己派系裡的人物。
 
 
 將領們更是臉色凝重。
 
 羅慕倫雖然德高望重,可說是捷塔公國軍隊的實質領導人。但他和米洛一
 
 樣,不論自己還是軍隊內主要構成員,皆非捷塔本國人,而是外族。為了
 
 照料族人,米洛與他都更賣力。但這並不代表他們可以不用擔心,若是族
 
 人沒了工作,該如何安頓的問題。
 
 
 
 而由底下爬上來的強格,更是深知若是自己手下的軍隊,一半以上成了無
 
 業遊民,所會造成的社會問題有多大。
 
 當他還是小兵時,就看過太多沒有工作的人,在酒店裡自怨自嘆、惹事生
 
 非。更不用說處理過多少因沒工作而跑去偷拐搶騙的流浪漢了。
 
 
 
 會議室內表情唯一沒什麼改變的將領,只有歐瑪。
 
 一來是因為她年紀只有十八,二來飛馬騎士團自從元氣大傷後,一直駐紮
 
 在王都,實質上成了武裝侍女。且團員約有一半是各地富商、貴族千金小
 
 姐,被送進宮中學習禮儀作法,順便學點武藝自衛強身。
 
 她雖然武藝、能力俱佳,但也只是名義上的共主。裁不裁軍,不是無法完
 
 全掌握全騎士團的她,有能力管轄的事情。
 
 
 
 貝斯看了看在座眾人的表情後,用他沒有表情的臉孔繼續說了下去。
 
 「當然,我也深知若是突然裁軍一半,所會造成的社會問題會有多大。
 
  既然不能保持現狀,開源節流又有困難。最好的辦法,就是向外國侵略
 
  。」
 
 
 
 貝斯用冷靜的口調述說整件事情,就好像他完全沒有感情一般。
 
 但這次,不再有反對聲音出現。獨留下苦惱的臉色,還有銳利的目光。
 
 
 「那麼... 讓我們開始針對戰爭細節進行討論吧。」
 
 
 
        ◎        ◎        ◎
 
 
 會議室外,重裝騎士團的團長一臉疲憊的走了出來,他在外守候多時的副
 
 官立時迎上去,其他人的情形也是一樣。
 
 畢竟這種招集國內所有重要將領,卻又只准許最高指揮官們進去開會的情
 
 形,過去沒有發生過。要讓人不心生好奇,實在很難。
 
 
 但和所有將領手中握的密封書信一樣,每人都是三緘其口,讓其他人問不
 
 出所以然來。
 
 
 「這下有得忙囉...」
 
 雖然身心疲憊,但米洛還是不忘給美麗副官一個微笑。
 
 
 不過眾人均有一個共識,和平的日子結束了。
 
 
 時值公國歷XX年,正是春雪初溶的日子。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