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息一傳達出去,集合動作就顯得飛快。未至入夜,三千多名飛馬騎士便在
廣場上挺直站好。
 
 很難想像這些前一刻還嘰嘰喳喳不停的女子──尤其某些團員遇到許久不見
、已退下一線的前輩們,正開心敘舊著──現在歐瑪一聲令下,全做出標準軍
人姿勢。
 
 事實上,飛馬騎士團在數十年前的大戰中,還是前捷塔公爵,也就是現任國
王最引以為傲的戰力之一。
 
 珊答兒與瑟菲菈等人,一起站在廣場台階後方,看著台階上的團長。歐瑪左
手上繫著圓盾,“芬利爾”則暫時交付在同樣侍立身後的蜜娜手中。此刻的她
態度冷靜,正說明著集合緣由。
 
 「諸位捷塔引以為傲的騎士們,
 
  吾等效忠之主於今晨下達,由本團挑起吹響進擊號角、擔任進攻鄰國尹倫
 
  先鋒之責。
 
  並將於宮廷法師長法術引導下,今晚率先攻擊尹倫邊境大城凱波斯頓!」
 
 此話馬上引起一陣竊竊私語的騷動。
 
 嚴格說來,歐瑪口中的凱波斯頓不適人居。會成為邊境大城,是由於尹倫從
前於兩國關係緊張時,在詢問國內有名的隱者諾連斯,何處地理上攻守得宜後
,才擇凱波斯頓之地建城。
 
 基於軍事理由,此城規模大至可容納八、九萬人居住,飲水源自地下水層,
城內儲備可資大軍一年吃食之糧。雖大部分士兵為被強迫征發、移居至此的農
民,但人數龐大,並因地近捷塔,土地雖貧,仍非沙漠,勉強可耕,這些農民
平時在此耕作。久之也成為邊境上一個不可忽視的重鎮。
 
 此城地形雖非位於天險,但它座落捷塔往尹倫心臟地帶通路上。捷塔軍隊若
進攻,想繞路不僅曠日費時,更有被城中大軍與尹倫國內守軍前後夾攻之虞。
之後為求牽制,捷塔王才以裂土分封之名,責令飛龍騎兵團團長羅慕倫,也在
附近適當之處築城守禦。
 
 接下來針對飛龍群的威脅,隱者諾連斯對尹倫王族再三而來求教的答覆,則
是於兩城之間建立烽火台,並在凱波斯頓設置大量弩箭、投石車,才讓兩國之
間一直維持恐怖軍事平衡──打起仗來必曠日費時,雙方皆須大量消耗國力才
能分出勝負。
 
 先不談首都與目的地有數百里之遙。兵強馬壯、人數逾萬的飛龍騎兵團都不
能隨意進擊了,如今卻要僅僅三千之眾的飛馬騎士團進行這任務?這可是比當
時重裝騎士團團長米洛,率軍對抗卡洛爾王國攻擊的狀況,還要艱難數倍啊。
 
 但再怎麼不明白決策者的想法,就如同歐瑪之言,她們身為捷塔之騎士,須
遵從上意,只希望上面的真有什麼妙策就好了。
 
 
 騷動很快平息下來,大家都期待團長接下來的話,可惜歐瑪還是維持一貫態
度,話不多餘,沒有多談到是否有克敵制勝的妙招。
 
 「隊長以上者,出列接受進一步指示。
 
  其餘者於原地等候。」
 
 應訊魚貫而出的騎士們,也只是看著羊皮紙上的地圖,被一一分派作戰中負
責區域與注意要項。這時騎士們才明白,上頭真的沒有什麼奇策交代給團長,
令她們心頭一驚。
 
 『看來軍部是認真的,他們真要我們以三千兵力去硬撼凱波斯頓城!』
 
 很多人都鐵青著臉,一臉愁容。而人群中沒有太大反對聲浪出現的原因,除
了先前受過的訓練兼榮譽感發揮作用外,就是歐瑪一開口,就擔下最容易被集
中反擊、中央司令地帶的制壓任務。
 
 其他區域分派到的任務,雖然仍然困難,但與前者比起,誰都知道這中央任
務的團員,死傷率一定最高。
 
 『說不定團長已經抱著死亡的覺悟,不打算生還了呢。』
 
 沒說出口,卻想必很多人心裡如此認為。珊答兒和蜜娜,當然隨歐瑪一起參
加任務。而瑟菲菈雖不願頭功給團長搶去,她也只能選僅次於前者難度的北門
攻略。
 
 誰都看得出來她想擔負最激烈戰區的指揮任務。至於是基於自信,還是想與
團長互別苗頭,甚至或為那最不可能的選項:擔心歐瑪安危,就沒人心裡有個
準了。
 
 
 
        *        *        *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