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夜游的树先生

出處:點我

 

关于超时空要塞德尔塔的剧情,要讨论,在我看来,首先还是要从超时空要塞的系列关键词说起。

提到超时空要塞,最广为人知的关键词自然是以下几个:唱歌、战争和三角恋。可以说,这正是超时空要塞的三大支柱,因此,本次的探讨本人也就准备从这三个关键词入手。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这三个关键词在剧情中所占分量的比重,并非是平均分配,而是各有侧重。首先,超时空要塞初代中,其剧情可概括为战争背景下人类的奋斗与主角们的爱情,重点是马库罗斯和杰特拉帝人的战争以及在此背景之下主角数人的恋爱故事,歌这个元素本身是作为三角恋的一角林明美的特色,虽然同时也是马库罗斯战争的一部分,但就连对杰特拉帝人的文化冲击其本身,未沙和一条辉的吻也起了最初的冲击作用。所以唱歌虽然是这部动画的特色,但在剧情上的分量只能退居次位。

而到了7这一代中,三个元素的比重发生了调整,这一次,唱歌成为了绝对的核心,战争是为了衬托歌的地位,而恋爱这一元素,恕我看的太早,在我印象中主角巴神从来就没对米莲有什么意思,那个原始恶魔还比较有感觉。

而到了本作,歌仍然是第一比重,恋爱元素其次,战争则是成为了配角。应该说,战争的存在,仅仅在于对芙蕾雅唱歌和恋爱的影响和推动,在此作并未占据中心位置。接下来,笔者就具体分析战争这一元素在本作的表现。

在本作中,战争地位低具体体现在:敌人威胁度低、敌对意识低,以及战争规模小三个方面。

这三个方面,对比以往作品就可以看出,初代的战争,是地球人类和杰特拉帝人你死我活的求生之战;7的战争,是人类和原始恶魔的你死我活的求生之战;f的战争,是人类和虫子的你死我活的求生之战。暂且不提最后结局都是互相理解这一点,在剧情直到最后结局前,人类所面对的敌人都是可以轻易将人类灭绝的种族,而且对人类有着明确的敌对意识,战争目标就是灭族,同时在数量上,无论是杰特拉帝人还是虫子,往往占据着绝对优势,这使得主角阵营始终处在极大的压力之下。

而在本作中,敌人只是一个星球上的短命种族,数量首先就有限制,尽管质量较高,但没有风之歌的话,绝对不是人类的舰队的对手。战争规模天生就不会很大。另外,由于风之歌洗脑的设定,让战争的规模从设定上就定在了小范围的局部战斗。其次,战争动机上,是为了从人类这里为当年的次元弹事件找一个说法,并不是什么你死我活的生存斗争,就算鱼星国王,都打的是打赢一仗后就和平谈判的打算,没有半点搞种族灭绝的想法,因此,在取得了初步的战争优势之后,鱼星上还狂热着想要打仗的人除了几个年轻人之外,已没有多少。更何况人类这边还有同族的芙蕾雅,自己上至骑士下至小兵又不少都是女武神的粉,敌对意识可谓是降到了最低。

此外,鱼星克敌制胜的两大法宝:白骑士和星之歌,也并未能起到无解的压力的程度。在故事前半,白骑士强大的战力确实是笼罩在主角方头上的阴影,这种压力的存在使得每一次的战斗都充满了紧迫感,梅萨在共鸣模式下仍然被白骑士击败的情节让主角方的压力空前强大。但是,在故事十三集芙蕾雅唱响《仅此一次的恋爱》,疾风进入共鸣吊打了白骑士之后,白骑士的战力就不再无解,也没有人会再认为他能提供多少的威胁。

在这种状况下,编剧引入了星之歌。能够联通全宇宙意识的星之歌单看设定确实强大,但却有着先天的不足:即必须要被控制的美云来唱。古往今来,所有动画被洗脑的角色大部分结果都被救了出来,这已是成为了一种故事构建的模式,任何看过一些动画玩过一些游戏的人都知道这点。因此美云被救出来这必然是定局,因此星之歌只会让人感叹真厉害,却绝不会让人感觉对主角方有什么威胁。

可见,在编剧的刻意设定下,本作中人类方并没有多少的生存压力,这样的好处是留出了大量篇幅来处理芙蕾雅和疾风之间的感情发展,但问题就是在最后结局之时,战争的胜利并不会给人带来多少的轻松感,观众的注意力仍然在主角三人的恋爱之上。

那么,在抹去了过往作品中战争的压力后,编剧到底想用战争这一元素来达到什么目的呢?其实很简单,就是正如上文所述,影响和推动主角三人的恋爱。

在过往的无数文学作品中,战争和恋爱两者联系起来是常有的,战争所带来的朝不保夕的危机感和恋爱所追求的长久相处的永恒感一直是一对难以调和的矛盾,而故事正是在这种矛盾中才能产生。而要在这两者之间加进去唱歌这个元素,就必须有着精巧的设定才可,而本作在这个设定上,笔者认为是非常不错的。

在本作中,联系了这三者的设定,正是所谓的“共鸣”,或者说“狂躁症”,其内在都是一样的,即歌声激活了人体内的fold细菌,从而大幅强化了人对外界信息的接受和处理。这种强化在人体承受范围内是共鸣,超出了范围就成了狂躁症。

这个设定非常有趣。首先我们从共鸣开始看。在本作中,芙蕾雅是歌手,疾风是飞行员、机师,这是两个几杆子打不到一块的职业。初代把他们联系起来的,是靠着最开始的偶遇,也就是所谓的“败犬抓”,还有之后在封闭区域内的共同生活。但是,这两者之间的生活交集可谓是零。机师要去训练打仗,歌手要去训练演出,两者之间既很难有什么共同语言,也很难有什么相处的事件。事实上,在初代中,一条辉和林明美就是因为这样的客观原因而渐行渐远,直至最终分开。

而在本作中,又一次再现了这个困境,但这一次,编剧用“共鸣”这个设定以及女武神护卫的身份巧妙地把二者联系到了一起。因为是护卫,所以疾风和芙蕾雅能一直共存在同一个战场,不至于离对方的世界太远。更是因为共鸣,疾风的状况让芙蕾雅能够更投入感情地唱歌,而芙蕾雅也大幅提升了疾风的战斗能力,直接参与到了疾风的战斗中,两者之间形成了一个正循环。芙蕾雅因为心里有了疾风,才唱出了饱含感情的我们的战场和仅此一次的恋爱,疾风也因为这两首歌感受到了飞行的乐趣,由此,两人关系才不断升温,也让歌声成为了恋爱最直白的展现。

而同时,又由于狂躁症的存在,女武神作为能够压制狂躁症的仅有人选,就必须一直在战场的第一线,在战场上唱歌。这一点就又巧妙地把唱歌和战争紧密联系在了一起。而且,正是因为战场上的紧张局势,才让芙蕾雅能够在心系疾风的情况下试图用仅此一次的恋爱的歌声来传达感情,从而连上了战争与恋爱这两个元素。不过,正如上文所述,此处的战争,更多的是成为了二人恋爱的催化剂。值得注意的是,就算在最后一集,两人的告白也是在战场上,利用精神网络完成的,并借此一举扭转了战场局势。可见,战争对恋爱的促进作用相当明显。

然而,随着两人之间的共鸣逐渐加深,疾风的情况开始向狂躁症的方向发展,而且直接原因就是芙蕾雅的歌声。此时,共鸣反而成为了两人之间恋情的阻碍。芙蕾雅因为自己的歌声会严重影响到疾风,开始对唱歌这件事本身产生怀疑,这不单影响到作为女武神的活动,也开始对二者之间的关系造成了不良影响。

故事到这里我们可以看出,芙蕾雅的恋爱正遵循了叙事的一个很经典的模式,即波浪型的发展模式。一个故事必须要有起伏,看起来才有乐趣,因此事件的状况直到结局之前,都必须要在好——不好——好之间来回震荡。具体到本作中,芙蕾雅的爱情也必须要符合这一模式,因此,在生日回疾风碰到芙蕾雅的lun,两人感情发展至最高时,接下来就必然要一路走低。否则不单是接下来没什么可演的了,一个一路顺畅的恋爱故事也是非常无聊的。

继续接上文,疾风和芙蕾雅之间因为狂躁症而使得感情陷入僵局,芙蕾雅更是因为这个原因陷入了失声的困境。这个时候正是故事的谷底,接下来所需要的,就是一个具有足够冲击性的事件来重新唤起芙蕾雅的热情,同时解决狂躁症的发作。

然而,本作的问题也就出在了此处。在这个从谷底到谷峰的上扬期,芙蕾雅重新开始唱歌,以及狂躁症的解决,这是两件互相关联的事件,这两件事情的解决应该是在同一时间以同一件事完成的。但在本作中,芙蕾雅开始唱歌是被美云打了一巴掌,醒觉了自己作为女武神的责任,才重新开口。而疾风的狂躁症则是因为米拉吉的舍身一扑,让他依靠自身强行压了下去。本应相互联系的两件事,却因为各自独立的事件而解决,大大影响了剧情的连贯与畅快。更何况,狂躁症其实并未解决,在最后潜入鱼星的时候,芙蕾雅唱歌疾风还有不良反应,然而到了最终决战,又一点反应都没有了,更是连米拉吉都突然进入了共鸣模式。可以说,这个问题几乎就是被编剧给混了过去,这一点导致了后期剧情并未有一个爆发性的上扬,而是呈现一个缓慢的抬头,很是影响了观感。直到最后的告白,才有了一个期待已久的爆发。

自然,本作作为突破性的以音乐组合为特色的一部作品,唱歌并非是芙蕾雅一个人的事情,而是对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意义。对芙蕾雅的意义我们在下文人物分析中详细解说,这里暂且略过,且先对女武神的其他人做一探讨。

对于玛基娜和蕾娜来说,这两个人可谓是绝对的配角,作品中并未有详细的描述,所了解的是这两人以欢喜冤家开局,后来顺理成章的如何如何,算是标准的扁形人物,由回忆女武神成立那一集的最后,感觉唱歌对于这两人来说,应该是能与重要的人相遇的媒介吧。

对于女武神的队长要姐,作品中作为前辈组占据了一定的篇幅。唱歌对于她而言,除了培养新人的愉悦外,还有着拯救他人的意义在内。这一点尤其是在见到梅萨之后更为明显。某种意义上,她是最接近女武神成立初衷的人物,也是阐释了歌曲“在绝望中带给人希望”这一层意义的人物,“歌是生命”这一登场词正是她最贴切的写照。

在初代中,唱歌之所以能登上作品舞台,就是为了慰藉飞船上远离地球的这些人们的不安的情绪。而就笔者个人来讲,F这一代中,记忆最深的也正是雪莉露在和民众一同困在地下危险万分时,唱响钻石裂痕的场景。而在本作中,在宇宙漂流电力不足的那一集,女武神登场唱出neo stream,同样是安抚了陷入绝望的人民。可见,歌曲的这一功用,可谓是超时空要塞系列的一个传承。而继承了这一传统的要姐,其人物形象也是一个无私奉献的队长形象。

另外,作为本作的另一对三角,编剧有意将要姐、梅萨、队长之间的感情模糊化处理。这种含蓄化的感情,倒相当适合这三个偏向内敛的人物的性格,可谓是对人物形象的一大丰富。

最后对于美云来说,作为被复活的星之歌者,对待歌的态度某种程度上是最纯粹的,就是单纯的为唱歌而生。在最后一集,被芙蕾雅用当初她向芙蕾雅提出的问题反问之后,她的态度有所改变,成为了“要和女武神的大家一起歌唱”,也算是在世间有了除了唱歌之外的牵绊。

总体来说,本作在这几个配角的描绘上还是颇为上心的,几个角色虽然着墨不多,但人物形象倒是都有一个明确的形象。尽管都是突出一个重点的扁形人物,但作为配角,本身也不需要太多的侧面,这几个的塑造,还算是成功的。

以上是对本作的三大要素的简要探讨,接下来,笔者将对人物的塑造做一讨论。

由于在纵观全局后,芙蕾雅的位置显然占据了整个作品的中心,这一点,在最后一集主角三人向着星之神殿冲锋的那段非常直白地展示出来了,因此,人物分析笔者也就准备从芙蕾雅开始着手。

要说芙蕾雅,第一个问题:芙蕾雅的人生追求是什么?

其实在第四集,美云问了她一个同样的问题:你是为何而唱?换句话说,就是你唱歌是为了得到什么?当时,芙蕾雅并没有给出一个明确的回答。紧接着,就是鱼星对统合宣战,当小王子向芙蕾雅再度提出这个问题时,芙蕾雅对这个问题给出了一个答案:我在唱歌的时候非常愉快,希望能把这种心情传递给他人,从而停止战争。这个回答是在战争的背景下作出的,那么如果没有战争这个外部因素,追寻更本源的唱歌动机的话,又该是如何呢?

在第四集,芙蕾雅谈到自己开始唱歌的契机,正是因为得到了得到了那台播放器,感受到唱歌的魅力之后,萌发了想要像这些歌手一样,将歌曲的魅力传达出去的想法,因此才拼尽全力进了女武神。可见,芙蕾雅唱歌的最原始动力,正是这个回答的前半部分,即:我因为能感受到愉快的心情而唱,希望能将这种心情传递出去。换句话说,就是为了自己的兴趣而唱。

其实,在第一集,芙蕾雅自己就已经点出了她自己最看重的两个方面,也就是她向疾风提出的问题:你有兴趣和爱情吗?芙蕾雅的兴趣自不必说是唱歌,是她第一个追求的东西。为了这个,也为了达成上文所述的心愿,她才从鱼星不远万里偷跑出来,就是为了加入女武神。而追求的第二点,自然就是“爱情”了。

作为对这个想法的映照,在最后一集芙蕾雅向美云飞去,将“你为何而唱”这个问题反问美云之前,芙蕾雅对自己的感想做了一番总结,即“我在女武神里唱歌,找到了喜欢的人,rune充满着活着的感觉。”可见,正是达成了这两件事,芙蕾雅才真切地感觉到自己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有了爱情,有了感兴趣的事业,即使因为唱歌而使得自己本就不多的寿命再一步缩短,芙蕾雅仍然感觉到自己的生命是充实的。这两样心愿的达成让她能够再一次精神百倍地喊出自己的开场词“歌是活力”。在这里,芙蕾雅一扫之前的阴霾,再一次回到了故事一开始那个向着目标一直线的元气少女。

接下来,我们提出第二个问题:芙蕾雅是个怎样的人?

一开始的芙蕾雅,是个非常单纯的,抱持着懵懵懂懂的上文所述的人生目标,为了唱歌拼尽全力,热血一上头就能无视危险冲进战场的人,信奉着“人生三十年,与其去想,不如去做”的信条,充满着行动力的少女。但是,这种单纯,自然不可能让她真的一直这么持续下去,真的一直什么都不想就埋头往前冲。于是,编剧便设置了重重障碍,来让芙蕾雅这名少女在跨越障碍中得以成长。

第一个障碍,是女武神的基本要求:能在战场中央压住恐惧,继续放声歌唱。

在第一集有一个值得注意的一点:在芙蕾雅听到境界线冲出去之后,一头撞见了一台正暴走的萝卜。在面对萝卜的攻击时,芙蕾雅很是被吓着了。可见,这才是芙蕾雅第一次认识到战场上的危险,这时候她还会因为害怕而停止唱歌。随后在第二集的选拔会中,面对伪装爆发狂躁症的人,即便面临着被袭击的情况仍然开口歌唱,这个时候,芙蕾雅已是初步克服了恐惧。

决定性的一刻是在第八集,当自己的歌被否定之后,芙蕾雅决心证明她唱出的歌是一定可以传达给他人。这一次,面对敌方的扫射,芙蕾雅不退不避,迎面而上,唱出了饱含深情的GIRAFFE BLUES。这一幕之后,芙蕾雅已不再对战场有所恐惧,成功越过了这一层障碍。因此,十三集芙蕾雅看着被白骑士追着打的疾风,无惧危险从舞台上一跃而出冲向战场中心,自然是水到渠成之事。

 

第二个障碍,是对芙蕾雅本身唱歌意义的否定。

这个否定分两层,第一层,是芙蕾雅面对的,自己要与自己国家的人战斗的事。

正如上文所述,芙蕾雅的信条是“与其去想,不如去做”。于是,编剧便利用接连发生的种种事件,强迫芙蕾雅去思考行动的意义。战争即是第一个事件。在此事件中,面对同胞们“叛徒”的指控,没有对自己行为的足够的信念自然是不行的,这也正是第八集白骑士等人对芙蕾雅的指责。而这一层面的解决,正是对上文所述的对自身源动力的认可,用GIRAFFE BLUES来树立和证明了自己的信念。正是因为有了这个源动力,才不单促使她克服了对死亡的恐惧,同样也坚定了要用歌声停止战争的愿望,不再因敌人是本国人而烦恼。

可见,在第八集,编剧利用芙蕾雅独唱的GIRAFFE BLUES同时解决了芙蕾雅的两个障碍。而这两个障碍,正是八集前芙蕾雅所面临的绝大部分的困难,从第四集最后到第八集的压抑可谓一扫而空,是非常漂亮的一个暂时性的收尾。

而否定的第二层,是芙蕾雅发现,自己的歌会对自己所喜欢的人造成伤害的事。

如上文,这个障碍发生在生日回之后,十七集有了伏笔,十八集正式引爆,此时正是芙蕾雅的感情达到全剧的第一个高峰之时,因此这个障碍也自然是前所未有的难以跨越。如上文所述,唱歌和恋爱是芙蕾雅人生的两大追求,但现在这两件事却发生了几乎不可调和的冲突,这个打击使得她一度失声。使她跨越这个障碍的,是22集美云打的一巴掌。当然,打是其次,此时的意义,就像美云打完接下来那个女武神的手势所表示的那样,还是为了提醒芙蕾雅她们作为女武神的身份。而芙蕾雅也在这里选择了以女武神的责任为先,优先以停止战争为目的。

在此处,芙蕾雅跨越障碍,是以放弃恋爱一方,以唱歌为优先的方式来解决的。而疾风的狂躁症却暂时搁置。其实也不应该说暂时搁置,最大的发作被米拉吉的舍身一扑给压制住了,随后的剧情中都是以疾风的勉力压制来表现的。可见,正如第一部分所讨论的,这个问题并未完全解决,而是一直拖着。这样一来,这个障碍跨越的并不完美,始终有狂躁症这个阴云笼罩在剧情上,导致再往后的剧情一直都较为阴沉。

自然,到了故事最后四分之一,各种过去的事件爆出,整体氛围确实一直处在低沉当中。由此看来,狂躁症这个问题很有可能是编剧刻意留了下来,以待后续解决。然而,直到结局,这个事情却始终未能解决,甚至在结局时完全没有了狂躁症的影子,实在是在剧情上的失误。

但总而言之,22集之后,这个障碍并未再对芙蕾雅的行动有所妨碍,我们依旧可视其被跨越了过去。那么此时回过头来,可以发现跨越了这个障碍的芙蕾雅再一次明晰了本心,肯定了其本身唱歌的意义和动力,肯定了自身的道路。那么,此时的芙蕾雅还剩最后一重障碍,就是恋爱问题。

故事一开始的芙蕾雅只是一个单纯的女孩,只为了能给别人唱歌这一个目标埋头前冲。但是在遇到了疾风之后,情窦初开,一颗心思就挂在了疾风身上。就才第三集的时候,唱出的我们的战场就已经充满了甜蜜的小女生味道。随后,和疾风的感情不断加深,直到疾风的狂躁症爆发。

狂躁症的出现,芙蕾雅又选择了以唱歌为先的道路,再加上被别人指出的自己和疾风的寿命差距,和疾风的感情便一直模模糊糊地拖了下去,这个时候的芙蕾雅被小王子评价为“隐藏在乌云中的太阳”,这个乌云自然是这未能明晰的感情,从而使芙蕾雅的情绪一直不高。

然而,这个障碍的跨越,却并非是芙蕾雅自己,而是由米拉吉和疾风用力推了过去。在最后的精神网络中,疾风和米拉吉的告白,一个让芙蕾雅彻底安下了心,一个在背后狠狠地推了一把,让芙蕾雅终于能跨过寿命的顾虑,肯定了自己的感情,终于从乌云中彻底钻了出来。

事实上,细究此处,不论是寿命的顾虑,还是狂躁症的影响,最后的解决点,依然还是肯定本心。正是肯定了芙蕾雅自己喜欢疾风的本心,才能再一次唱出仅此一次的恋爱,将疾风和其他人拉出了精神网络。

综上,在跨越了这三重障碍之后,芙蕾雅肯定了自己的本心,肯定了自己对于唱歌(兴趣)和恋爱(疾风)的追求。明晰本心,再结合芙蕾雅行动力高的本性,芙蕾雅又再次变回了故事一开头那个能为所追求之事拼上性命的女孩。但此时的芙蕾雅已不再是一开始懵懵懂懂的样子,而是在经过仔细思考和挣扎之后,明确道路,坚定本性,返璞回真后的形象。正可谓是一个螺旋形的上升,看似回到了原点,其实并不是如此。

芙蕾雅的讨论且到此为止,以下我们可以讨论一下三角的另外两极:疾风和米拉吉

事实上,相较于编剧对于芙蕾雅精心的描写与塑造,这两个人的描写确实简单了许多。值得一提的是,这三角其实塑造的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即对本心的追求。

首先是疾风。在本作的宣传上,称本作为清爽的三角,这一点也确实是主要落在了疾风身上。疾风一开始就是个浪荡公子的形象。由于没有想干的事,于是在宇宙中四处游荡寻找自己的兴趣,结果偶然遇到了芙蕾雅。在被芙蕾雅单纯直率,为梦想不惜一切的性格打动之后,在看完了整作的我们看来,一颗心就一直吊在了芙蕾雅身上从未变过,就连飞行也是和芙蕾雅在一起才能飞的好。就算被鱼星的人指出你和芙蕾雅的寿命差距太大不会有什么好结果,也毫不犹豫地反驳说正因如此才要保证此时的愉快。就算自己被芙蕾雅的歌声引发了狂躁症要死了,也毫不犹豫的以芙蕾雅的事情为先,让芙蕾雅不要管他,坚持唱下去。

可见,疾风的本心就是要和芙蕾雅在一起,万事以芙蕾雅为先。在坚持自己的本心上,疾风可以说是做的最好的。正因为明晰了自己的本心,才在遇到各类事件之后都能很快地调整过来,没有多少纠结。

而对于米拉吉,本作中对于米拉吉的描写不仅篇幅较少,更是经常用短暂的镜头来暗示她的心情,描写不得不说较为晦涩。其本身情节其实也比较简单,她由于被家族盛名所累,对自己要求过于死板,在被人生态度随心所欲的疾风击败后逐渐就被其吸引,但因为本身过于认真的性格所影响,对于疾风的态度一直趋于被动,只在看不过芙蕾雅和疾风因为狂躁症而唱不唱歌而纠结以及疾风狂躁症发作时主动挺身而出,采取的行为也是以撮合两人为主。毕竟以她那种性格,肯去主动追求实在是难以想象。直到最后一集,米拉吉回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登上飞机时的兴奋,终于藉此找回了自己喜爱飞行的本心。最后以自己的告白推动芙蕾雅回应了疾风的告白为结束。

在米拉吉的描绘中,有两个旁观的镜头非常值得一提。一个是芙蕾雅生日回,米拉吉在旁观二人打雪仗时流泪。一个是最后一集,看着二人在天上飞过时笑着流泪。这两个镜头非常好地展现出了她在本剧中的定位。确实,喜欢上了一个一心都在另一个人身上的男人,自己又不是那种会去争取的性格,确实是比较令人心疼的。

总的来说,米拉吉的表现也离不开“本心”二字。无论是小时候喜爱飞行的本心,还是自己对疾风的本心。如果说芙蕾雅是“明晰肯定”本心,疾风是“坚持”本心的话,米拉吉就是“再忆”本心。是三个互相联系又有所不同的方面。

最后一个部分,我们来讨论一下关于每集的剧情分布和功能性用途。

正如从小圆之后经常提到的三集定律那样,日本动画的节奏安排其实都是有着一个大概的模式的。本文就在此试图探讨一下本作的故事模式。

正所谓先声夺人,本作的第一集可谓是完美地做到了这一点,芙蕾雅和女武神的出场,加上最后的境界线和疾风登机,吸引眼球这一点完成的非常好。

第二集选拔赛,顺理成章的过渡回,再一次点出女武神的性质。

第三集训练,二人第一次心意联通,我们的战场惊艳登场。在过渡回的平淡后再一次的高潮。

这三回,是角色们的登场和初步的介绍,是整个故事的开端。

第四集第一次登台,向芙蕾雅提出“你为何而唱”,鱼星宣战,剧情正式开始。

第五集解决芙蕾雅因为鱼星宣战而遇到的困难。

第六集第一次正式打仗,再一次提出“为何而唱”的问题,进一步拷问芙蕾雅的本心

第七、八集潜入,第三次拷问本心,芙蕾雅作出回答,阴霾一扫而空,二人第一次共鸣

这五集,是故事的第二个小段落,介绍各方动机情况,明确芙蕾雅本心,加深人物感情。

第九、十、十一集,梅萨和要姐的主场,这是本作第三个小段落,丰富梅萨、要姐、白骑士等配角的形象,强化白骑士的压迫力,让疾风坚定意志。

第十二、十三集,鱼星的第一次进攻,疾风击败白骑士,再次一扫阴霾,芙蕾雅和疾风的关系进一步加深。这是本作第四个小段落,作为故事前半段的结束,两集的战争前半部分展现了鱼星的实力,后半部分让疾风击败了一直以来最大的威胁,解除了自梅萨战死之后笼罩在众人头上的压力。

以上即是本作前半部分的剧情梗概。由此可见,前半部分一共分作四个小段,每段不仅篇幅短小,又有着共同的主题,其中每集的情节安排也比较紧凑,几乎每集都有着亮点,更是每隔两三集就能有一次高潮出现,前后剧情衔接也十分紧密。然而到了故事的后半段,整个故事的节奏立刻就放缓了许多

第十四集修理电缆,疾风和米拉吉为主的故事。

第十五集小王子登基,鱼星准备战争再开,疾风父亲的故事开始。

第十六集芙蕾雅的生日,给疾风狂躁症留下伏笔

以上三集,是中段大战之后的过渡回,剧情较平淡且独立,值得一提的是第十六集,明确了三人的心意,几乎就差最后的临门一脚了。感情线也是从这里急转直下。

第十七集准备再次潜入,大量live,继续给狂躁症伏笔,疾风的父亲的情节继续

第十八集潜入,美云觉醒星之歌者的记忆,芙蕾雅和疾风暴走,狂躁症开始。

这两集是再一次的潜入回,事实上第十七集用了很多歌来凑时间,但十八集前半段和卡西姆的谈话到后半段的突变,却安排的非常紧凑。

第十九集回顾历史,重新讲了过去几代超时空要塞的歌手们。

第二十集一方面芙蕾雅和疾风继续纠结,一方面女武神在调查美云的事

第二十一集回顾女武神的成立和与美云的相遇

这三集继续是过渡回,主要内容是回顾过去的几段情节,补充完善女武神个人的形象,表明美云的身份

第二十二集强袭亚尔夫海姆,疾风狂暴后被米拉吉解除,芙蕾雅重新开始唱歌

第二十三集众人在鱼星,主角三人被捕并被带去看了次元兵器的痕迹,美云被抓

第二十四集鱼星审判,众人试图用唱歌摧毁遗迹,无果后撤退。美云的星之歌者身份被唤醒

这三集是第三次的潜入情节。虽然战前的演讲让笔者以为这将是持续五集的大决战,结果却是又一次的无功而返,还赔了夫人又折兵。纵观全局,这一小节在对剧情上,除了芙蕾雅重新开始唱歌以及美云被抓外,几乎没有多少贡献。

第二十五集战前明志,疾风的父亲解开谜团,疾风和芙蕾雅的感情进一步加深

第二十六集决战

最后两集自然是本作的结局部分。一集文戏用来明志和铺垫,一集武戏用来渲染高潮,这也算是常见的组合。平心而论,如果忽略掉未填的几个坑,最后一集的开局突袭——鱼星反击——拯救美云的三段节奏还是不错的。主角三人的告白以及与画面完美配合的歌曲将场面确实烘托的非常热烈。但是,作为一部作品的结局,未能完美地解决之前的一切问题,就并不能算一个成功的结局。如果未来有剧场版的话,笔者个人认为,把结局放在剧场版里的这种行为实在是比较糟糕。在看完TV版之后隔了不知多久再去看剧场版,除非剧场版的制作十分优秀,要不然想要唤回在看TV版时的感情,实在是十分困难。

以上即是本作后半段的剧情梗概。由此可清晰地看出,相较于前半段连贯的剧情,后半段足足用了六集的过渡回来完善和补充设定,而在人物的感情进展上却陷入了停滞,这使得后半部的节奏明显地慢了下来。尤其在十八集的突变之后,紧接着却是整整三集的过渡,尤其是两集的回忆让本来第十八集的剧情有了一种高高抬起却轻轻放下的虚不受力感,本来应当是相当紧迫的剧情,却硬生生地拖了三集,才在二十二集出现实质性进展。这并不是说回忆的剧情是不需要的,对过去的回忆可以有效地丰富人物的感情描写,增加人物感染力。但因此而使得之前剧情的紧迫感荡然无存,这就比较失败了。总体来说,相比较前半段一波一波的剧情高潮,后半段除了十六、十八、二十六的三集剧情较有波动外,其余的都过于舒缓,完全不能连续地调动起观众的情绪。更何况,一部作品应该是越到后面剧情越紧迫越抓人心弦才对,本作却是反之而行。

记得有一个采访,说这部动画是在剧本写到第四集的时候才知道长度是两季而非一季,现在看起来,确实很有可能是将原本13集的剧本强行拉长后成为了现在这样。但尽管如此,剧本仍然在很多地方都没能照应到。比方说反统合商人的“歌声是武器”的理论,直到最后都没有一个人掷地有声地去反驳,比方之前提到很多次的疾风的狂躁症,比方为何可曾记得爱这一首情歌会是让全银河思想统合的星之歌,还有疾风的英格尔曼舞蹈到后来就再没见到了,比方为什么鱼星人唱歌连寿命都要掉。虽然最后这一个大概也能明白,但有一个统一的说法显然要完善的多。

以上就是笔者对超时空要塞德尔塔做的一些粗浅的分析和讨论,由于笔者从第一集就成为了坚定的鱼党的缘故,分析时不可避免的对芙蕾雅有众多偏爱,还请其他几党的人见谅。在笔者看来,这部动画可谓是河森用女团这一最新元素对超时空要塞这个传统题材的一次突破。当然,类似的作品河森早已做过,就是好几年前的AKB0048两部,这一次应该有着更成熟的表现,但可惜的是在作品的后半段没能保持着前半段的水准。但尽管如此,就凭着它的前半部分,这部作品也应该有一个良的评价,而再不管如何,至少本作还是一个完整的芙蕾雅和疾风的爱情故事。

 

 

 

    文章標籤

    マクロスΔ 超時空要塞Δ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