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源》通关有一段时间了,但游戏表面上交代给玩家的剧情内容其实非常少——连剧情CG都很节省。
游戏以维多利亚时代为背景(主要体现在服装和建筑上),结合克苏鲁神话的一些设定,其实是制作方有意为我们构筑了一个非常隐晦的世界。
但游戏发售这么久了,论坛里却很少有人讨论本作的剧情,实在觉得很浪费。
于是楼主整理出一份自己理解的剧情梗概和游戏设定。一家之言,权当抛砖引玉。

由于游戏中实际剧情内容少之又少,很多都是在物品描述甚至奖杯描述中体现的,因此以下文字有部分内容为笔者本人脑补,绝不代表官方设定。欢迎讨论~

以下文字已经过繁体中文、简体中文和英文三版本对照以确保准确性。
下文以繁体中文为主。

不推荐简体中文进行游戏,可以明显看出机翻痕迹,比看英文还吃力……
游戏由于是FS制作的,原文应为日文。笔者是港版的中英文合版,因此没办法对照日文、美版英文和英版英文,见谅。
另,游戏的美版英文与英版英文翻译也有所不同。感谢 @安承男 补充。

高度剧透,推荐未通关的玩家谨慎阅读。

========================================

【设定】

维多利亚时代
指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在位统治的时代(1837-1901),为不列颠帝国的巅峰时期。由于蒸汽船的发明,使世界贸易变得前所未有的便捷;印刷术的推广也让文学和艺术有了空前的繁荣。有关经济贸易和殖民相关内容与游戏无关,这里不做过多描述。此时期的建筑风格由哥特式开始,发展到文艺复兴式、都铎式、意大利风格等多种文化混合,游戏中随处可见高耸入云的尖顶教堂、屋檐繁复的装饰以及室内的螺旋状楼梯是此时期的代表风格。由于新材料和新技术的发展,浮雕和家具的装饰品也变得越来越丰富。服饰方面,其实《教团1886》体现更多,尤其是女性角色伊格莱茵的蕾丝装饰。在本作中的体现更多的则是通过立领、反折袖口、多层次服装等方式,女性方面苏美鲁女王的人设也是很好的代表。

游戏中的维多利亚风格建筑

克苏鲁神话
本作中很多细节设定都体现了克苏鲁神话的一些特性。该体系是以洛夫克拉夫特(Lovecraft)的小说《克苏鲁神话》为基础,加上无数爱好者的共同创作所构建的一个虚拟的神话世界。该设定中的核心概念之一便是:人类的知识其实极为有限,而通常对神秘现象和未知世界的探索都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游戏中“灵视/Insight”值的设定很好的体现了这一点:灵视高了之后会看到平时看不见的生物,以及游戏的难度会增加,怪物技能会变丰富。另一方面,克苏鲁神话中有着“外神/ Other Gods”“旧支配者/Great Old Ones”和“古神/ Elder Gods”的概念。外神通常指宇宙外的超出人类理解的存在,如本作中的宇宙之女;而旧支配者有着人类直视便会使之疯狂的能力,会有神秘团体对之疯狂崇拜,本作中的巨型大脑应该有参考这一设定;而古神则是旧支配者和外神的对立,偶尔也会帮助人类,如愚笨蜘蛛罗姆。克苏鲁神话认为,通过梦境可以成为脱离肉身的独立精神存在,从而获得与上级神祇的沟通与智慧,在游戏中的体现如噩梦边缘、以及结局出现的月神。顺便提一句,英文版中的“古神祇”原名为“Great One”。这里不对克苏鲁神话做过多解读,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相关书籍,很多中文版在国内已经发行。

《克苏鲁神话》的中文版本

========================================

【主线】

人类的视角:
故事发生在古老城市雅南周边。这座城市以“血疗”这一传统而闻名,吸引了诸多周边地区的人们。所谓“血疗”即是通过注射血液来治愈疾病。而血液的来源,是苏美鲁遗迹中发现的古神祇。古神并没有完全死亡,其思想和梦境通过血液的交换到达了接受血疗人们的脑中,逐渐占据和同步了人们的思维,陷入“梦境”,该梦境为现实中雅南的镜像。而梦境中与古神同步率较高的人们发生了兽化(如圣职人员野兽),普通人则多数躲在屋子中不敢外出。因此,诞生了一批被称为“猎人”的职业,他们的使命,就是潜入梦境,杀死(解脱)那些兽化的人们。在此过程中,部分猎人也无法抵御古神的诱惑(灵视过高),陷入疯狂。此时一名异乡猎人(玩家)来到雅南,接受血疗,完成了被赋予的使命(终结梦魇)。此时作为引领者(也是第一猎人)的格尔曼给与玩家结束梦境的建议,进入结局分支。结局这里后面单独解读。

“猎人”

古神祇的视角:
古神都会失去神子,并渴望着他们的代替品(脐带的描述文字)。因此需要在人类之中选取代理人,通过给予其智慧的方式进而操控迷惑人类使之成为代理(或转生)。而无知的人类为了获取无尽的智慧不择手段的与古神取得联系,其中一部分人意识到危险而止步(威廉大师及其追随者),另一部分人则继续追求疯狂的智慧(劳伦斯、曼西斯等人)。

【组织】

以上只是对主线剧情的简单概括。在人们接受“血疗”的过程中,有很多人已经发现自己正在接近古神的智慧,为达成这一目标,人们成立了各种组织,通过不同的手段来获取与古神的联系。
接下来整理一下游戏内出现的各种组织、势力。

拜尔金沃斯学院
雅南地区的学术研究机构,由威廉大师领导,位于森林深处的海边。是最早发现圣杯迷宫和古神的组织。所有与古神有关的研究均是从该组织开始的,可以理解为《血源》故事的起源。在威廉大师的带领下,拜尔金沃斯学院的成员们对古神进行了研究,同时也让大部分成员陷入疯狂。因此威廉大师决定终止相关研究,而将秘密隐藏于大海。

拜尔金沃斯学院观月台

治愈教会
源自拜尔金沃斯学派的后续分支组织,因此服装仍带有当时学院制服的特点。该组织违背了威廉大师的旨意,并不关注于学术研究,而是通过对古神采血,发明了血疗技术,并在雅南地区施行推广。这一行为导致了雅南地区成为了瘟疫之源。身着黑色教会服装的成员通常是初级医生,为防治祸患而将一切潜在病患根除,此举使雅南的人们将其视为疯狂的存在。而身着白色服装的成员阶级高于黑衣人,倾向于亲自接触疾病而进行研究。教会的目的是通过血疗的方式进入古神的梦境,并获得古神的智慧。

圣歌团
教会高阶人员成立的组织,接续这拜尔金沃斯的研究工作,后与教会完全分裂。与遗留的古神一起研究苍穹,主张通过召唤仪式与神祇进行交流(孤儿院二楼的奇怪姿势尸体,以及在其身上取得的“取得联系”动作可以推断出圣歌团是要与宇宙外神取得联系,参考复活节岛神像传说)。圣歌团成员在苏美鲁迷宫中发现了伊兹大金杯,并通过仪式成功的召唤了宇宙之女伊碧塔丝。大金杯伊兹(Isz)的名字应该出自克苏鲁神话中的伟大种族伊斯(Yith)。

圣歌团孤儿院学到的动作“取得联系”

曼西斯教派
以未见之村亚哈革为据点的团体。主张通过自己方式复活甚至制造神祇。会在各地派出成员(背麻袋的敌人)捕获村民,进行惨无人道的活体实验。重生古神祇便是该团体的造物——一只由无数尸体构成的古神。其领袖曼西斯通过自身潜入古神梦境而获取了很多非人类的上层知识,在梦境中占有一席之地。资料表明曼西斯本人已经不复存在,但其神秘的计划(复活古神)仍在执行之中。

被曼西斯教派复活的古神祇

猎人
亲自接受血疗,进入梦境,猎杀和清洗陷入沉睡中兽化人们的教会旗下组织。由第一猎人杰尔曼创立。该组织成员通常是神职人员,如路德维希便是首批猎人之一。终结梦魇,完成使命的猎人会由杰尔曼通过在梦境中死亡的方式来解除梦境,进入另一个梦境继续执行任务(第一结局)。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有些猎人会因沉醉于猎杀而失去心智,进而兽化(如神父)。在游戏中没有疯狂、可以进行交流的猎人除了玩家本人外只有三位:爱琳(乌鸦女)、酋拉(机枪男)以及杰尔曼(第一猎人)。

善良金杯教会
守护苏美鲁金杯的团体,活动于旧雅南。

工厂
为猎人们制造各类诡兵器的组织。猎人们持有的武器多数是由该机构研发完成。

工厂诡兵器

血族
誓约组织之一,隐居于该隐赫斯特城堡。从名字即可看出他们是该隐后裔,该隐即是初代吸血鬼。组织的目的是猎杀劣血种(指普通人类),以及寻找污秽之血携带者,使女王产下血之子。有关血之子在游戏的物品“血污”中被指出为:下一个污秽之血族的继承者。血族女王隐匿于城堡顶层,只有戴有王冠的人才能看破幻象,得以觐见。

处刑人
誓约组织之一,原由洛格力斯所领导的刀斧手。处刑人立志于不断执行善行,发誓不计代价消灭血族。洛格力斯大师曾带领刀斧手们攻下了该隐赫斯特城堡,但却发现血族女王无法彻底消灭(会经由宇宙之女身后的雕像复活)。因此洛格力斯摘下了黄金头盔,亲自戴上幻象王冠,永久守卫在该隐赫斯特城堡顶层,阻止后人与血族女王接触。游戏中的金发骑士或许是该组织所剩唯一成员。

猎人狩猎者
誓约组织之一,代代相传的异乡组织,且仅将誓约传授与异乡人。该组织的目的是猎杀那些已经在梦境中陷入疯狂的猎人。游戏中的乌鸦猎人爱琳是该组织现阶段的继承人。

========================================

【人物】

主要人物

威廉大师
拜尔金沃斯学院领导者,参与了学院对地下迷宫的探索,并发现了古神。是一名学识十分丰富的学术派人物。对古神的研究中属于保守派。在学院中通过增加灵视(增加眼睛?)的方式来获取古神的智慧(学院中可以发现很多装有眼球的器皿,另威廉大师本人身上掉落的符文即是“眼睛”)。但在接近并获悉了古神的知识后,威廉大师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极为危险的举动,因此他选择保守秘密,隐居于拜尔金沃斯观月台,将一切知识封印在了大海之中。主张“畏惧古神之血”。游戏中出现在拜尔金沃斯,相信主角有能力解除梦魇,并为主角指出了愚笨蜘蛛罗姆的所在。

月畔湖边的威廉大师

劳伦斯
治愈教会创始人。对古神的研究中属于激进派。曾将古神之血带出拜尔金沃斯,用于治愈教会的血疗。主张通过血疗的方式获得与古神的精神同步率,进而获取古神的智慧。游戏中击败了主教阿梅利亚(白羊女)会得到一枚主教代代相传的怀表,并有一段动画可以体现出劳伦斯违背了威廉大师的意愿,带着古神之血的秘密离开了拜尔金沃斯。

杰尔曼
教会猎人的创始人。曾与劳伦斯共事。在获得了一条第三脐带之后,通过脐带与古神祇之一的月神邂逅,成为其代理人,构筑了猎人梦境并引导猎人们在梦境中执行终结梦魇(阻止曼西斯召唤梅高)的任务。但由于知识有限(只有一条第三脐带),因此只能继续在梦魇中为月神效力。

游戏初期看似人畜无害的杰尔曼

曼西斯
教会分支——曼西斯学派的领导者。在亚哈革通过神秘的仪式,利用尸体复活了一名古神祇,借此获得了大量知识,在梦境之中构成了称之为“曼西斯梦魇”的区域。本人或许已经死亡,但其计划仍在执行。由于最终场景是曼西斯梦魇之中的“梅高的住所”,且Boss为“梅高的奶妈”,由奶妈处获得的第三脐带可知:正是这条脐带使曼西斯得到了与梅高有关的知识。因此所谓“计划”推测是指召唤梅高。结局处梅高仍处于婴儿(即初级)阶段,击杀奶妈显示“已击杀梦魇”,贯穿游戏始终的哭声终止,猎人完成任务。

苏美鲁女王
人类古文明苏美鲁人的女王。曾通过修建地下迷宫的方式获取与古神的联系。该文明或由于过度接近真相而消失于世界,仅存在与传说之中。梅高奶妈之前的白衣女为其灵体,而苏美鲁迷宫底层的才是其真身。梅高奶妈之前的白衣女为其灵体,而苏美鲁迷宫底层的才是其真身。游戏中的苏美鲁女王腹部是有血痕的,结合她灵体所处的位置,可以推断这一灵体是由曼西斯召唤,作为为梅高的生母(参考姬女支线、假冒约瑟夫卡的女医生)而存在的。

血月之后与苏美鲁女王的邂逅

主角(玩家)
一名被召唤至雅南的异乡猎人。通过血之仪式进入梦境,由于能力出众,被威廉大师选中,打破封印(击杀愚笨蜘蛛罗姆)引发血月,并通过击杀梅高的奶妈终结了曼西斯的计划。结局部分见下文解读。

古神祇
首先需要明确的一点是,古神一切行动的原因都是为了在人类之中寻找合适的人选完成代理或转生,实现统治梦境从而控制人类。但偶尔会有古神会出于某些原因帮助人类。

月神
外神,猎人梦境的创造者。在人类与古神通过血疗方法接触时,引发了其对于人类的兴趣,希望在人类中选取一名合适的人选作为转生。由于是超出人类理解的存在,因此杰尔曼会被其迷惑,需要获取三段第三脐带的智慧之后才能与之对抗。

结局中与月神的相遇

梅高
曼西斯通过另一条第三脐带发现的古神,由曼西斯负责完成其在人类世界中的转生。血月是其召唤仪式之一,但在成功转生之前被主角中断了仪式。

宇宙之女
圣歌团通过特殊仪式召唤的外神。通过与伊碧塔丝的接触,圣歌团成员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智慧,并人工制造出了神圣使者为代表的智慧生物(大头娃娃?)。同时,伊碧塔丝所在的绝望祭坛也是为了看守有着时间回溯能力的蜘蛛状神像(此处可通过使用“女王的血肉”使血族女王复生)。诊所女医生约瑟夫卡的脐带便是伊碧塔丝给予的,因此她有着改造人类为大头娃娃的能力。

巨眼大脑
曼西斯学派在梦魇中发现的古神残骸。虽然并未死亡,但已失去行动能力且腐烂得非常严重。由于长时间凝视会使人疯狂,因此被藏匿于城堡深处。击杀可获得“活生生的线性怪”。有可能是苏美鲁迷宫中最初发现的古神。



亚丹
无形古神,仅以声音存在。符文可知,亚丹在寻找着合适的血液作为其媒介。亚丹选择了妓女而非修女作为其媒介并产下神之子(击杀可得第三脐带),可见亚丹所渴求的是堕落之血。另外游戏中雅南地区避难的教堂名为“亚丹小教堂”,足以体现出雅南地区人们对血的渴望。

愚笨蜘蛛罗姆
被威廉大师藏匿于海中,有着时间回溯能力的古神。由于罗姆的存在,使得血月无法降临,曼西斯的计划也就无法实现。因此威廉大师会守护在观月台上,亲自选择合适的人并给予指点,使其解除封印并最终破坏曼西斯的计划。另有一种可能,威廉大师本身就是罗姆。

宇宙之女身后的罗姆雕像

亚弥达拉
次级神祇,以复数形式存在。是原本就存在于世界上的旧支配者之一,血月之后再次降临于现世。雅南大教堂楼梯两侧的雕像便是此形象,可见已有很多人曾经见过亚弥达拉。其原型参考了克苏鲁神话中的下级种族米戈。

灵视高于一定值后随处可见的亚弥达拉

重生古神祇
由曼西斯通过人体试验复活的古神祇。游戏中没有过多介绍。

神圣使者
圣歌团在接触到宇宙之女之后,通过注射宇宙之女血液的方式,抑或人工养殖培育的接近神祇的生物。

孤儿院的神圣使者

梅高的奶妈
古神祇之一,职责便是守护未成年的梅高。因此在主角来到顶层时会遭到其攻击。解决奶妈之后就可以轻易解决尚在幼年期的梅高,也能终结这一段的梦魇。也是为什么击杀之后会显示“以屠杀梦魇”而非“猎物”。


次要人物

盖斯柯恩神父
原教会猎人,也是小女孩的父亲。在外出狩猎时陷入了疯狂进而兽化,据守在亚丹之墓。使用小女孩给予的音乐盒会造成长时间硬直。不远处屋檐上可以看到小女孩母亲的尸体,并拾取红宝石项链。

亨利克
盖斯柯恩的搭档。根据服装风格判断是属于该隐赫斯特的骑士。会认为是爱琳杀了盖斯柯恩而与之动手,在主角到来之后被爱琳和玩家一同击杀。

乌鸦猎人爱琳
猎人狩猎者在此时代的继承者。履行誓言,猎杀由于长期杀戮而失去心智的猎人们。对主角一直保持着中立的态度。第二次在遇到爱琳是在艾丹之墓,正与亨利克交手,后对主角表示“你只要负责区猎杀野兽,狩猎猎人是我的工作。”如果正常进行此支线,会触发爱琳在大教堂被偷袭的事件。临死之际将誓约传递给主角,表示不想继续做梦了。此处爱琳应该是和第一结局的主角一样,在梦境中死亡,并且不再返回这个梦境。

退休猎人酋拉
即玩家们口中的机枪猎人。崇尚爆炸物和重武器的火药桶帮成员。酋拉本人见证了旧雅南居民从人类变为怪物的过程,但却无能为力,因此选择了作为一名退休猎人,自愿在旧雅南高出的塔楼上保护曾经的居民。酋拉是游戏中少数看穿梦境真相的人,留守于旧雅南只是因为单纯的仁慈和怜悯——曾经有人说酋拉善良的甚至有点蠢。游戏中通常情况下是必须与酋拉战斗的,不过如果你在来到旧雅南之后不杀死任何一只怪物,直到击杀旧雅南渴血怪兽、未见之村黑暗怪兽之后再次来到酋拉面前会出现对话选项。


主教阿梅利亚
留守于雅南大教堂的现任治愈教会主教,拥有教会世代相传的拥有治愈能力的怀表。看守着劳伦斯已兽化的遗体头骨。


金发骑士阿尔弗雷德
处刑人已知的唯一成员。游戏初期会与主角合作,并帮助主角击杀渴血怪兽。出于刀斧手的职责,一直在寻找着该隐赫斯特城堡的位置,在获得了主角赠与的该隐赫斯特邀请信后忽然变得兴奋异常,来到城堡残忍的杀死血族女王,自身也因完成使命兴奋得语无伦次,几近癫狂。最终达成任务,丧失了人生目标的处刑人选择了终结自己的生命,在神像处自杀。

初次相遇 (左)以及击杀了血族女王之后(右)的金发骑士

洛格力斯大师
原处刑人领袖。亲自带领刀斧手杀至该隐赫斯特城堡,却绝望的发现血之女王是不死之身。因此牺牲了自己,亲自带上幻境王冠,化作幽灵镇守于王座前,阻止后来者觐见女王。

血族女王安娜丽丝
该隐赫斯特城女王,血族领袖。不死之身,可通过古神宇宙之女身后的雕像无限复活。由于血族的成员已十分稀少,因此希望臣民替她找到值得托付的契约者传承血脉,继续完成消灭劣血种的使命。被金发骑士杀死后,经由主角之手再次复活。

女医生约瑟夫卡
最初主角醒来的地方即为约瑟夫卡诊所。在主角通过禁忌森林来到诊所后门时会发现医生的真相,并被威胁马上离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细心的玩家可能会发现,在游戏通关的制作人员名单中,为约瑟夫卡配音的是两个人,其中一名为“Doctor Iosefka”,而另一位为“Impostor Doctor”,即假冒医生。因此可以断定,游戏中的约瑟夫卡其实是两人。击杀了诊所最里屋的大头娃娃会获得“约瑟夫卡血瓶”,这里也是约瑟夫卡当初隔着门与你对话的地方。就是说,原来的约瑟夫卡已被假冒医生变成了大头娃娃。改造大头娃娃是圣歌团和宇宙之女的能力,因此假冒医生应为圣歌团成员,被授予了宇宙之女的脐带。

制作人员列表中约瑟夫卡的两位声优

妓女雅莉安娜
教堂区的妓女,曾被教会人工灌输禁忌之血。穿着是该隐赫斯特的服装,推断曾为血族的贵族,因此获得了正在寻找极品血液的无形古神亚丹授予脐带,并期望通过其产生神子。在血月过后身体状况愈发变差,最终在下水道附近产下一名畸形生物,得知真相的雅莉安娜悲痛欲绝,在畸形生物死去后也会一同死去。

身着该隐赫斯特服装的雅莉安娜

卡尔
拜尔金沃斯学院的学生,他记录了古神的非人话语,成为了如今被称之为“卡尔符文”的重要道具。威廉大师十分欣赏这一杰作,因为他们不必借助任何血的力量即可提升猎人的能力。

支线人物

雅南中心善良路人
初次来到雅南会给予玩善意家忠告,并赠与武器喷火器。血月过后会发现此处窗户已经破裂,不远处有一只小怪,击杀后获得符文“爪印”——很不幸这位善良的人没有逃脱兽化的命运。暂未发现主线相关剧情。

寻找父母的女孩
父亲出门狩猎久久未归,外出寻找父亲的母亲也不见踪影,因此女孩会请求主角帮忙寻找父母并给予一枚音乐盒作为线索。现实却是父亲已兽化(盖斯柯恩神父),而母亲也被父亲误杀。将母亲尸体处获得的红宝石项链归还给女孩告知真相,会触发小女孩死于下水道的剧情。如不归还红宝石,可以告知女孩安全地点为教堂(或诊所),但仍难逃一死。暂未发现避免女孩死亡的方法。血月过后,回到此处可以与女孩的姐姐对话,得知女孩的死讯后会伤心的哭。但当玩家离开此处时会听到姐姐发出了非常诡异的笑声,并说真是好极了。再次返回此处,会发现姐姐的尸体。暂未发现主线相关剧情。

教堂区老奶奶
起初对玩家的态度十分恶劣,即便是来到教堂之后。但血月过后变得非常关心主角,并询问难处。回答“我有我的难处”会获得镇静剂。多次索要镇静剂后老奶奶表示已没有可以给予的东西了。离开教堂,出门后会发现老奶奶为了帮主角寻找镇静剂而死在了外面。暂未发现主线相关剧情。

未见之村监狱的修女
穿上教会服装之后才可以开启支线,告知教堂为避难场所。会给予玩家修女之血。如妓女和修女同时在场,并向妓女索要血液,会发生修女杀死妓女的剧情。血月后修女变得癫狂,只会独自傻笑。暂未发现主线相关剧情。

绷带怪人
禁忌森林的怪人,同样会询问安全的地点。如主角告知其安全地点为教堂,则会触发教堂NPC逐渐被其杀死的剧情。如告知安全地点为诊所则会被改造成大头娃娃。可以在禁忌森林直接击杀,或在事情不可收拾之前在教堂门口将其击杀。暂未发现主线相关剧情。

========================================

【名词解析】

第三脐带
繁体为“第三脐带”,简体为“三分之一脐带”,港英和英国版为“Third Umbilical Cord”,日文版为“3本目のへその緒”,另 @安承男 在留言中指出美版是“One Third of Umbilical Cord”,感谢指正。因游戏中的脐带数量有四条,疑似美版和简体中文存在翻译错误。在物品“古神祇的智慧”中有这样的描述:威廉大师曾说,“我们的思考局限在最低层次,我们需要的是更多只眼睛”,而“第三脐带”也被称作“眼之带”。人类只有两只眼睛,在获得了“第三条眼之带”之后便会突破眼睛的数量,取得更高灵视,看透更多的真相,最终获得与古神祇抗争的能力。 

游戏里出自假冒约瑟夫卡腹中的脐带

四条脐带的出处如下。值得注意的是,除了旧工厂之外,其余3条均是在婴儿身上取得。
1、梅高的奶妈。属于梅高的脐带。
2、旧猎人工厂。月神给予第一猎人杰尔曼的圣物。
3、妓女的魔婴。亚丹意图转生到该世界的结果。
4、假冒约瑟夫卡的医生腹中。宇宙之女希望将神子降临于世。

血月
杀死愚笨蜘蛛罗姆之后会引发的现象。是梅高降临与梦中世界的必要仪式之一。之所以击杀罗姆后会引发,是因为罗姆具有逆转时空的能力(宇宙之女身后的雕像),威廉大师通过愚笨蜘蛛罗姆的力量让时间一次一次的回溯,以阻止曼西斯召唤梅高降临的计划。血月之后会引发更多的兽化,并出现部分低级神祇。至于为什么是“血月”现象,游戏中没有过多解释,或许是因为月神也要开始采取行动了。



苏美鲁遗迹
熟悉历史的朋友们都知道苏美尔文明(Shumer),也就是最早定居于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创造者,是人类历史上可考的最早文明之一(约公元前6000年),也是世界上最早的文字——楔形文字的发明者。游戏中设定的文明苏美鲁(Pthumeru)词源似乎就来自于苏美尔。苏美尔人在建筑方面的习惯就是在旧神庙的基础上续建,历代王朝之后,神庙的地基变成了塔状高台,在顶端会供奉神龛。艺术方面,则是以雕塑和镶嵌艺术为主,后期甚至出现了大型雕像和浮雕。细心的玩家或许已经发现了,这就是游戏中的“苏美鲁迷宫”原型,不同的是游戏中是地宫,而苏美尔人建造的是高塔。苏美尔的高塔顶层供奉着神龛,因此地宫最下会发现苏美鲁女王。

苏美尔人发明的的楔形文字,部分形状非常像游戏中的卡尔符文

猎杀之夜
血月降临的夜晚。兽化最严重、怪兽最狂暴的夜晚。由于愚笨蜘蛛罗姆的存在,游戏中的每一晚都是在重复这个恐怖的夜晚。

猎杀之夜发生兽化的圣职人员

========================================

【结局分析】

结局一:雅南日出
作为猎人的主角完成了使命,坦然接受命运,在月神的授意下由杰尔曼终结梦境,投入新的战斗。
个人认为,相对于其他两个结局,这已经是对雅南来说最好的结果。


结局二:表彰愿望
主角并没有屈服于杰尔曼,违抗指令,但由于能力不足被随后出现的月神所迷惑,接替了杰尔曼的位置,继续为月神服务。
算是中规中矩的结局。


结局三:童年开端
由于拥有了三段脐带,获得了足以抗衡古神的力量与智慧,最终识破了月神的阴谋并将其击杀。
其实这正中了月神的计划——月神终于找到了拥有足够能力的人选,完成了转生降临于世,在人偶的照料下成长,实现了亲自对梦境统治的计划。
对人类来说是最悲惨的结局,也验证了克苏鲁神话的主旨:对未知世界过多的探索会导致灾难性的后果。


========================================

部分疑点解释

Q:关于人偶的身份
A:游戏中对人偶的描述不多,但获得了旧工厂中的道具之后,人偶会流泪并表示怀念,因此可推断这并不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单纯人偶,而是有着非凡意义的。结局二和结局三中都会有人偶登场,而且均是非常重要的“看护人”身份,意味着人偶似乎与“梅高的奶妈”是同等的存在,即幼年神祇的照料者与辅助者。

她真的仅仅是一只普通的人偶?

Q:在梦境中死去的人们,在现实中会是怎样?
A:作为主角和其他临时接受了血疗的猎人,在死亡之后会投入新的梦境中(而非苏醒),这一点通过第一结局与乌鸦爱琳、退休猎人酋拉的话语中可以确认。但对于长期接受血疗的普通人而言,绝非如此简单——长期接受血疗后精神会与古神保持高度的一致,一旦精神死亡即进入“假死”状态,换句话说是成为了植物人,其实与生理上的死亡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对不起,我也希望雅南城的居民能够重获新生,但这个故事并不是单纯美好的童话。

Q:猎人梦境与废弃旧工厂究竟是什么关系
A:废弃旧工厂是杰尔曼与月神邂逅的地方,是杰尔曼时代的初代“猎人梦境”。如今的猎人梦境则是专属于主角的独立存在副本,也是主角替代杰尔曼,与月神邂逅(甚至替代)的场所,并不是同一个位置。


Q:猎人狩猎者爱琳的乌鸦服装有什么含义
A:游戏中的套装有表明,乌鸦代表“天葬”,无痛苦的把猎人送达往生。乌鸦面具的长喙中则是填充着香料,隔离野兽的腐臭。在现实的中世纪欧洲,此装扮多为医生的行头,乌鸦的长喙内确实填充着香料,避免病毒传染。另一个作用则是装神弄鬼——当时的医术并不发达,很多人都是无证上岗,类似乎中国的巫婆神汉和江湖郎中,总得有一个能唬人的东西,于是这个诡异的面具就流传在了医生们之中,毕竟面具和香料确实能隔离一些不必要的传染类疾病。

游戏中的乌鸦面具

Q:本作中为什么到处都有“眼睛”?
A:威廉大师认为,人类之所以无法获取更多的智慧和真相,是因为“视力”的不足。因此在研究中采取了简单而粗暴的增加眼睛数量的方式。学院中会有很多器皿,打碎后会发现全是眼球。但只有眼球,却无法与大脑产生链接,因此“第三脐带”正是作为第二只以上的眼球与大脑的链接而存在的。从游戏的怪物的前后变化可以得知,眼球数量确实代表着能力的高低,最简单的如游戏初期雅南下水道的正常的猪,和曼西斯梦魇拥有无数眼睛的猪。

========================================

更新完毕。没想到会获得这么多赞同……十分感谢各位的支持。

再次重复,本文仅为个人理解,会有很多漏洞,期待其他玩家共同补完,或彻底推翻。
毕竟FS的游戏向来都是比较晦涩难懂的,甚至为了让玩家产生争论而故意设定的模棱两可……

最后,感谢最后,感谢FromSoftware为我们带来如此精彩的作品。
无论是从手感、画面、可探索性和故事叙述来说,这都是一部不可多得的优秀作品。希望每一位拥有PS4的玩家都来尝试一下本作,一定会为您带来一段不同于其他游戏的畅汗淋漓的体验。
基本上都包括了,但是有几个细节和我的理解有一点不同,而且某些推断缺乏证据的支持。
我玩的是纯英版本的,因为本人在澳大利亚,所以在网上也看了大量关于血源诅咒的game theory,是白人的玩家写的。
首先是关于神父盖斯苟恩(Father Gascoigne),就如楼上所说的,他是来自另外一个国度的外来者,神父是他原本的宗教的头衔,治愈教会本身并没有神父这个职阶。可以从他的套装的外套的描述推断,他出于某种原因来到了亚南镇,然后留在了治愈教会,成为了一个猎人。关于另外一个猎人汉瑞克(Henryk),他的套装的头盔上写下了,他和神父盖斯苟恩原本是搭档,但是他们之间的搭档关系导致了汉瑞克悲惨地被延长了的寿命。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游戏的内容中并没有给出明确的答复,然而可以相信的一点则是,我认为汉瑞克到墓地去并非是为了和猎人猎手艾琳决一死战,而是为了跟踪将自己往日的搭档杀死了的主角,并且决定在墓地处露面,将主角击杀。证据就是,很多人没有发现,如果你杀死神父后,没有打开墓地通往大教堂下水道的那扇门的话,艾琳是到不了墓地来支援你的,说明汉瑞克原本的目标并非艾琳,而是杀死了盖斯苟恩的你。
我们可以从这里看出,汉瑞克虽然和神父解散了搭档关系(很有可能是由于神父使他寿命变得悲惨地被延长了),但是两人之间仍旧保有某种很深的感情,使他甘愿冒着风险来复仇。
又从神父的外套的描述里,我们可以得知,神父后来离开了治愈教会(he will eventually past),并和一个名叫维奥拉的女子结婚建立了家庭。然而即便在那之后,神父并没有终止他的狩猎。
这里我们可以对比一下游戏之中出现过的所有猎人,几乎每一个猎人,或进入过梦境的,或是治愈教会招募的,又或者是该隐城堡隶属的,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转化为野兽,只有神父盖斯苟恩。
我相信这是由于盖斯苟恩接受了治愈教会的治疗,因此受到了神的感染。从治愈教会崇拜的神亚丹(Oedon)的描述中,(这是出自一个符文名叫Oedon writhe的,就是那个暴击掉两发子弹的)我们可以得知,亚丹是一个没有形态的神灵(formless),他作为声音而存在,他追寻的是鲜血。在和神父的战斗中,神父也有关于他自己对于鲜血的渴求的自白。所以由此我们可以推断,神父是为了治愈自己身上的某种疾病而来到了亚南,在接受了治愈教会的治疗后,他成为了一名猎人,他如何和汉瑞克相遇并不甚清楚,但是他们的搭档关系延长了汉瑞克的生命,于是有了另一个推断那就是汉瑞克并非是治愈教会招募的猎人,神父和他相识后将他介绍到了治愈教会,而汉瑞克接触到了治愈教会的某种力量,因而生命被不可抗拒地延长了。意识到治愈教会的实验一步步走向疯狂的神父最终决定退出教会,然而他依旧无法抵御自身对鲜血的渴望,才导致了最后悲剧的发生。
(P.S.有人说神父的女儿可以救,但是没有人发过截图证实过,而且从大教堂的红袍侏儒的口供上判断,除了那5个人,妓女、修女、老婆婆、血男、谎言男以外,就没有生还者了,所以小女孩应该是没有办法救的。而且血缘里面是没有good ending的,所以,你懂的,救了也没有用。)

那么从神父进一步往幕后引申,我们可以得知治愈教会曾经招募过自己的猎人组织。已知所有的治愈教会的猎人种类为:普通的黑衣猎人(就是教会黑色服装描述的,较为低级的猎人,由医生担任,职责是研究血的作用),稍微高级一点的白衣猎人(治愈教会的白色服装,更专注于尝试去和神交流),唱诗班(choir,在拜尔金沃斯Byrgenworth学院遇到的,以及在诊所的冒牌女医生),还有向当地居民招募的非教会职员猎人(从猎人套装的描述上,那一身装备是为普通人设计的,并非教会的内部人员)。
我们可以从白羊女的记忆里得知,劳伦斯是治愈教会的创始人,而他曾经是拜尔金沃斯学院大师威廉的学生,从这里我们可以开始探索拜尔金沃斯学院和治愈教会的区别。在和蜘蛛交战之前,我们可以看到躺在露台上老得奄奄一息的大师威廉,杀死他后我们得到一枚符文,描述了威廉生前的研究,旨在取得和神的交流,而和神交流的关键,威廉则认为是要去取得更加多的灵视。我们可以在拜尔金沃斯学院里面到处(各种瓶瓶罐罐)里面,发现大量的眼睛,而学院周围的小怪,相信原本是学院的学生,是蚊子模样的,头顶长有大量眼睛的变种,更加证明了学院的核心目标便是取得灵视,与神明去交流。
而治愈教会的劳伦斯则认为,自己应该利用古神血液的力量。于是他离开了学院,来到了亚南,并且建立了治愈教会。
大家不妨想象一下,一个宗教假如拥有治愈任何疾病的力量,那么它将能够在多快的速度内发展无限数量的信徒,它的权威又是多么强大。
于是无数的人慕名而来,想要分享治愈教会的力量,而最终他们也确实得到了。但是后面的故事告诉我们,这才是灾难的开始。
从游戏亚南地区的三个部分,亚南上层,亚南中心,以及旧亚南,我们可以见证治愈教会的由旺而衰到最后的疯狂。在旧亚南的入口处,我们可以看到废弃的标示,警告着外人不要进入。从解毒药的道具描述里面,我们可以得知,亚南镇最初爆发的瘟疫,是从旧亚南开始的Ashen Blood,我不知道中文翻译是什么,以下简称AB。而得了这种AB病的人会有什么后果,我们可以从旧亚南镇遍地都是的矮子怪身上看到,以及后来红月之后给你喷火器的NPC病变了,他变成的也是这种矮子怪,而并非在亚南中心随从可见的疯汉子。
于是治愈教会开始采取了措施,他们组织人手,发起清查的力量,并且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很多玩家都会记得在打嗜血兽之前,会经过一个教堂,里面也有一只嗜血兽,倒吊着是已经死掉了的,周围有很多矮子怪。那就是一个证明,当人们以为自己已经战胜了扩散的瘟疫,将尸体倒吊起来准备焚烧殆尽的时候,他们受到了袭击,当时在场的人几乎都被感染了。幸存者决定废弃旧亚南,于是永久隔断了旧亚南和上层的联系。
这里就不得不说一下机枪猎人酋拉了,酋拉也是曾经到过梦境的猎人(以下我就不再啰嗦论据了,自己看看套装描述吧),但是他的是以一种并不光荣的方式结束猎人生涯的,这里就引出了几个问题:猎人梦境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猎人梦境成立的意义是什么?酋拉并不光荣的退役方式究竟是什么?
答案我们要从老猎人格尔曼身上寻找。细心的玩家会听到过格尔曼不在屋内时,躺在轮椅上,在花园内叨唠着不停的梦呓,那是在向威廉和劳伦斯求救,救他离开猎人梦境。我们可以往回推算格尔曼,威廉以及劳伦斯的年龄。威廉毫无疑问是年纪最大的,玩家面对蜘蛛罗姆的时候,威廉已经老到连表达的能力都没有了,劳伦斯和格尔曼相信年龄差不多大,劳伦斯也许更加大一些,毕竟很少会有人在危难的时刻向后辈求援。格尔曼和劳伦斯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劳伦斯已经死了,而格尔曼则保留着进入梦境时的年岁和模样。
在大教堂旁边的塔里,是教堂的废弃工坊,是猎人梦境的现实基础,由此我们不难推断,劳伦斯和格尔曼是志同道合的伙伴,而治愈教会成立后,为了应对古神血液侵蚀造成的影响,格尔曼成立了教会的猎人组织,建立了教会的工坊。后来教会对于旧亚南的兽化病的镇压失败,他们关闭了通往旧亚南的通道,并且派出猎人大肆捕杀那些有兽化症状甚至是可能性的普通居民,但是这个举动也是失败了。在神职人员怪兽前的那个黑房子里面,轮椅火枪手的旁边的桌子上有一张纸条,说治愈教会封锁了大桥,断绝了一切出路,说明后来治愈教会把亚南中心也放弃了,龟缩到了亚南上层去,这也是为什么几乎我们在游戏每一个地图都能看到死去的猎人,但是唯独亚南中心没有,而后面我们进入亚南上层的方式是通过杀死神父然后走过他身后的门,这就说明神父接受的治愈教会的最后一条命令就是禁止任何人通过亚丹墓地进入亚南上层。

被留在了亚南中心的人类只好自救,于是我们就看到那些亚南中心的疯汉子手提火把斧头四处巡逻,大声地喊着野兽走开然后拿手里的武器砍你,那是恐惧的居民自发组织的清洗,后来这份恐惧彻底演变成了疯狂,而这份疯狂又加深了古神的腐蚀,古神的腐蚀让他们彻底脱离了人性。亚南中心四处都是活烧活人的火堆,人们终日生活在对于死亡和兽化的惶恐之中,他们将这一切怪罪在滥杀无辜的教会猎人身上,所以我们初入亚南中心的时候,就感受到了当地居民深深的敌意。

格尔曼的教会工坊失去了存在的意义,他向神明祈求一个方向,于是月神(moon presense)出现了,它创造了猎人梦境,并将格尔曼永远地封印其中,培养一个又一个的猎人,去为月神而狩猎。如果我们跟着主线剧情走的话,猎人梦境最后的目标boss是梅高的护士,杀死他并且摧毁了古神的婴儿,我们就完成了格尔曼交代的任务。回到梦境,发现猎人工坊燃起了熊熊的大火,那是因为猎人梦境已没有了任何存在的意义,格尔曼等待着你,并且要将你从梦境释放。他非常地执着要如此做,每一次你挑战他失败,他杀了你的时候,他都会说,你必须从梦境里被解放,意味着格尔曼本质是一个善良的人,当他提到初代猎人卢德维格的时候,口吻的那一丝犹豫,或许就是对于过去治愈教会猎人的所作所为的叹息,而他要将你解放的执着,又是一种感同身受的爱才之心。
再回到酋拉,这时我们就不难理解酋拉是为了什么而被格尔曼开除的,他不忍心杀害那些他认为依旧有机会恢复人形的野兽,于是格尔曼将他从梦境中解放。而另一个到过梦境的乌鸦女艾琳,我猜测是因为艾琳认为真正的污染并非古神,而是失去了理智的猎人,理念不同,无法共事,所以格尔曼也将其解放。
又说道梅高,月神如此急切地想要杀死梅高,说明月神和梅高是敌对的势力。月神自身是强大的古神,那么梅高又是什么呢?我们有理由相信,梅高是亚丹的婴儿,证据有两个:亚丹是没有形态而只有声音的神灵,梅高的奶妈并没有形态,相信他是亚丹的分身之类的存在,他的长袍下空无一物;梅高自己也没有形态,场景内的婴儿车上什么也没有,你只能听到婴儿的哭声。所以最后的结局从古神的势力上来说,是月神击败了亚丹。
而另外的曾经在故事里出现过的古神,包括亚弥达拉(Amygdala, 拉丁语的almond,大脑内limbic system的一个部位,主要的功能是主观动力和对于疼痛的反响情绪的产生),亚丹,月神,蜘蛛罗姆,以及古神的后代,梅高,宇宙之女(cosmos的女儿),每一个古神都和故事里的一个势力对应。主宰猎人梦境的是月神,操纵治愈教会的幕后黑手是亚丹,那么蜘蛛罗姆和这个克斯莫斯(cosmos)又是什么呢?
我有理由相信,蜘蛛罗姆曾经是学院的一员,威廉大师的学生,她通过某种途径,了解到了真正和神接触的方法,在红月接近地面的时候,吃下了三个三分之一的胚胎,成为了新的古神。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扯,论据有几个,首先故事对于红月的描述,在学院里有,当红月接近地面时,圣洁的子宫会注入神的胚胎,再引申到最后隐藏结局里月神从红月里一跃而出的画面,我们不难推断,红月是月神产下子玺的过程;另一个则是,当次游戏的制作人谈到他最喜欢哪一个Boss的时候,他使用she来形容罗姆的,证明罗姆是女性,这是一个罗姆曾经是一名人类女性的可能性的存在的证明;还有就是,学院内部的纸条描述是写到过,蜘蛛将所有仪式的方法都藏了起来,并且将威廉和他的学生隔离了开来,很有可能是罗姆知道了仪式的真相,并不希望有人重蹈她的覆辙,于是断绝了一切和仪式相关的资料。而她又被称为愚蠢的蜘蛛(Ram, the vacuous spider)也许以为的就是她相对于其他贪婪而又凶残的古神的懦弱和迟钝,这些都是指正她曾经作为人类女性的依据。还有,学院内部是又讲到过吃下三个三分之一的胚胎,然后完成仪式的这个信息,那么学院为什么从来没有成功过呢,其实很有可能是学院已经成功了,但是罗姆再也没有允许其他人知道。还有一些相关的证据在梦魇教室里也有,就不一一罗列了。

而至于克斯莫斯,他并没有在剧情里出现过,但是我们和他的女儿战斗过,那就是宇宙之女。宇宙之女位于大教堂上层,那是一个庭院式的建筑结构,从那里抬头去看的话,非常清晰地能够看到月亮。不难猜测,这是治愈教会为了取得和神的联系而建造的建筑,看到庭院里多如牛毛的胚胎,你就知道治愈教会到底做了多少实验,为神做了多少献祭,来取得后来的成果。还有教会上层庭院内被称为外星人的那一类大头娃娃,在诊所里也出现过,那是假医生的实验结果。如果你和创入过诊所上层,然后听从女医生的话乖乖离开的话,她后面就不会再作掩饰,而是直接告诉你她准备用古神的血液做实验。我们由此不难得知,外星人是普通人接触了克斯莫斯血液的产物,而冒牌女医的势力,唱诗班(你看她的制服就知道了,那就是唱诗班),是服从于克斯莫斯的指挥。最后你下到教堂上层的地底深处(感觉有点混乱),见到长到(或许是青春期吧,开得像一朵花似得,女性嘛)差不多了的宇宙之女,克斯莫斯的女儿。我相信之所以游戏设定红月之前无法进入教堂上层,是因为宇宙之女那时候还没有长大,在红月之后,宇宙之女得到了足够的时间和能量,成长到青春期了,就让你进去和她肛了。

这时候再看回亚丹,亚丹的子玺梅高的位置是在噩梦里面,而噩梦的主人是曼西斯学院的micolash密寇赖许。根据噩梦里面的教室的布置,我们有理由相信,曼西斯学院是从拜尔金沃斯学院分裂出来的一个学会。
虽然不清楚劳伦斯和曼西斯之间有着怎样的渊源,但是可以得知的就是,他们和治愈教会抱着同样的目的,最后曼西斯学院和治愈教会的唱诗班达成了合作,取得了一些成果,例如挖出了古神的遗骸什么的。但是后来曼西斯学院听从了亚丹的号令,而唱诗班则成为了克斯莫斯的走狗,于是他们分裂了。他们之间争斗的论据也有,在隐匿之村,你去捡大教堂上层的钥匙的尸体,就是一个唱诗班的成员,相信是被曼西斯众人逼供致死的,还有噩梦城堡里面,蜘蛛的大厅出来,过道里的那个手持卢德维格圣剑的年轻人,如果你注意过他的名字,你就知道他是唱诗班的成员,极有可能是唱诗班派来找麻烦的。

至于亚弥达拉,我觉得就是个逗逼,没有什么证据说他是古神,感觉难度也很一般,不锁定视角砍三刀手滚开,滚回来砍三刀手就过了,二周目去打也就试了两次,宇宙之女我倒是灭了好多次。但是他的确是帕奇信仰的神,他还骗你去噩梦边境,想让亚弥达拉吃掉你,结果反而亚弥达拉让你干掉了,后面你再去找帕奇,他就会傻逼了,这货魂系列里一直出现,一直恪守坑人的本职,从人到蜘蛛一直如此。而且你看亚南里的亚弥达拉还有六只,哪特么有这么常见的古神,又不是常春森林的铁甲蛹,我觉得至多不过也就是强大一点的怪而已。

还有一些小的证据就是怪的种类和出现的地点了,像是矮子怪只会出现在旧亚南,而给你喷火器的NPC gilbert染病死的,所以也变成了矮子怪;然后治愈教会的医生只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大教堂所在的亚南上层,唱诗班控制的教堂上层;未见之村是曼西斯学院控制的,所以你在进入噩梦边境前的地方看守的两个猎人(一个用电锤,一个用枪矛),就穿着未见之村的猎人套,那是曼西斯的猎人;唱诗班出现在学院里,也进一步论证了治愈教会和拜尔金沃斯学院的渊源。

还有很重要需要补充的一点,就是第三个结局,主角杀死了月神那个,重生的并非是月神,而是作为月神的姿态转生了的主角,意味着主角取代了月神,因为当人偶娘抱起你的时候,她说的是:"Are you cold, good hunter" 她从头到尾一直叫你"good hunter",就只有你没别人了。
其实应该也算是一个好结局,自己做神嘛,还把亚丹的子孙绝了,亚弥达拉灭了,罗姆杀了,克斯莫斯的女儿死了,普天之下还有谁能与你抗衡,人类形态都那么牛逼了,更何况掌握了绝技无心天使啊,直接爆空血银弹一发秒杀任何boss啊,后面你要把亚南所有人恢复原状啊之类的都是可能的吧,随便说几句白烂话。

以下是这些天陆续以来新的发现,整理和补充:
1.关于血源诅咒里眼睛和灵视的概念:

关于亚弥达拉,游戏中给出的线索很少,相关联的NPC和地图也就只有帕奇和噩梦边境,我觉得亚弥达拉是门神一样的存在,是一个很合理的推断,只是并没有多少根据,所以我不敢乱说。不过亚弥达拉的名字Amygdala的确是特指大脑中主要处理对于疼痛的情绪反馈的神经中枢,我们不妨分析一下人对于疼痛的情绪反馈可能有些什么,一般的正常人相信都会有恐惧和愤怒的反应,这就恰恰映射在了亚南的居民身上。



夜夜手持火把,在大街上巡逻,杀死一切有兽化病症状,或者有可能性的普通人,这是亚南居民最后的疯狂,而后他们就转化为了真正的野兽,这是愤怒的体现。



恐惧,从拜尔沃金斯学院到禁林的通行密码"fear the old blood"上来看,最了解古神的人类学派,拜尔沃金斯,是恪守着对于古神的力量的恐惧的。当劳伦斯决定要离开威廉时,威廉说了"i know i know, now u think, to betray
me"意味着打破对于鲜血的顾虑,去探寻古神的力量,那对于拜尔沃金斯学院是一种等同于背叛的行为。



那么从这里我们就可以尝试去推断古神的立场,无论是从拜尔沃金斯的戒律,还是那些所有想要试图去接触古神的人类的结果来分析,很显然古神并不希望被人类所接触,人类的恐惧与愤怒都是他们期望的结果。



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古神们确实有可能招募了亚弥达拉作为他们子玺的守护者。


2015-06-14 1 赞《血源诅咒》(Bloodborne)究竟讲了怎样一个故事? - 姓我空了名也空了的回答

姓我空了名也空了(作者) 回复 谭生

而说到那些雕像盖着斗篷,这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问题,首先我们看看所有的这些雕像覆盖着的斗篷都遮挡着一个什么部位?



没错,眼睛。



眼睛是血源诅咒这一作里面一个非常核心的概念,从拜尔金沃斯学院里成箱成箱的眼睛,到威廉大师死后掉落的符文,和他对劳伦斯所说的"our eyes are yet to open",眼睛牵涉到的都是一个灵视的基准,换而言之,这个游戏里面无数的蒙着脸的雕像,和无数遮挡眼睛的设计元素,都是为了凸显灵视这个概念,在灵视的基准上,古神是多么的强大,甚至还有专精于提升眼睛数量的古神(大家都知道的,噩梦城堡里面那个大脑妈妈brain mother的遗骸,能力估计和歌女相似,歌女估计就是脑妈妈的血裔,或者是脑妈妈对于人类腐蚀的结果),拥有通过眼睛能够影响人类精神的能力,而人类又是多么的愚蠢(疯汉子怪),都是用绷带蒙着眼睛,包括和玩家签订契约的老猎人,还有疯掉了的神父,森林里的血男,大教堂红衣的侏儒,意味着幸存的人类都失去了灵视,或许这也是他们为什么能够幸免于古神的诅咒。





你拥有越高的灵视,你和神越加接近。


或许有人会产生疑问,为什么神自身如此强大,却不直接干预亚南的运作,反而要通过人类去完成那么多这些散布疾病、繁衍子玺的工作呢,不仅手段复杂麻烦,而且对于他们自己来说也存在着风险。


我相信那是因为,古神和人并不存在于同一个维度,就像是众多个平行世界,古神无法保存着所有的力量直接穿越平行世界之间的障碍。降临人间必然意味着神自身力量的削弱,而古神与古神的势力之间的明争暗斗,更加说明了每一个古神都巴不得通过在人类世界繁衍的势力,去消灭和自己同样等级的敌人。




这一依据就是,灵视的提升会加强boss的强度,意味着玩家拥有着更高的灵视实际上是在一个更接近于神,神能发挥出更大的力量和反应的空间里与神(或神的产物)战斗,其次灵视会降低兽化槽,也意味着灵视能够减轻神的诅咒,使人能够在神和正常的时空交错的位置保持神智的清醒。


2015-06-14 1 赞《血源诅咒》(Bloodborne)究竟讲了怎样一个故事? - 姓我空了名也空了的回答

姓我空了名也空了(作者) 回复 谭生

神的接近会令人类丧失理智,这一点我们可以从红月后的亚南得知,玩家救到大教堂的NPC,几乎所有人都在红月之后疯了,而红月又意味着月神和地面更加接近。





还有道具关于"Madman's
knowledge"和"Great one's wisdom"的描述里面都有提及,人类与古神接触后,就会陷入彻底的疯狂,而这两个道具,就是疯狂的产物,使用它们,就能得到更多的灵视。



一方面说明,对于灵视过低的人而言,和神的接触带来的是一种精神上彻底的摧毁,另一方面也说明,和神(或神的产物)接触,会给予普通人灵视。这也就解释了为什么在打神职人员怪兽的时候,我们会得到那一点灵视,而正是那一点灵视,开启了猎人梦境里的商店和玩偶。



这一点在从迷宫里面找到的疯人套的描述上也有,和古神的接触导致了这些猎人的疯狂,意味着迷宫内那两个穿着疯人套的疯狂猎人也是人类和古神接触的结果。





还有很重要的一个部分,如果玩家又仔细看过盖斯苟恩神父的动画就会发现,盖斯苟恩砍掉的疯汉子的头落地的那一瞬间,疯汉子的眼珠子有一个很不寻常的转动,他的瞳孔朝前,眼珠却顺时针转动了一下,如果你眼球内的神经组织玩好的话,是绝对不可能出现这种转动的,这就意味着,疯汉子怪们都经历过一个特殊的手术,移除了眼睛到大脑的神经链接,虽然他们的眼珠子依旧留在眼眶内,但是他们的视力已经被剥夺了。



我们并不难在这游戏的其他部分发现这一手术的痕迹,像是未见之村里打黑兽的路上,躲在监狱的走廊后面蹲玩家的两个巫婆,如果给她们抓住了,她们就会用手里一个鹿角形状的工具挖你的眼珠子,相信这就是用来施展该手术的工具。





这个手术的英文名叫Enucleation,还有另一个单词表达同一个意思,那就是Oedipism,心理学上还有一种非常罕见的自残性行为,那就是一个拥有自残倾向的精神病患者在极端的情绪下,会对自己施行Oedipism,这也许就是证据证明疯狂的亚南市民们对自己作出了这个手术,而丧心病狂的巫婆们则更加极端,甚至不满足只自己施行,还要帮别人完成。


2015-06-14 1 赞《血源诅咒》(Bloodborne)究竟讲了怎样一个故事? - 姓我空了名也空了的回答

姓我空了名也空了(作者) 回复 谭生

再来看看Oedipism这个单词,



Oedipism和另一个古希腊神话的人名



Oedipus(俄狄浦斯)几近相同,这是一个充满悲剧色彩的人物,他背负着父亲的诅咒,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了自己的生父,又娶了自己的生母,最终神明降下惩罚,并且告诉他真相,羞愧的他用胸针刺瞎了自己的双目。这个单词的引申有着恋母癖,自残行为等多个变形,他的父亲的故事又包含了同性恋,厌女症等单词的变式,在这里就不多说了。



那么再看会亚丹的名字Oedon,相信所有人都会明白剥夺视力和古神之间千丝万缕的联系了。





再做一个额外的补充,在武器锤剑的描述上,有一句看起来并不重要的话:"Ludwig was the first of many Healing
Church hunters to come, many of whom were clerics. As it was, clerics
transformed into the most hideous beasts."注意这里使用的是单数第三人称it,意味着转换成了最丑恶的野兽的只有一人,cleric的意思是神职人员,神职人员怪兽的名字在英语原版内是The Cleric Beast。这是在告诉我们,参与狩猎的神职人员转化为了野兽,而卢德维格自己转化为了其中最丑恶的神职人员怪兽,再从神职人员怪兽和狼人之间的相似度来看,我们也不难得知其他神职人员的去向了。


血月并不是一开始就存在的,曼西斯学院的梦境里面,你可以找到两张纸条,一张写着"The nameless moon presence beckoned by Laurence and his associates, Paleblood."和另一张写着"Three third cords"
如果你对这个游戏进程的记忆很清晰的话,你会有印象"Paleblood"就是你一开始寻找的东西,是你成为猎人后最初的目标,
意味着治愈教会的创始人Laurence曾经成功地召唤过一次血月。
再在游戏其他内容里关于血月的记载"When the red moon hangs low, the line between man and beast is blurred. And when the Great Ones descend, a womb will be blessed with child."这个纸条是来自威廉大师的手笔,他并不了解完成三个三分之一脐带的仪式的方法,但是他很清楚血月与神子之间绝对的联系。
国外有game lore证明paleblood苍白之血指的就是月神本身,威廉大师只记录了The Great Ones decend,然而劳伦斯却可以清楚地指出,这个降临凡间的古神的名字是paleblood,另一个强而有力的证据,血月的祭仪在过去发生过,拜尔沃金斯的学生都知道,但是他们无法得知这祭仪具体包含哪些内容,于是他们写下“the spider hides all manner of rituals, certain to reveal nothing, for the true enlightenment need not be shared" 
这里的蜘蛛指的就是罗姆
2015-06-16 《血源诅咒》(Bloodborne)究竟讲了怎样一个故事? - 姓我空了名也空了的回答

姓我空了名也空了(作者) 回复 楚接舆
再联系上前面我关于罗姆曾经是人类的推断,而我们所有人都知道成为古神的条件便是吃下三个三分之一脐带,脐带只有在神子诞生时才会有。


这是一个强而有力的证据证明血月是在神需要繁衍后代的时候出现的一种现象,换而言之,血月的出现即意味着神的降临,这也就是为什么当劳伦斯和他的同事需要完成这个仪式来实现他的"true enlightenment"的时候,他必须要"beckon the nameless moon presence.",他需要神的脐带,而神只有在接近地面产子时,他才有取得神的脐带,因而他召唤出了paleblood。

当然这里的证据并不足以说明paleblood的出现一定意味着血月,但是我们打boss是有动画看的。格尔曼死了之后,月神的降临,的确是从一轮红月里出现,而曼西斯学院创造出来的重生版古神,也是从鲜红的血月里降下来的。
即便国外的玩家关于paleblood=moon presence的观点站不住脚,但是血月和古神的降临之间紧密的联系已经非常明显了。

再者,并没有证据证明罗姆拥有足够强大的幻象能够覆盖所有人的眼睛。
而且我们知道,当我们拥有足够的灵视之后,我们是有能力看穿古神的幻像的,例如在血月之后变得可见的亚弥达拉,在血月之前,如果你拥有40点以上的灵视,它们也是可见的。意味着愚笨蜘蛛罗姆自身或者说与她的存在相关的因素,能够造成的幻觉和蒙蔽,都是可以被足够高的灵视看穿的。
而在杀死罗姆之前,即便你得到了40点以上的灵视,拆穿了亚弥达拉的伪装,但是并不能看到血月的存在,这也是一个很好的论据。
2015-06-16 《血源诅咒》(Bloodborne)究竟讲了怎样一个故事? - 姓我空了名也空了的回答

然后这是对于三个结局的看法,存粹个人观点,没有什么参考价值
我相信结局已经很清晰了啊,第一结局是亚南的日出终于到来了,你成功完成了猎人梦境的契约,而你也被彻底地解放了,相对来说是一个比较好的结局,因为你完成了任务,获得了报酬,也不再需要冒着危险狩猎,不需要担心拥有过多的灵视会导致疯狂。
第二个结局是你阶梯格尔曼成为新的猎人指导者,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惨的结局。意味着你以后永远都要被困在这梦境之中(格尔曼就是这样,你可以听到他睡觉时说梦话在向过去的同伴求救),直到有一天你被另一个猎人杀死,取代。而另一方面你杀死了一个救了你姓名,一心想要解放你的人,纯粹是一种恩将仇报的行为,再者,在这个结局里面,猎人梦境的火焰熄灭了,一切恢复了原样,告诉我们月神又有了新的目标和计划,需要猎人的执行。基于一切我们关于古神的知识,古神对于人类绝对不是友善的,也并非可以亲近的,也许月神的这一部清洗了其他的神的诅咒,帮助了人类,然而他的下一歩,才是灾难真正的开始。

第三个结局是你成为了新的月神,对此我觉得见仁见智。有人会觉得这是一种不幸,我们见到了血源诅咒里面那些种种古神的丑陋的模样,强大并不意味着好,而鲜血和灵视的强大,也不意味着他们不会有一天死在人类猎人的手里。像是失去了形态,对于鲜血饥渴地嗜求着的亚丹;又像是肋骨根根露出,粗糙的皮囊包裹不住贪婪的欲望的月神;或者是再也无法和同类交流,此生都只有和自己产下的怪物一般的后代共存的,连唯一一点残存的善良和包容都被形容为愚笨的蜘蛛罗姆。当然也有觉得好的,毕竟从此之后你就是最强大的古神了,就好像剑风传奇的格斯,还是普通人的时候就能够一把断剑斩杀无数使徒,后来有了狂战士铠甲之后,更加是如虎添翼。更何况猎人到古神之间的距离,远远不止一副狂战士铠甲那么简单。
不过如果让我YY一下第三个结局的话,我希望成为神的主角能够再做一件事情,那就是将人偶妹子变成真正的人类,然后和她从此幸福快乐地在一起

又有朋友问道关于宇宙之女的问题,联系我最近新周目正面刚密寇赖许的经历,再加上之前关于故事朦胧的探索,我有了一个新的推测,这是别人从来都没有发过的,而且我有充分的理由和证据来支撑我的这些猜想。

在你打噩梦主任米寇赖斯micolash,别名躲猫猫的时候,他会反复说一句话,内容大致就是就是"Kos, some say Kosm, grant me your (这里我忘了,不记得是power还是enlightenment了),like you once did to the Vacuous Ram"

这里的Kos就是指克斯莫斯,游戏里面的外星人种群在英文版里有一个特殊的称谓,叫做"Kin"我相信Kin应该是指Kosm的一个变式,而Kosm就是指的Cosmos。密寇赖许的这句话里面透露给我们两个信息:1.曼西斯学派是崇拜克斯莫斯的,宇宙之女的成功孵化很可能就是他们的手笔;2.愚钝蜘蛛罗姆成为神的仪式里,克斯莫斯是参与了的,并且使给予罗姆力量的人。联系主角自己取代月神的仪式,也许克斯莫斯并不曾在后来的游戏中出现的原因就是,克斯莫斯在很早的时候就被当时还是人类的罗姆杀死了,罗姆吃下了三个脐带,获得了和神抗衡的灵视,最终成功消灭了神。

罗姆在拜尔沃金斯的位置告诉我们,罗姆和拜尔沃金斯以及大师威廉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再结合曼西斯学派是从拜尔沃金斯分裂出来的势力,我大胆作出如下猜想:劳伦斯在离开拜尔沃金斯的时候,带走了一批志同道合的伙伴,罗姆和曼西斯学院的创始人都是其中之一,他们决心钻研古神鲜血的力量。而当时威廉大师的研究,已经能够朦胧地摸索出神的脐带与和神明交流之间的关系,但是野心勃勃的劳伦斯他们并不仅仅满足于与神交流,他们渴望自身能够窃取神的力量。威廉大师和劳伦斯的目标就此产生了分歧,威廉大师渴望的是人与超自然力量之间的一份怜惜,神对于他生命之后的延续的保证(这和真实历史上,罗马文明衰落之后,哲学的崛起的原因是一模一样的,而enlightenment这个词则更多是用于形容文艺复兴时期人们对于自身理性rationality的发掘和感悟,和血源里面古神的力量使人们发掘内心的疯狂有点相似,感觉很像是一种讽刺的手法.)。

而劳伦斯则认为,古神的力量是可以人为地去使用和发掘的,和工业革命的时候英国人喊的口号很像(人力可以征服自然),游戏里的时代背景和着装风格也恰好是那个时候的样子。我估计这是游戏设计者当初灵感的来源。

所以当你在阳台上发现老得连话都说不出的威廉的时候,他给素不相识的你施加他视为珍宝的灵视,只是为了让你去杀掉罗姆(kill the fucking BITCH!!!),我们大概可以猜出威廉的内心是多么强烈地妒忌着罗姆。

劳伦斯众人离开了禁林,来到了亚南。他选择亚南的原因,我相信是因为亚南的地底正是古神的墓地,他建立的治愈教会,拥有着治疗百病的神奇力量,作为一个宗教而言,很难想象这对于当地的居民是多么强力神圣。

于是治愈教会在亚南扎了根,劳伦斯第一个研究的方向就是从威廉大师身上得知的三个三分之一脐带的线索。于是他修筑了治愈教会上层,那是一个像是天文台一样的巨型空中花园,不难猜测他想看到的来自天空的另一端的究竟是什么。

于是劳伦斯通过某种方式招来了红月,游戏里面并没有明确给出到底这红月是不是意味着某个特殊的神,又或者是任意的古神,我之前说过红月指的是月神本身,但是也有可能是错的,在这个猜想里面,我们先暂且认定来了的是克斯莫斯。

克斯莫斯靠近了地面,治愈教会为他(她)提供了无数的子宫,换取接近神明的代价,于是就有了现在教会上层遍地古神胚胎的景象,胚胎成群结队地凝望着红月,也许就是在向自己的父亲(母亲)祈求力量。

这时候罗姆的故事发生了。

来自拜尔金沃斯的学士并不只有劳伦斯,而和威廉亲近的人也不仅仅是劳伦斯。从禁林里拾获的守墓人的套装的描述上看,后来留在拜尔金沃斯陪伴威廉的他过去亲近的学生或者护卫,就只有多里斯Dores和另一个身份不详的人,多里斯的尸体我们在禁林里找到了,另一个人,有可能就是罗姆(我只是说有可能)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我认为方向已经很明确了,罗姆偷偷吃下了三个三分之一脐带(也许中间得到了威廉的帮助,和上一段我说另一个人是罗姆的猜想呼应,但这不是多重要的前提),杀死了克斯莫斯。辛辛苦苦的努力的成果被他人据为己有,治愈教会和曼西斯学派都被激怒了,于是罗姆只好跑到拜尔金沃斯藏起来,治愈教会派出唱诗班的高级猎人四处追寻,然而并没有多少的结果,其中有一个人到达了拜尔金沃斯,但是让我们干掉了,我估计这个猎人就是这样过来的。

失去了克斯莫斯的治愈教会和曼西斯学院只好再找途径,然后这次他们找到了亚丹。亚丹为什么没有亲自现身我并不清楚,但是它和其他的古神的目的都是一样的,那就是繁衍后代,于是就有了梅高的城堡。然而亚丹是一个非常谨慎的古神,他吸取了克斯莫斯身上的教训,他拓展了密寇赖许的梦境,将育婴房设在那里。

事实上将人类的梦境作为自己的领域的古神,亚丹并非唯一一个,就好像月神的猎人梦境,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之前有朋友推测亚弥达拉是古神的护卫一样的存在,我觉得这一个观点很有意思,这里就解释得通了,亚丹自己并不能出现在人类的世界,所以为了保证梅高的安全,他放出了五只亚弥达拉在亚南,自己的每一个教堂里,然后又放了一只亚弥达拉,在噩梦边境,最后又给梅高安排了一个自己的血亲,作为贴身的护士。

再看帕奇的肾结石骗局,亚弥达拉之所以没有当场直接伤害我们,也许就是因为,它在人类世界对猎人直接的行为,会被月神察觉,而亚弥达拉不如其他古神那么强大,他只是一个守门人,所以他害怕了,于是他用自己作为守卫的权限,将主角带到噩梦边境,然后准备在那里把主角吃掉。

在克斯莫斯的死,到亚丹构筑噩梦的世界的这一段时间里,古神对于人类的反噬慢慢开始了,先是兽化病的蔓延和传播,再到教会大清洗的风潮,亚南的居民开始在神的诅咒下沦陷,而治愈教会自己也不例外。亚丹将教会的成员一个个转换为野兽,神职人员转化成狼人、白衣的猎人转换成手提灯笼的勾魂鬼,亚南中心慢慢变成了人间炼狱。

而曼西斯学派呢,我相信在这段时间里,曼西斯学派做的事情,是在复活古神。也许是因为他们意识到了亚丹并非一个友善的存在,于是他们又开始缅怀起克斯莫斯来。

血源诅咒里面未见之村是曼西斯学派的地盘,而未见之村的未见就透露了这个地方的特殊性,那就是它够隐匿,只有曼西斯学派自己才知道,进入未见之村的方法。而强大如曼西斯学派,又有什么是另他们恐惧的呢?没错,就是亚丹。

这样一来所有事情都说得通了。

见异思迁的曼西斯在未见之村建立起了实验基地,开始试图复活克斯莫斯。

重生的古神是游戏在进入噩梦世界之前的最后一个boss,没有任何记载说这是谁,但是既然是重生的古神,那么这必然意味着古神过去已经死过一次,而且死的时间并不久远得根本无法找到残骸使其复活。

所以我想重生的古神这个boss,就是克斯莫斯的Made in Mensis版本。

你看未见之村里一辆又一辆破碎的马车,马车厢是一个又一个破碎的牢笼,我相信就是曼西斯学派运进来杀死在这里的人类或者感染者用的囚笼,他们用小山一样的尸体去做实验,有些残次品甚至和木推车黏在一起了,于是我们就见到了一些类似于史莱姆但是又并不是这么回事的东西。。。

我们进入未见之村的方法是让布袋大师运进来,我猜想布袋大师也许就是曼西斯学派的实验成果之一,帮助学派一直抓素材来复活古神。它们自身并没有多少意识,就好像电脑程序一样,即使在编程者死了很久之后,它们还一丝不苟地运行在自己预定的路线上。

但是最终亚丹还是发现了曼西斯学院的所作所为。虽然我不清楚它到底有多生气,但是我估计它气得是亲自现身来骂人了,因为我们可以在未见之村的广场处见到很多跪在地上的曼西斯学派的尸体,所有的尸体都能捡到狂人的知识或者古神的智慧,意味着他们这些可怜的疯狂科学家临死之际必然受到了亚丹狂风骤雨般的洗礼。

最后亚丹决定将梅高的育婴房设置在密寇赖许的梦境内,而密寇赖许的智商并不足以发现自己已经被亚丹所操纵,所以才会出现同一个地图(梅高的城堡),崇拜两个不同势力的boss(密寇赖许和奶妈),而他们互相之间又不打架,我并不相信古神可以和谐相处抱歉。

而另一边几乎全军覆没的治愈教会,还残留着一支精锐的力量,那就是唱诗班。唱诗班奇迹一样地免疫了亚丹的诅咒,原因估计就是他们和主角一样,受到了另一个古神的支持,那就是克斯莫斯一系的力量。

我们在红月之后的未见之村、拜尔沃金斯、梅高的城堡以及Iosefka诊所里面各见过一个唱诗班猎人。

拜尔沃金斯的猎人我相信是早起治愈教会派去找罗姆寻仇的,又或者是克斯莫斯一系派去侦查新的神的情况的。

未见之村的猎人估计是亚丹想要斩草除根,于是抓住了一个唱诗班的猎人,想要套出宇宙之女的位置,但是没有成功,比较你要操控一堆疯子去审讯一个意志顽强的猎人,我觉得强大如亚丹也是只能呵呵了。

梅高的城堡的猎人也许是克斯莫斯一系,宇宙之女派去刺杀梅高的。

而Iosefka诊所的假女医,也许是因为她的体质比较特殊(这一点在她怀上了古神的胎儿的事实上验证了),宇宙之女并不能完全操控她的思想,只是让她患上了严重的臆想症,结果她就跑出来做了各种各样的实验,尽管她并不清楚自己究竟在做什么,然而她的确是无形之中在扩展kosm的血脉。



在这里我对许多boss的存在和位置的意义都做了大胆的猜想,包括密寇赖许,重生的古神,宇宙之女,亚弥达拉,事实上我也觉得这样的说法的确是说得通的。但是之前的一些其他的并不这么酷炫的boss例如亚南阴影,巫婆之类的,我就找不到他们和古神之间的联系了。我曾经想过去证明亚南阴影是亚丹的衍生物(没有实质的物理形态),但是我找不到亚丹和蛇之间的联系,而禁林里面变成蛇人的拜尔沃金斯学生也没有说和哪个古神走得特别近,所以这个假设还在研究中。

很感谢大家的支持和阅读,我现在也渐渐觉得这个游戏可挖掘的部分即将接近尾声,也许晚点还会研究一下符文的发明者和森林里的血男吧,两百多级PVP匹配不到人我也是好蛋疼的。

古神(Old Great One)是主宰世界的存在,但它在游戏世界的时间线里面,处于”死亡”期。古神和人类不同,它是时间免疫的:即使是"死亡"也只是暂时,只待出现合适的条件,得到合适的载体,古神便可降临,并以它所感知的"欢乐"和”美丽”的形式对世界进行主宰。


"欢乐"和”美丽”的定义是:杀戮和混乱。


这和人类的定义——爱与和平是类似的,没有对错之分;毕竟神就神,人就是人,认知完全不同。


而游戏中雅南城里的的治愈教会,是触发这个载体寻找的第一外力提供组织。


现实中的治愈教会的高级成员,在地下迷宫坟墓中发现了古神的冰冷血液(同时也发现了神,外神等高级存在的冰冷血液),而他们对这些血液的利用方法是:溶解稀释后,给自己输血来治愈自己的疾病(可能是某些顽固的不治之症)。但古神的血液是病毒式的,它使处于”死亡”的古神和人的梦境甚至日常思维发生融合,从而为古神操纵教会高级成员进而操纵教会提供了纽带。


于是治愈教会的核心教义从最初的治病救人,变成为古神寻找载体降临,让世界接受真正的"欢乐"。而教会履行这种教义的手段很简单:宣扬古神血疗治病的有效性,吸引更多的人,甚至外乡人慕名前来雅南城的治愈教会签署入会契约来输血。从此雅南作为血疗之城声明远扬,甚至当地的民间血疗术也得到发展,所使用的血液不必是古神的血液,各种人类/眷族/狂乱的血液都在其中;教会自然也不会加以阻止,毕竟教会只需要足够多的人认可并接受血疗这种方式。


古神为了挑选合适的载体,设定了一个“欢乐”的竞技场:梦,一个复杂的多人交互的梦。


整个的《血源诅咒》游戏世界,除了开头CG中的主角开始输血那段“契约完成,我们开始输血吧,

别担心……接下来的一切都可以认为是噩梦而已”,以及第一结局【雅南日出】主角苏醒在雅南的一个广场时 这两个时间片段为现实,其他的时间均处于古神设定的梦中。特别的是,这个复杂的梦境,并不是完全虚构的,而是围绕雅南这个血疗之城栩栩如生地展开,毕竟所有接受古神血液血疗的人,都曾经在雅南以及周边活动过:梦境和现实互相贯穿,无疑最容易彻底将人蛊惑。而古神需要载体在这个“猎杀之夜中胜出”——胜出者,即为合格的载体。


但古神的血液一旦进入人体产生思维或梦境联系,便极有可能破坏人的人性。

  • 失去人性的人,在载体竞技场(梦)中,是杂兵HuntsMan(雅南中心那群),或变成怪兽的圣职人员。原本拥有的人性越多,一旦崩溃,那么梦境形态越变异越兽化。
  • 仍然能维持人性和斗志这些宝贵品质的人,可在梦中”Ahh, you’ve found yourself a hunter”,也就是在竞技场上拥有猎人身份。猎人,是具有优秀的载体潜质的生命体。
  • 即使是“猎人”这么优秀的生命体,在梦境这个竞技场的进程推进中,仍然可能因为灵视(Insight)的急剧提升而突然崩溃,从而失去"胜出"的资格,比如神父:他在加入梦境的一开始,是有猎人资格的。
  • 而有些“猎人”,在梦境中已经被证明了虽然不会崩溃,但也没有能力角逐到最后,但弃之可惜,于是古神利用起这些废物,为其刻入誓约:猎杀梦境中已经崩溃的猎人! 目的是加速更加优秀的载体的产生。这种“猎人”的代表是鸟姐艾琳。
  • 而更有些“猎人”,比情况上条中的猎人更强大,但也没有强大到成为合格载体;古神为他刻入另一种誓约:在梦境中的梦境,为更有潜质的“猎人”提供指引,以及充当试刀石:这个职位最终是必死的,死于比他更优秀的“猎人”手中。美其名曰梦境监护人,比如第一猎人格曼,又比如游戏第二个结局中的主角本身。

所以,梦境中的市民npc口中的“猎杀之夜”,是具有多重意义的:

  • 对于梦境中失去人性而变成的“怪物”,是“我”在“猎杀”“猎人”
  • 对于梦境中能保持人性但极度恐慌的普通市民,是“猎人“在“猎杀”兽化后的“怪物”
  • 对于梦境中能保持人性和斗志的“猎人”,是“我”在“猎杀”“怪物”
  • 对于签订猎杀猎人誓约的“猎人”,是“我”在“猎杀”“发疯的猎人”
  • 对于签订梦境监护人誓约的“猎人”,是“我”最后要为古神试“猎杀”“最有潜质的猎人”

多么“美丽”的一个设定!



对于能在梦境中成为“猎人”的对象,古神提供“猎人梦境”这个貌似梦中梦的场景,并在其中设立

梦境监护人和人偶两大核心角色为其服务;每个“猎人”在竞技之梦的进程中遇到挫折(“死亡”)后,会在梦中做梦以进入自己独有的“猎人梦境”,梦境监护人和人偶,会不同程度上指引和强化“猎人”的能力,使其可以再度推进自己的梦境,逼近梦境的最终目标:角逐出合资格的载体!



古神设定的梦境,由雅南场景开始,到噩梦场景结束。所谓噩梦,并不是主角的噩梦:因为在宇宙中的超级存在,除了古神(Old Great One),还有神(Great One),外神(Kin)等。这些超级存在,显然不是合作关系式的存在:任何超级存在,都希望世界只由本族类统治;它们都希望能比其他的超级存在提早降临。噩梦场景,是古神不希望发生的情景的预演习设定:合资格的载体,应该有能力来处理竞争者的侵入。



古神把梦境的一切都已经设定好后,只要治愈教会可以在现实中继续存在,那么总有一天,会有一个“猎人”在梦境中胜出。那一天之后,人们不会再进入这个梦境,因为,新神会把现实也变得和梦境一样“美丽”!这就是游戏中的第三个结局。

鲍勃大在老司机的热心帮助下一个晚上打通一周目…

血源这款游戏非常赞。最令人激赏之处就在于剧情的无限可能性,只言片语的描述,给予玩家巨大的想象空间。我对于这个故事的理解和其他人可能有些不同,或许会有很多玩家不认同,不过我的理论同样也可以自圆其说,这也正是游戏本身的魅力所在。


先说我的看法。根本就不存在二次元梦境,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整个游戏最大的boss就是你,玩家本人。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血源这个游戏是恐怖的,在我看来,最恐怖之处不是触手系宇宙少女,腹部镶满眼睛的蜘蛛罗姆,或是顶着榴莲脑袋的娅米达拉,而是故事一开始,在雅南中心的疯狂村民。这些怪人身材高大,姿势佝偻,面容畸形,动作诡谲,然而最令人印象深刻的,确实他们口中发出的声音。如果换做一般人作为游戏的制作人,会为这些兽化了的怪物设计什么样的声音呢?野兽的咆哮?痛苦的呻吟?还是贪婪的吞咽声?no no no,这些都落入俗套了。宫崎英高选择了一种高明得多的处理方式,他让怪物的形象和声音发生了巨大的反差,如果你在游戏中留意,就会发现这些怪人虽然动作恐怖,攻击性强,但在不断抡动砍刀和干草叉时口中发出的声音却是懦弱而不乏理性的人声:“away!away!(走开,走开)”“wake up!please!(求求你,快醒醒!)”“is the death the end?(死亡意味着终结么?)”


怎么样?是不是有一种细思极恐的感觉?


我杀的,真的是怪物吗?


血源这个游戏从头到尾一直在暗示这么一个细节——眼睛是靠不住的,想要了解事实的真相,就不能相信眼睛。谁的眼睛?怪物的眼睛?主角的眼睛?


还是你?玩家的眼睛?


智者?狂人?


Insight一般翻译成洞察,也有人翻译为灵视,其实这种三叫法都非常有迷惑性,让人以为这是一种加强感知的能力。其实在我看来,洞察也好,insight也罢,背后真正的含义,是疯狂。


在游戏中,一共有四种方法能够提高灵视,分别是,吃狂人的知识,吃贤人的知识,吃脐带,和boss级怪物战斗。有两种方法降低灵视,买东西(这个比较扯),摇铃。


狂人的知识本身就是一个非常强的暗示,你怎么样增加自己的洞察值呢,是通过捏碎狂人剩下的颅骨,吸取里面的信息。一个人吸取了疯狂的知识,那末自己又会变成什么样呢?贤者的知识也不难理解,贤者和狂人不过一线之隔,尼采是妄者还是哲人?梵高是疯子还是天才?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你就是狂人,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并能够加以解释,你就是智者了。至于吃脐带,试问这和吃人有什么区别?最后一种增长灵视的方法也最好理解,在与神战斗的过程中逐渐的趋于疯狂,一步一步走向不归之路。


只有在摇铃和其他人(玩家)接触之后,才能些许地回归人性。


那么?在疯子的眼中,这个世界又是如何的呢?


这是梵高眼中的世界:

这是路易斯韦恩眼中的小猫

疯子和正常人看到的东西是完全不同的哦。这也就很好的解释了为什么灵视高了以后,你看到的景观会变得不同,敌人的攻击模式也变得多样化。决定这个世界的,是你独特的打开方式。


那么问题来了。这个从头到尾一言不发屌屌地吃人脑吃脐带各种吃吃吃的角色,到底是不是疯子咧?


到这里,你还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吗?


猎人?猎物?


游戏里有一种奇特的存在,就是猎人。猎人,就是杀杀杀不停杀怪物的人。他们为什么要杀怪物呢?根本就杀不完,又不发工资,累死累活自己还有性命之忧。唯一的解释就是,他们天生喜欢猎杀而已。一开始在猎人梦境第一猎人格尔曼说得好“去外面杀杀怪物吧,猎人就是干这个的。”这话说得多轻巧啊,好像猎人天生就是食物链顶端的存在,生活的主要意义就是杀这些低级怪。从这个角度而言,那些怪物反而更像是在自卫咯?


猎人也会发狂,也会黑化,所以就有那些专门猎杀猎人的猎人,简称猎人猎人(汗!)。问题是,谁发狂了,谁暂时还没发?这种事情谁说了算呢?神父发狂了吗?抑或神父只是想防范于未然,杀掉已经有疯狂预兆的玩家呢?汉瑞克发狂了吗?貌似没有任何症状呢。机枪男酋拉发疯了吗?难道他不是唯一真正醒来的猎人吗?金发索哥最后发狂了吗?(最后好像还真是)那么艾琳自己又发狂了吗?


如果一开始不在下水道和艾琳说话,到了血月之后,乌鸦姐会跳出来替天行道猎杀你,天真的玩家也许会以为发狂的是乌鸦姐,但是脑洞稍大的朋友也许自问一句——难不成我真的在狩猎之夜,变成了一个腐血猎人?


盗梦空间?时空轮回?


在游戏中,每次玩家死去,就会回到一开始的灯下,然后所有的怪物都会刷出来。很多人将其解释为梦境,是古神通过同步每一个人的大脑令他们翻来覆去做同一个梦。这个解释很科学,但是我却不满意。如果所有人都是二次元的,那么杀再多人也不过是一个噩梦罢了,醒来之后太阳照常升起,根本就是虎头蛇尾,算不上黑暗之作。而且古神这么多,是哪一个古神制造了梦境?


有趣之处在于游戏的故事里出现了一只能够令时空倒流的蜘蛛,似乎在暗示,这一切更像是《明日边缘》或者《源代码》,并非是玩家一遍又一遍地在同一个梦中醒来,而是时间一次又一次地回拨,回到狩猎之夜的开始。重置的,与其说是梦境,倒不如说是时间。


那么这个狩猎之夜又有什么玄机呢?从那三根脐带来看,狩猎之夜,其实应该算是诞生之夜。在这一个晚上,亚丹生了婴孩,梅高生了婴孩,女医生也准备生一个,具体是谁的不详,最后当然月神也生了一个。毫无疑问,狩猎之夜的真正含义其实就是圣诞夜,所有古神都赶在这个晚上降生。然而真神只有一个,没被选中的最后都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各方势力围绕着这个契机展开了一场大逃杀嘉年华。治愈教会、拜尔金沃斯学院、圣歌团、曼希斯学派、该影城都把手中的猎人推向台前,每一个醒来的猎人都在无意中成为这场游戏的参赛选手。如果没有最终的胜出者,狩猎之夜就会不断重置,而早已疯狂的玩家,就在这个无间地狱里无限轮回。


综上所述,这个故事归纳起来起来,应该是这样的。雅南城的居民无意中发现了一种上古之血能够延长人的寿命,于是开始大范围研究改良,这个过程中,少数输入血液的个体出现幻觉,可以接触到正常人无法理解的多维空间,因此得以接触到那些来自于外星的上古之神。这些疯子就是后来的猎人。这些猎人分成了数个团体,开始继续自己的研究,并培育自己的古神,最终,时间线发展到狩猎之夜,也就是游戏的开始,一个异乡人因为重病来到雅南,注入了古神之血,成为一个猎人,从这一刻起,他开始看到各种莫可名状之物,信使,狼人,兽化的村民,咳血兽,娅米达拉,宇宙之女,月神,奇妙的疯狂之旅就此开始……


Q:如果主角是个精神病人,那么到底古神到底存不存在?


A:看从什么角度了,如果从雅南的正常人来看,是不存在古神的。正如笛卡尔所言,我思故我在,一个事物如果不可被感知,那么它也就是不存在的,就像是二维世界的生物永远无法想象三维世界的样子,因而不会受其影响。但是疯子不一样,他们能够看到现实中不存在的东西,在他们的臆想中,古神是存在的。


Q:那我在游戏中杀的杂兵到底是人还是妖。


A:是人。虽然长得各种奇形怪状,但是不要忘了那个从头到尾一言不发把脸藏在面罩底下的杀人狂魔才是疯子,他眼中的世界未必就代表真实。


然而寇拉早已看穿了一切——


注意,英语是很注重时态的,这里不是用的过去式“他们曾经是人类”而是用的现在式“他们是人类”。这意味着玩家控制的主角早已放弃治疗中毒太深,在他眼里,除了其他疯子(其他猎人,老太婆,妓女,修女)之外,所有的正常人都被扭曲成了妖怪的形态。你在雅南中心杀的那些村民,不过是为了防范这些所谓的“猎人”而自发组织而成的地方民兵而已,他们真正提防的,不是古神,因为他们根本看不见,而是玩家扮演的猎人,在他们眼中,在月下发狂的猎人才是真正的恶魔,他们在战斗中不断喊着wake up,是想唤醒玩家仅存的良知。寇拉发现了这个秘密,所以决心和其他猎人一战,拯救这个城市。


Q:那我杀的这些人最后都死掉了吗?


A:没错!整个城的人都被你干掉了!祝贺你,大英雄!


Q:三个结局是什么意思?


A:你干掉了其他古神已经他们的幼体,终于打破时间重置的结界。结局一,你被格尔曼杀掉,实际上恢复了理性,最后跪倒在小教堂外的喷泉,看着日出。想象一下,如果你只是醒来,根本应该在游戏一开始医院的病床上醒来才对吧。为什么会腿脚发软瘫倒在地?根本就是杀人杀到脱力的后遗症嘛。所以不要再报什么一觉醒来大家快快乐乐过上新生活的无谓希望了。结局二你杀了格尔曼,变成大疯子一个,自己开始装逼坐轮椅。结局三你的疯狂指数达到了无与伦比的高度,开始和月亮一较高下,并最终取得胜利。其实结局一和结局二月神的幼体都会出生,只不过你看不到而已。结局三是终极结局,不仅幼体出生,而且这个触手系少年就是玩家自己变成的,简直成仙了。


以上。

具体剧情细节参考了@九月 的回答,下面随便乱侃一下血源的主旨。


按照柏拉图的“洞穴喻”,人类历史上相当于影壁前那团火的东西大致经历了“哲学”—“宗教”—“科学”三个历程,而近代科学全面压制其他学问,无疑是人类追求知识理论的产物。《血源》里4个主要势力/组织正好映射了这条线路的后两个阶段,而贯穿4个组织的主线目的则只有最后一个阶段——接近、获得古神的知识。


粗略来看,威廉大师领导的拜尔金沃斯学院最早开始研究古神,直接成果是通过增加眼睛(灵视)求知。后来学院内部理念分裂,叛离的人成立治愈教会,一个宗教形式的存在,并开始推广血疗。然而二者的分歧是技术上的,教会血疗的目的也在于进入古神梦境,获得古神的智慧。至于圣歌团这种治愈教会高阶成员组成的机构,其手段是召唤神或直接与神取得联系。游戏里没有直接说到他们的目的,但无论如何作为拜尔金沃斯学院派生产物的派生产物,大致也可说是追求知识的产物之一。最后还有一个未见之村的曼西斯教派,它也是教会的分支,其领袖曼西斯通过自身潜入古神梦境而获取了很多非人类的上层知识,在梦境中占有一席之地。


各种蛛丝马迹指明4个组织的科研初衷,但其实治愈教会、圣歌团、未见之村的科研属性太没存在感,很大程度在于它们手段残忍可怖、组织形式诡异隐秘。如果说威廉大师的学院代表着现代的科研组织,后来的3个分支则代表着宗教以及从宗教中跑偏的异教(圣歌团)和邪教(曼西斯教派)。这就是游戏中,组织间历史渊源设定的有趣之处。按照阿诺多、霍克海默在《启蒙辩证法》里的说法,自古以来人类就一直走在追求智慧、理性的路上,这是一个广义的启蒙过程(而非指欧洲的启蒙运动)。学院的初衷无疑为求知预设了一个好的结局,但就像他自己后来察觉到不妥,一味追求知识的结果将是毁灭性的。对应到《启蒙辩证法》所说,启蒙(理性)在古希腊奥德修斯的传说中就蕴含了自己的悖论,到了20世纪更是明显,其中有一点明确说到:理性已经成为类宗教的产物。对应到游戏里,求知的学院(科学)分裂出了治愈教会及其分支(宗教),启蒙成了自身的反面。


而整个游戏的阴暗、恐怖的基调无疑表明了群体对知识理性狂热的可怕后果。如果说古神与知识是一体的,那么最为讽刺的是,游戏中的古神不仅造型恶心诡异,连性质上都基本是恶的。游戏的三种结局无论那一种都称不上是大快人心的完美结局,丑陋的神仍然掌控、摧残着人类。这似乎告诉我们,人类一旦开启对智慧、理性的追求,无论个中如何挣扎、忏悔、前行,都逃不过形式各样的悲惨结局。


这本来也是克苏鲁神话的主旨,暗合了现代反理性主义。

补充一个,梅高是由迷宫boss苏美鲁女王所孕育的神子,但被梅高的奶妈(中文版翻译)直接粗暴从她的腹中夺走,在打奶妈前,可以看见苏美鲁女王腹部粘着一大滩血在房间外伤心的哭泣,杀死奶妈释放梅高之后,苏美鲁女王会在向你鞠躬致谢后消失。

亚楠人类精神出现的异常,是受到了古神不正常的影响,根本原因是古神在找寻自己的神子,以及尝试塑造新的神子,证据是妓女和诊所假医生在血月后都诡异的怀孕,怀孕的原因应该是她们都接受过血疗(血疗的本质是输入稀释过的古神之血),但最终失败了(生出的是畸胎,原因应该是二女的古神血脉的浓度不够),证据是杀死畸胎后,可以捡到三分之一的脐带,异常的血月现象就是古神为了找寻(利用相同的血脉感应神子),结果做过血疗的人(大多数人,游戏开篇就说亚楠是血疗之乡)接触到古神后都直接疯了,创造新的神子也失败了,孕育的都是血脉不纯净的畸胎。

其实血月在一开始就发生了,不然也不会出现这些异常,蜘蛛罗姆用幻术掩盖了这一现象,这也就是为什么杀死蜘蛛后进入血月,并首次见到梅高的母亲苏美鲁女王正在仰望血月,杀死奶妈解放神子后,古神不再搜寻梅高或者试图创造新神子,古神的目的达到,主线结束,游戏中多次提到“寻找苍白之血已结束梦魇”,应该就是指帮古神找到孩子,古神不再对整个大亚楠施加异常的影响,人们才能恢复正常,至于究竟是哪个古神在找孩子,我个人倾向于就是月神,毕竟游戏中的异常是入夜和血月,在背后操纵猎人梦境的也是月神

肯打鸡知乎上的小学生,气质型流氓

知乎用户、TonyBamboodawn 等人赞同

首先,感谢九月的回答,他已经说的很详细了,我就不再赘述了。(最后有福利图)

在这里我给大家介绍下几个乱入血源世界的同人角色。


太阳骑士 老菊·克苏鲁


她拥有着帅气美丽英俊无人能敌的面孔,据说就是个古神,受到外神王老菊的召唤,进入血源世界受苦。


得意技能: 太阳骑士跳劈

太阳骑士正义卡位

太阳骑士掏蛋术

古神之面


专属台词: 我们的太阳骑士就是堂堂正正肛正面,就是一个莽

根本不难,非常的菜

居然死了,惊了!


小怪对其评价: 这家伙怎么又来了,上次的苦还没受够吗

等下,这家伙的脸。。。。。我选择死亡!


新月骑士 谷三光


他作为一个人类,拥有如新月一样美丽的下巴,接受上级黑桐谷歌的指示,对血源世界进行三光的无情掠夺。


得意技: 枪反

陶吉吉攻击


专属台词: 我们可以把小怪清一遍

这里有个新支线

小怪对其评价: 这家伙来了,快跑

你别过来,我要报警了!


最后让我们一起赞美太阳,让SAN值归零吧! (╯°Д°)╯︵ ┻━┻(

九月回答的很详细了...
血源诅咒的世界观构架基于克苏鲁神话体系,如果没有接触过,靠自己确实很难理解故事在讲什么
其实,可以以血源诅咒为契机,入克苏鲁~到时候回过头来,很多细节设定就清楚了

知乎用户,前骨外科医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存在…

何夕杨云知乎用户 等人赞同
5周目后告诉你~~~~

出處:點我

 

 

 

 

 

    文章標籤

    血源詛咒 劇情

    全站熱搜

    水色小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